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医生护士一堆人来查房,又仔细帮我验伤,医生说:“伤口平复得很好,不会留下伤痕,不用担心!肺炎的症状也消失了,注意些营养就好。”

  我说:“谢谢,今天可以出院了吗?”

  医生愣了下说:“你现在要出院都可以,只是元老板特意交代,让你多住几天。”

  “不了,我今天就走。”

  虽然这里条件很好,住得很舒服,但就像养在猪舍里的猪,吃了睡睡了吃,我觉得自己开始长肉肉了,我想做事,我想玩游戏,我想恢复正常的生活。

  “好吧,你签个字,让我们好给你家属交代。”

  医生也许以为我是元仲坤家里什么人吧?

  当我刚想离去,小茹却拉着我劝道:“童小姐,您不能走,您得等二少爷来了再说。要不然他会怪罪我的。”

  “可我哪知道他几时来?如果他总不来,我就一直呆在这?”

  “不会的,他会来的,我知道他很关心童小姐。您昏倒那天,他陪在你身边坐了很久。”

  “真的?”

  “嗯,我半夜被他叫来照顾您。然后,他就让我去睡觉,便一直坐在您床前看文件,下半夜才眯了一会儿,又来你床前照看。”

  我不敢相信,他不会是专门照看她吧?也许,他是因为要及时处理这些文件,才顺带兼顾照看我的吧?

  不管怎么样,他真的对自己不错!我心底涌出一股暖流,可元仲坤再怎么对自己好,也是可望不可及的。

  不知那个游戏老公笑傲江湖,现实中会不会对自己这般好?奇怪,怎么会联想到笑傲江湖?

  v0更新最Mc快2上酷d匠网。,

  我想了想说:“那这样,要是这两天他再不来,我就出院。”

  住这么高档级的医院,不知要花费多少钱,自己已经康复了还住下去,实在有些耍懒皮的味道,我从来都是实诚人,从来不想着多占别人的便宜。

  陈经理那番话倒促使我想更快离开,出了院,我还得回健身馆去上班,陈经理还是我的上司,我还得做他员工,关系得处理好。元仲坤帮得了这次,帮得了下次,帮得了以后吗?

  晚上,元仲坤来了,不知是医院通知,还是他自己正好想来。一来就先转到值班医生那问过情况,再转到病房来看我。看来他心情不错,一来脸上就带着平和的微笑,说道:“看你气色好多了。”

  “元总,我想出院,明天一早就出。”

  我本来想叫元二公子,但想想还是叫了元总简洁些。

  “随你,出了院也不用急着上班,多休息几天,这个月的薪水不会少你的。”

  “不了,我不能没事不上班,我怕陈经理……”

  “放心,他不敢!”

  元仲坤打断我的话,面对着我近距离坐下,目光还是这么沉静幽深,挺直的鼻梁和微翘的下巴,有一种坚毅稳重的力量。

  他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可我越来越觉得窘迫,不敢看他,低着头用左手一根根玩着右手指,又反过来用右手一根根玩弄左手指,十指都玩遍了,他就是不开腔,我心底更是发慌,但我又不想他就这么走了,又不知该说什么。

  好长一会儿,他才说:“手很漂亮,修长又白晳,再染上丹红可以去赚广告费。”

  听到这话,我的脸忽然便红了,慌忙把手背后面,又觉得太过,双手又顺过来扶着大腿侧:什么嘛,商人就是商人,尽想着赚钱!

  “这都脸红?只将羞涩当风流!”

  他居然也懂诗!这句出自骆宾王《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其中有“只将羞涩当风流,持此相怜保终始,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

  可他出身于那样的家庭,他老爹妻妾成群,可他又怎么可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和另一半共守一生,永不背叛、永不放弃?

  也许他今夜无聊了,有意逗我玩的呢!想到此我便说:“今晚,元总这么有空啊?”

  “从今天起你必须改称呼,仲坤、元哥随你叫,但再不能叫元总、元二公子这些称呼,从你嘴里叫出来特别扭。”

  元仲坤脸色忽变得严肃,凑近我的脸说:“叫我一声,我听着!”

  为什么别人叫就可以,我叫就别扭?仲坤?元哥?叫哪个好呢?仲坤实在叫不出口,太亲密了吧?他比自己大近九岁,叫元哥还好吧?

  “元……哥。”我叫了,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听不到!”

  “元哥!”我豁出去了,比平时的说话的声音大了些。

  “嗯,这还差不多,叫习惯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