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客人的眼睛都往我身上瞟,什么样的眼神都有,有好奇的、不屑的、嘲讽的……以为脱离教育系统,不会再与熟人有任何瓜葛,以为不会再有人知道我被解聘的事,想不到偏偏在这里碰到马火兰,将自己的尊严践踏得体无完肤。我难过得想哭,只得躲进了卫生间,在里面悄悄抹眼泪。

  不久,有人来敲门,是露姐的声音:“是小童吗?陈经理有事找你!”

  我紧张的应了声,问:“什么事?”

  “不知道,你快去!”露姐说完便跑回去招待客人。

  我用冷水把红红的眼睛敷了敷,赶紧出了卫生间来到陈经理的办公室。

  陈经理手中正拿着我填写的资料,见我进来,便又冷冷打量了下,问道:“怎么这么久?”

  “我……刚在卫生间。”

  “去卫生间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真是懒人屎尿多!”

  我低头不吭气,陈经理又说:“洗浴馆那边需要人,人事部那边让我把你劝过去。”我就怕去那到了按摩女沾污了自己。

  “不,陈经理,我还是愿意在这里!”

  陈经理反倒不再劝,脸上反而有了点笑模样,说道:“那好!我就帮你把那边推掉,这边漂亮的姑娘都被那边给抢了,所以这边的生意相对没那边红火。”

  他站起来走近我,拍了拍我的肩,还暧昧的捏了一把,让我心凛了一凛,不自觉的缩了缩了肩膀,生怕陈经理还有什么别的动作。

  “好好干!在这边把客人侍候舒服了,一样能赚钱!”他嘴角现出一丝冷意。

  翌日,元二公子还是大早就来了,胡嘉仍不死心,还是挤眉弄眼的抢着跟他打招呼,他却把脸转向我说:“上茶!”

  他习惯要的是铁观音,我应了声就去备茶,原来担心他不来,这下空落落的心瞬间便被高兴填满,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么喜欢他来了?

  胡嘉那个气啊,但不敢在元二公子面前撒野,当我把茶端来走过她身边,她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声的骂了句:“破鞋!”

  元二公子的耳朵很灵,他微微蹙了蹙眉,眼睛闪过一丝厉色,眯着眼睛阴沉的盯了胡嘉一眼,目光又转向了跟班,跟班像是心领神会,板着个僵尸脸几步就走到胡嘉面前,冷不丁抬腿对着胡嘉就是一大脚,胡嘉没提防,便摔坐在地上,疼得“哎哟”的尖着嗓大叫了一声。

  这一下在场的服务员全吓傻了,原来外表温文尔雅的元二公子并不是善茬,他淡淡说道“没规距!”

  露姐赶紧去找陈经理,陈经理脸色惊惶的匆匆赶来,胡嘉见陈经理来了,本来是压抑着的哭声变得稍大了些,坐在地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陈经理低吼道:“还在这丢人现眼的做什么?收声!起来!”

  胡嘉见陈经理脸黑黑的,只好抽抽噎噎的爬起来,手摸着被踢疼的胯部,缩着脑袋老老实实的站到了一边。

  陈经理低声下气的对元二公子说:“元总,对不起,过后我会好好调教她!”

  元二公子没理他,坐了下来,还是像那天一样看他了十几分钟文件,最后跟班也是把签下的文件的字拿走了。

  我本是对胡嘉的嫉妒和侮辱心中很不舒服,但见她被狠踹了一脚却起了同情心,这位大老板财大气粗,跟班想打人就打人,什么鬼!我眼睛里不知不觉流露了对元二公子的反感的神色。

  元二公子紧盯了我一眼,我来不及收敛,他像是看到我的不满,声音有些冰冷:“怎么不倒茶?”

  我眼帘一盖,低着头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手有些发颤,心想他今天是不是气不顺,要是我服务不到位,会不会也被踹一脚?

  他喝了一口茶,仍是带着冷色说:“你已经来好几天了,不要做什么都让人提醒!”

  然后又让我帮他拿护具来,我小心的替他一样样戴上。元二公子射了一个小时的箭,这期间倒也无话,当元二公子要毛巾时,我已经很熟练了,先上了热水的,又上了冷水的。

  擦过脸后,他神色缓和了:“今天想吃什么早餐,你来点!”

  “我,我还是随您吧!”

  这回他要过点单,认真的看了一遍说:“甜点或咸点?”

  “都可以的。”

  酷CP匠网}唯O¤一s正%x版og,_●其他¤都*E是盗d版X

  我喜欢吃甜的,可是在他面前不好意思挑食,钱是他出的,他请我就不错了,他爱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他挑了一盅的雪蛤炖木瓜,两杯牛奶,两只千层豆榚和一盘水果抛饼,这些都是甜食,他像是知道我喜食甜点一样。

  我把东西端来,想着他一个男人点雪蛤炖木瓜有点奇怪,据说这是丰胸美肤的,难道他也想丰胸美肤?想来富豪都有怪癖!

  东西摆上桌后,他把那一盅雪蛤炖木瓜推到我面前:“你的。”

  啊?他特意为我点的!我有些小感动,同时又想,他是不是嫌我皮肤不够白胸不够丰满?想到此,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胸,并不太平啊?还有事业线呢!再抬一头时,看到他眼睛盯着自己像是笑模样,脸立即发烫起来,红透到到耳根。

  他看出我的羞涩,说:“继续那天的话题,你只说了《红楼梦》里最喜欢的女人,有没有你最喜欢男人?”

  我想了想说:“没有哪个特别喜欢吧,一定要说一个就算贾芸,是个有情有义真爷儿们,但我不是觉得特满意。”因自己喜欢文学,曾经做过作家梦,因此说起小说话就多了些。

  “是不是因为他碌碌无为?”

  甄志强就是碌碌无为,这一年我几乎已经被他拖跨了,真是怕了,再重新选择不可能还是这样的男人!

  我点点头,他笑了,第一次见他露出洁白的牙齿:“我们俩有共识!”

  “您为什么喜欢看红楼梦?”我问。

  “因为看不懂悟不透,可以多种理解。”这个回答有些怪,但想想他说得很坦白。

  他看我怔怔的想着什么,解释说:“曹雪芹结篇: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很多专家为此书研究了一辈子,何况我们这些一般读者。”

  “嗯,您说的是。”

  他问:“你有什么爱好?”

  “我喜欢听英语歌。感觉异域的旋律有种特别味道。”

  “我也喜欢,尤其欧洲古典音乐,百听不厌,就如喝上等的咖啡,层层可品,颇有深蕴。”

  我明白了,他这个人就喜欢有内涵有品味的东西。若哪个女人是一本红楼梦,恐怕他会解读终生,我怎么会想到这么个问题上来了?

  几次闲聊下来,我感觉到他其时有时很亲和,也不像暴发户那样粗俗没内涵,让我一改对往日对富豪的印象,曾经在我的眼中,他们都是一群钻到钱眼的家伙,谈话除了赚钱还是赚钱,什么文学艺术根本狗屁不懂,我总是心内鄙视他们浅薄又嫉妒他们富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