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下雨没多少客人,也没见元二公子来。坚持到下午,我觉得头痛得厉害,自己发软,站都站不稳,我咬着牙硬挺着,心想再过两个钟就下班了,坚持一下就好了。

  想不到元二公子来了,他后面多了两个跟班,样子都这么的酷拽。一来他就用眼睛往四周扫了一眼,看到我就冲对我招了招手:“来壶铁观音!”

  胡嘉学乖了,不再自讨没趣,老老实实呆在一边为其他客人服务,不再抢上前招呼元二公子,但她的眼睛还是不时朝这边看看,不自觉的流露出嫉妒。

  元二公子坐下来,还是右腿交叠在左腿上,也许因腿太长,右腿交叉过来时,脚都平放到了地上。他沉着脸的看着端水倒茶的我,这让我非常的不舒服,不知他为什么这么阴郁的看着我,他阴起来,眼神能杀人,手一颤抖,半杯茶溢出了杯外,把桌上弄了一片湿,差点就淋到了他的腿上,我赶紧去擦。

  “过来!”元二公子拍了拍坐椅扶手。

  我愣了愣,他是在喊自己?看着他盯着自己,我朝他走近一点。

  他语气有些恼,声音里透着威严:“再近些!”

  我只好挪两步站到他跟前,见他一抬手,以为他要打我,便脖子一缩,眼睛一闭,心态就像准备被宰的羊。露姐曾对她说,这里随时可能被经理打骂,被客人打骂,她都被打习惯了。

  因此我想,他这号人什么做不出来?既然他能要跟班狠踹了胡嘉,是不是看我倒茶不稳要教训我?

  没有我预料中巴掌或拳头,元二公子只轻轻拨开了我额头上的头发,盯着伤口仔细审看了一会儿:“怎么弄的?”

  “摔跤……摔的。”

  我不敢说是陈经理干的,说了又怎么样?难道他能为我得罪陈经理吗?

  “说谎也不看对象!”

  他把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把茶杯一顿在桌上,砰的一响,惊得我一抖:“把陈经理叫来!”

  一个跟班应了一声即刻离去,不一会儿陈经理慌慌张张跑来了,恭恭敬敬的站在元二公子面前,低声的说:“元总,有什么吩咐?”

  “她额上的伤是你弄的?”

  陈经理愣了一下,看到元二公子神色冷峻,他脸色即刻紧张起来,同时他的眼睛斜瞟了我一眼,这一眼带着怨,也许以为是我告了他的刁状。

  “她……她犯了事……”

  “我在问你,这伤是你弄的?”

  陈经理面对元二公子那阴冷的眼睛,不得不老实回答:“是。”

  “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人?”

  陈经理愕然:“真,真不知道,实在对不起,元总!是我没长眼!”他居然当着我和众多人的面,对着自己的脸狠狠搧了两巴掌。

  陈经理又主动走到我面前道歉:“童小姐,对不起!我将这个月的薪水全给你治伤!”他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来递给我:“这里也有一千元这样子,你先拿着用,另外的明天去银行取了款再补上!”

  我有些莫明其妙,什么时自己成了元二公子的人了?我不敢接这钱。陈经理说:“我原来对你说的话全不作数,童小姐,抱歉了!这钱你收下吧!”然后求救似的又看了看元二公子。

  元二公子说:“陈经理让你收就收!”

  我拿过钱,却感觉自己一阵晕旋,再也支撑不住,眼一黑便倒在地上,钱也洒得一地都是。

  朦胧中,听到众人的惊呼,感觉有一双有力的手将我立即抱起,躺在他温暖的怀里,他还按了按我的人中,我想睁开眼睛却无力抬起眼皮,只听抱我元二公子说:“送医院!”

  两个跟班要接手,元二公子却对两个跟班说:“把你们衣脱下!”

  跟班不明就里,但还是很快脱下衬衣,只剩光膀子,元二公子把一件衣服裹住我上身,又将另一包住我两条白晃晃的腿,不让春光外泄,又抱着我疾走。

  我因淋了雨,又不及时换下浸湿内衣裤,患了急性肺炎,伤口发炎又加上发烧,病得不轻,需住治疗。医生帮我伤口缝两针,好在伤靠近发际,要不会留下露出难看的疤痕。

  不知又睡了多久,我醒过来,见床头上坐着元二公子正在专注的看文件,我觉得口渴难耐,便低低的说道:“水……”

  元二公子立即抬头看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醒了?”

  5酷匠网J永r久%9免费看小R&说@M

  他站起来身来,去给我倒来了水,自己喝了一口试了试水温说:“不烫,”便用手臂挽起我的头,把杯凑到我嘴边慢慢让我喝了半杯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