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那大太太不闹?”

  小茹说:“闹啊,可闹又能怎么样,越闹老爷越不理她,最后她也没办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但私底下也折腾下面那两位小太太。”

  我心想,这有钱人真够乱的,家里有几房太太,还要跑到外面寻欢,不知甄志强的爹是否也这样,难怪甄志强母亲的曾对我说,愿意的话她同意我做她儿子的婚外情人,我可不想做这样的贱女人!

  现在女人都想找家大业大的有钱阔少,想不想到以后会像元家大太太那样,和多个女人一起侍候丈夫,甚至人老珠黄时,被丈夫冷落一边独守空房,这样想来,真不如找个平凡人家的丈夫,也许还能好好的陪伴一生。

  刚才小茹好像没说少奶奶,我下意识的问道:“元二公子没结婚吧?”他结不结婚的,关自己什么事?可我不知怎么的已经问出口。

  “嗯,大少爷和二少爷都没结婚,大少爷刚结婚不到半年,妻子意外死了,二少爷也是一直拖着未结婚。老爷整天叨叨,说要替他们找个般配的媳妇,赶紧为元家添孙子,老爷好像多喜欢元二公子,大少爷较任性,不太会哄老爷,元二公子多讨老爷喜欢些。三小姐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听说她快订婚了,好像嫁的是鸿运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儿子。”

  我心一抽紧,甄志强的爹就是鸿运公司的董事长,这个鸿运公司是本市最大的运输集团公司,垄断着整个城市货物和客运,还有各个省也有联运公司。除了三儿子甄志强,甄家两个儿子都很有势,大儿子的在省政府任高官,二儿子是鸿运的总裁,想着想着,我的心堵得慌,虽然总想着彻底忘记他,可心总是这么不由自己。

  “童小姐?童小姐?该吃药了!”

  护士端着药盘进来,上面有一小瓶药水和装着几颗药粒小盒,我从发怔中醒过来,拿过药粒往嘴里一倒,把小盒放进托盘,又拿起药水瓶一仰脖子,小茹赶紧把水杯递过来,我拿过来喝了一口,把药统统灌进肚子里,觉得今天这药特别的苦,我紧皱眉头,一副苦相。

  小茹赶紧剥开一颗奶糖说:“童小姐,含一含就不苦了!”

  我接过奶糖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的说:“护士,我几时才可以出院?”

  “这个……明天早上医生查房你问下吧。”

  陈经理来了,拉着胡嘉带了一大堆礼物来看我,进门就一副讨好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以往趾高气扬、冷酷不近人情的表情。

  他弓着腰,笑得很谄媚:“童小姐,我带胡嘉来看你了,让她也给你认个错。”

  I看。x正版q章节DV上S,酷》匠?网

  胡嘉站在陈经理身后,看上去笑得也很勉强,料想她应该是陈经理逼着来的。

  “对不起,童小姐,我先前太不懂事,今天专程来给你道歉了!这是你赚的小费,我全还给你!”

  她把捏得皱巴巴装有钱的信封递过来,我一时觉得尴尬,反倒觉得自己欠她的似的,忙说:“不用啦不用啦!”

  胡嘉见我不肯要,便把钱放到了床头柜上,便又退到陈经理身后,局促的两手交握着。

  陈经理说:“这本就应该是童小姐的,快收下吧!”

  他站着那始终腰是弓着的,身子往前倾,一副很真诚的机子,停了下又问:“伤怎么样了?身体好些了吧?”

  我十分的不自在,巴不得他们赶紧走,便摆摆手说:“没事了!我应该很快就可以上班!”

  陈经理忙说:“童小姐,我不是催你上班的!你尽管住着,想住多久住多久,所有的费用一切都由我承担!”

  我说:“陈经理,我住在这里无所事事也无聊,我想明天就出院,后天就上班。你放心吧!”

  陈经理急了:“童小姐,我真没有要你出院的意思!我一来看你,你就要出院,元总会怪我的,以为是我逼你出院!”

  “不会啦,是我自己想出院的,这事我一定会对他说清楚的!”

  “那就拜托童小姐了!咱们也该走了,不影响童小姐休息了!”

  陈经理谢了又谢,胡嘉也完全没有了傲气,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她冲我一再点头,慌慌张张跟着陈经理走出病房。

  我心底感叹:如果没有元仲坤替我出头,他们怎么可能这般的低三下四?陈经理怎么会花这么大价钱来补偿我?原来人的尊严也是用钱堆砌的,这真是一个金钱的社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