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仲坤却说:“再养个三五斤才好,瘦得像小鸡哗哗似的还怕长膘!”

  在他眼里自己真这么不堪吗?什么像小鸡似的?第一次听别人说自己这么丑陋。

  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听话!起来!”

  我最怕他阴沉的脸,只好说:“那我……我换衣服,你别看!”

  “给你十分钟,快点!”

  他出了内间,到外间去点上了一支烟。小茹从外间来去赶紧替我梳头,拿衣服给我穿衣,又跑到洗浴间去调温水……

  等我梳洗完毕出来,正好十分钟,元仲坤上下打量一下说:“嗯,清水芙蓉,美!”

  来这住院,我什么都没带,所有用品包括睡衣睡裤全是元仲坤让人送来的,现在我身上穿的这一套白色连衣裙也是昨晚他带来的,料子是真丝镶着精致的蕾丝,我看了看牌子是华伦天奴的,价格应该不菲。

  虽然我没钱买过名牌服装,但甄志强常对我夸耀,今后有钱一定要让我穿最好的时装,所以关于牌子听他说了不少。想来元仲坤很有钱,这些对于他来说算得什么呢?我也不推托,所有物品照单全收。

  得到他夸奖,心里挺美的,忘记了他刚才还说自己小鸡哗哗似的。

  他稳步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他长得伟岸,身材欣长挺拔,阳光完全照在他身上,整个把我覆盖在他的阴影下。曾经,我觉得甄志强是最高大最有安全感的男生,今天,我觉得元仲坤远远盖过了甄志强。

  有两辆轿车在等候,前边黑色的轿车边,站着经常跟在他身边的那个跟班,见我们来了,便替我们开了门。

  元仲坤回头,伸手拉了把跟在后面的我,将我推到车后座上,自己也跟着上了车坐在她身边。跟班又替他们关好门,坐上副驾驶座上,说了声“走!”司机便把车开动了。

  我觉得像是拉下了什么,回头去看,只见小茹独自钻进了后面那部灰色的轿车,想必是她的任务完成,回元仲坤的家去了。元仲坤财大气粗,连佣人也享受专车派送,我如此想。

  “我们先去喝早茶。”

  “早茶?”他愿意陪我喝早茶,我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

  #1更m新k√最H快~上;酷J匠●●网#W

  我肚子还真有些饿了,毕业后忙工作,手头上又紧,还没去过饭店享受过早茶的滋味。想到丰盛的美味,舌头便有反应,即时分泌出唾沫,我悄悄的咽下口水。

  车径直开进了皇家圣殿,在一座红色的大楼前停下,大门上有香舍拉几个金字大字,这是皇家圣殿的餐饮楼。我很吃惊讶,在这上了几天班,也没时间来这里打转转,连去洗浴楼看薛宝荔的时间都没有,还不知这里也有早茶喝。

  下了车,在楼门口已经有几位服务小姐穿着窄身旗袍,裙衩开到雪白的大腿根,她们像是带着同一种味道的笑容,笑得媚到骨头里去。

  服务小姐声音甜美的说:“先生,小姐,里边请!”

  跟班说:“要间豪华包厢,茶点送进厢里!”

  “好的,这边请!”

  元仲坤低声对我说,像是命令:“挽着我的手一起走!”

  我正在犹豫,他便伸手将我的手捉过来,搭在自己手臂上。两人一下拉近了距离,显得很亲热,像一对情侣。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周身不自在。

  看到一位位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侍立两边,不断的与来客打招呼,碰到单个来的男人,便上前纠缠,做亲热状,前胸快要贴到客人的身上:“老板,要陪吗?”那风骚的样子,让我起鸡皮疙瘩。

  一位长相特媚的女人唤了声:“元二公子,您来了呀!”

  元仲坤冲她淡淡的笑笑说:“倩儿越来越漂亮了!”

  “是吗?您有些日子没来了,人家特想您呢!”

  倩儿说着话,侧脸瞟了一眼元仲坤身边的我,眼里的嫉妒一闪而过,却仍笑容满面的说:“有了新人忘记旧人了?”但她却没有贴近元仲坤,也许是因为我在。

  元仲坤转脸看了一眼我,又对倩儿说:“当然,她比你漂亮!”

  倩儿脸依然带着笑:“你们这些男人不都这样嘛,见一个爱一个!”然后瞥了我一眼,扭着屁,股走开了。

  我感到心里不是滋味,元仲坤一定经常涉及风月场合,还不知与多少女人有牵扯。可我又想,他就是妻妾满堂,情人成群与我半毛钱关系吗?我想把被元仲坤挽着的手抽掉,可他的手却紧紧挽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