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班又转回来,低声对元二公子说:“元总,都准备好了!”

  元二公子对魏先生说:“我请您去用个午餐!”

  魏先生眼睛还不舍得从我身上移开,心不在焉的“哦哦”两声,跟班伸出右手做请的姿态提醒:“魏先生,请!”

  “要不,童小姐跟我们一起去用餐?”

  魏先生笑嘻嘻的发出邀请,我实在烦这个缠着自己的老男人,脱口就说:“不了!我下午四点半才下班!”

  元二公子笑道:“魏先生,我有重要的事跟您谈。既然童小姐还有工作,您另挑时间单独邀嘛!”说吧,轻眨了眼睛。

  “嗯嗯,单独邀,单独邀!哈哈哈!”

  元二公子又看着跟班,朝我这边轻转下头,眼波这么一闪,跟班又立即从包里抽出6张百元人民币放在桌子上。

  魏先生看见便道:“哎呀,元总,这小费应该我来付了!”手摸到腰间做掏钱状。

  元二公子马上拦住魏先生说:“您这不是瞧不起我?”

  魏先生“哈哈哈”大笑道:“哪能啊?!”

  我看着元二公子与魏先生离去,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可那魏先生是不是还会转来单独邀自己?这是让我提心吊胆的事,傻子都知道,那准不是什么好事!若是不去,自己这份工作还能保得住吗?

  陈经理说过,客人要求的一律照办,哪怕是非份要求,但后果得自己负,如果客人因此迁怒于娱乐城,一切损失由职工个人承担。要不给这么高的薪水白给吗?

  我捏着这6张百元大钞,说不清是喜是忧,元二公子给自己比上次又多了二百,是因自己侍候得他们满意还是有意讨魏先生的好呢?

  胡嘉看着嫉妒得眼睛发红,脚一跺便转身走开。来射箭场这边的客人像元二公子这么大方的主儿少有,服务员们谁不羡慕我有个好主顾?

  午间吃饭,露姐笑嘻嘻的说:“我一早看出来了,元二公子对你中意,你不觉得他对你特耐心特照顾?哎,长得漂亮就是不一样,姐都嫉妒了!”

  我说:“其实我很怕他的,他这个人捉摸不定,对人时冷时热,冷起来一个眼神都把你吓出心脏病!你不知道,每次我服务他都冷冰冰的教训我,他刚才还骂了我,说我吃白食呢。还有那个魏先生,那眼睛色得很,看得我发怵,要是他真找上我怎么办?”

  露姐用筷子指指我:“傻妞!这你都看不出?元二公子是不想让魏先生纠缠你!元二公子从来不对别人多话,可对你却例外。跟你聊这聊那的,还让你陪他吃早餐,以前很少见他在这吃什么早餐,他一定是喜欢你!”

  “喜欢我?那种富公子玩弄女人的那种喜欢我才不要!”

  露姐叹了口气说:“你呀!别太心高气傲,不要怪露姐说话直,来这地方的女人不都是缺钱吗?女人就这么短短几年的青春值钱,要真是有富公子喜欢,那就讨他喜欢,钱来快不是好事?只要你自己把握好,不要为此动情就好!把他们当作摇钱树就好了!”

  钱钱钱,像掉进了钱眼了!虽然觉得露姐是为自己好的,可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很抵触,女人为什么就这么贱?一定要用青春来换钱?为了钱就牺牲自己的尊严?

  露姐见我发呆,又说:“再说你不是怕魏先生吗?你就抓紧元二公子,他一定会想办法保住你!”

  “怎么可能?元二公子和魏先生就是一丘之貉,一个狼一个虎,有区别吗?露姐,你还看不出元二公子怕魏先生,他怎么可能为了我而得罪魏呢?”

  露姐说:“你还有别的选择吗?除非辞职不做,要做下去,你得想办法倚靠元二公子这棵大树。姐是为你好,你要用你的资本抓住一切机会,千万不要浪费了青春……”

  辞职不做我不舍得,怎么也得生活下去。细想起来,露姐所说的好像不是完全没道理,不知还有多少个魏先生,若没有一顶保护伞,我能呆下去?可元二公子就可靠吗?我不信,他一个财大气粗的大老板眼里能有我这么个小小的服务员?若是自己亲近他不是等于羊入狼口吗?

  还好,一直到下班,魏先生没有再来约我,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可陈经理在我下班前,便又差露姐找我去他办公室,我心里一紧:又有什么麻烦事了?

  露姐看我很紧张,就说:“你知道胡嘉为什么敢这么嚣张吗?”

  “为什么?”

  露姐附在我耳朵边悄声说:“她是陈经理的女人。”

  我心想:怪不得胡嘉这么张狂,原来陈经理是她靠山。

  “所以,姐就是要教你说……”

  …酷匠◎*网首Z¤发

  我来到陈经理办公室门口,看到正对门办公桌前没人,探了探头,见里面还有一隔间,那隔间全是监控视频,健身馆的各个位置,他们这些服务员在哪个角落怎么个表现,陈经理都看得一清二楚。我这才发现胡嘉在里间委屈地靠在陈经理身上装模作样抹眼泪,陈经理正用手揽着她的肩,像是在哄她。

  我不知道应该进还是不应该进,陈经理瞥见童彤,便将放在胡嘉肩上的手移开,将头往门外拧了一下,示意胡嘉离开。

  胡嘉经过我身边时,嘴一撇,不屑的瞪了我一眼,鼻子里轻蔑的哼了一声,昂着头走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