也许正因元仲坤挽着我,所以再没有哪个女人过来纠缠,倒是那在后面的跟班,不断有女服务员贴上前问:“嗨,帅哥哥,你好啊!”

  可那个跟班一直跟在元仲坤和我后面,板着个僵尸脸,眼睛直愣愣的朝前看,那些个女人也不敢太过份,叫一声就收敛了。

  或者,元仲坤是为了避开这些麻烦才要她挽手的?

  餐饮楼很大,来的客人也很多,十分的热闹。一直往前走到尽头,这里一溜的豪华包厢,全关着门。服务小姐领着他们走过其中的一间,包厢格外的大,桌椅雕龙刻凤,陈设十分豪华,内有空调、电视机,还有电脑可以上网。

  跟班掏出了贵宾卡,服务小姐一看神色变得格外的卑微。立即说:“我让我们领班来服务!”

  元仲坤道:“不用,把茶点送进来就行!”

  看到元仲坤和童彤都坐好后,跟班便出了包厢,站在门外侍立。

  c酷}匠网7首l1发L

  我觉得那个跟班像个机器人一样,老板喝茶他站岗,心中有些可怜他,问元仲坤道:“怎么他不一起吃点?”

  他说:“你是不是想叫全世界的人都来一块吃?他自有他的规距。”

  我不敢再说,却想,做大老板的跟班也不容易,自己是否也要注意规距,否则一定会让元仲坤讨厌,我很想问他:“为什么只单独请我?”但还是没问出来。

  服务小姐捧上茶单问:“请问用什么茶?”

  元仲坤转头问我说:“你想喝什么?”

  我说不上来:“我随你……”

  元仲坤便说:“红宝石。”

  他不是一直都喜欢铁观音的吗?怎么今天变口味了?

  “女人喝红茶养颜,尤其你刚大病初愈,喝红茶养养胃也好。”

  他接着调侃道:“你刚才说随我,是不是什么都随我啊?”

  在他面前,我脑筋像是特别迟钝,一时语塞,正好服务小姐利索的上了茶,又问:“先生需点什么茶点?”

  “全都上,让这位小姐选!”

  几部车鱼贯推进来,服务小姐又介绍:炖品有鸡汤、乳鸽汤、水鱼汤、西洋鸭汤、猪骨汤等,茶点有盐焗鸡翅、糖醋猪脚、红闷凤爪、酸辣鸭掌、脆炸银鱼等,小吃有粉肠、虾饺、煎棕、流沙包,主食有面有粥品……”

  我看得眼花缭乱,怕自己吃不下,只挑了粉肠和西洋鸭汤,元仲坤又加倍补点了十几样,摆满了桌子,还说:“吃这么少,像喂猫一样,可不许你再瘦了!”

  我睁大眼睛说:“这么多,就我们俩吃得完吗?”

  “吃多少算多少。吃吧!”

  早已过了吃早餐的时间,我有点饥不可耐了,拿起筷子夹起粉肠就吃,吞下了一条粉肠后,我才发现元仲坤一点没动,坐在那静静的看我吃,我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怎么不吃呢?”

  “我一大早就吃过了。”

  原来他是专门请我一个人吃的!

  元仲坤拿起面前的筷子夹王只猪脚放到我的碗里:“不要光吃素的,猪脚对女人皮肤最好。”

  这时的他,就像一个大哥哥在关照小妹妹,我感受到了被呵护的温暖。

  我忍不住问出来:“元哥,你为什么对我怎么好?”

  “难道你希望我对你不好?”

  “……”

  他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继续静静的看着我吃东西,我对闻烟味敏感,忍不住咳了几下,他便把只抽了一口的烟给掐灭了。

  “每样都吃一点,都快11点了,就当中餐了。”

  我不再说话,只埋着头吃,听他的话尽量每样都吃一点,吃到最后撑得连衣裙的腰带很紧绷,我拿过纸巾擦擦嘴说:“元哥,我吃饱了。”

  “嗯,这就送你回家。”

  开了十多分钟后,我指着前面小巷说:“这里进去就到了,我就这下车吧,谢谢元哥!”

  元仲坤让司机停车,我赶紧下车,回头招了招手,赶着紧走几步钻进了巷子,又撒了谎,我的住处离这还有一站公车路,这里是我上班经过的地方,穿过这个小巷子,再过一条大马路,走进城中村最破烂的出租房才是我的住所。

  摆脱了元仲坤,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又回到我小小的出租屋,房东像是守在那似的,见我一袭漂亮的衣裙特别招眼,眼睛里便带着诧异,上下打量着我说:“童小姐,好多天不见,还以为你偷偷走掉了!”

  房东无非就是怕我欠下这个月房租便跑路,我说:“放心吧,我要走也会结清了房租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