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水,我觉得自己精神好多了,我怀顾了一下病房,这陈设就像是高级旅馆一样,除了吊药水的架子,还真不像是医院。

  元二公子扶我又躺下,像哄孩子一样的口气:“这几天就在医院好好治病,好好休息,听到了?”

  “这是医院吗?我……没钱住这么好的医院。”

  》酷匠#◇网永.=久,*免Mf费“看小说eQ

  “别再多想了,你住院的钱陈经理会付。”

  我对元二公子改变了看法,露姐说得对,他其实对自己挺好的,没有他帮着,自己就被陈经理和胡嘉随意欺负。我内心由然而起一份感激之情,说:“谢谢元二公子。”

  “我叫元仲坤,我比年长,你可以叫我元哥。”

  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星期,我感受到特别的照顾,医生护士态度很好,我表现出不舒服,就立即过来查看,还专门有一个年轻的女陪人从早到晚都跟着我,洗脸、擦身、吃药都侍候都很好,我还从来没有过这般舒服的享受。

  我第三天可以起床后,便要四周转转,才知道自己住的是独楼独院的高级病房,与普通病房隔着一个花园,花园有假山鱼池,有树荫绿地,在此散步很是惬意,且这里很安静,一般的人是住不起高级病房的。

  这里简直就像住别墅,病房里什么都有,电脑、电视机、冰箱、厨房、卫生间应有尽有,每天都有厨师单独来帮我弄吃的。

  我有了些精神后,就想到了笑傲江湖,没有他的电话,不能告知我病了不能上游戏。刚刚做上他的游戏老婆,就不打招呼的消失,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个骗子,假装与其结婚,骗了他的装备和钱就失踪?他所给我的装备挂网上可以卖五六百,再加上他给我的游戏币,有上千人民币了,然后重新注册另一个女号再去骗人,有的人就这么干的。

  看到房里的电脑可以上网,我很想到晚上十点半上网去告知笑傲江湖,可医院过了十点就断网,这是为了保证病人的休息。我总惦记这事,感觉心中对不起笑傲江湖,但只能自己身体好了再去解释了。

  我住的是套间,我住里面,女陪人住外面,半夜我只要哼一下,或有些动静,女陪人立马起身来看,生怕我有什么不妥,弄得我都不敢发出声音,动不动就惊动他人,我心中不落忍。

  自从我醒来之后,元仲坤只来过两次,每次来都是在晚上八九点,呆的时间不长,也就十多分钟,一来就问一串问题:“今天感觉好些了?”“伤口还疼不疼?”“住在这里还习惯吗?”“吃东西有没有胃口?”等等,态度平和,言语温柔。

  我每个问题都点头,这样的待遇还有什么可挑的?想来以前皇帝的女儿也不过如此吧。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他一个大老板能对自己这么关心,我有些受宠若惊,但我也十分担心,无功不受禄,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我会不会就像他圈养的一只羊,养肥了再把我吃掉?

  可看到元仲坤每次来,也没对我有什么越距的动作,只是我在她床头一尺远的地方,问完了话就总最后叮嘱一句:“安心养着!”便离去。

  我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只不过他可怜我,同情弱者而已。自己也莫名的希望他多来看我,看到他那双沉静和幽深的眼睛,心里便觉得安稳。

  我问女陪人小茹:“元二公子是做什么的?感觉他好厉害,有钱又有势,陈经理都怕他。”

  小茹跟我的年纪相当,因此对我十分亲近,她摇摇头说:“我只知道他家产业很大,管好多公司,好像听老爷和少爷经常谈房地产、电科、餐饮多了,我也搞不清楚。我只是他家佣人。”

  “哦,他家有什么人?”

  “老爷,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还有大少爷,二少爷,三小姐。大少爷是大太太生的,二少爷的母亲早年病死了,三小姐的母亲也车祸死的。哦,对了,二少爷就是元二公子。”

  “什么?!老爷有三个太太?原先还有两个死的太太?那不犯重婚罪了?”我不由得睁大眼睛,这不是旧社会才有的事吗?怎么新社会了,还一夫多妻?

  “呵呵,童小姐,您out了,那二太太和三太太不是正式登记的太太,她们自己愿意跟着老爷吃香喝辣的,谁管得了啊!”

  她又悄声说道:“据说我们家老爷在外的女人多了,远不止这三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