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下午,来了一对青年男女,我正为二号位的顾客倒茶,并没注意来客,一会儿,听见远处有女的说:“志强,我们比一比,看谁赢!”

  这一声熟悉欢悦刺痛我的神精,我转过头去看九号位那刚来的一对青年男女,同时,他们也看见我。

  甄志强睁大眼睛,惊得嘴都大张着,好半天合不拢,想不到在这里看到我。而元媛愣了半响,脸忽然露出了笑模样,朝愣着我的走过来,叫了声:“童彤,原来是你啊!”

  元媛也是我大学时的同班校友,因家里很有财势,上下学都是高级轿车接送,且从来不在校舍住,她一直倒追甄志强,不知吃过我多少醋,追上不甄志强便在同学中伤贬低我,可现在他俩却走了在一起。

  看着她笑着朝我走来,我也不得佯装笑脸:“我们毕业都没见了。”我有意忽视甄志强,也不跟他打招呼,他远远站在那回不过神的样子。

  “是呀!”元媛上下打量着我,看着我穿着工装和挂着胸牌,便用夸张的语调:“呀,你在这当招待啊!真没料到呀,你这么清高的人,不是坐办公室当白领就是当人类灵魂工程师呢!”

  她似乎是有意戳我的痛处,我压抑着不快,装着无所谓说:“什么工作不都是混口饭吃,哪有什么清不清高的。”

  元媛一副很救世主的样子,很关切的说:“童彤,这娱乐城也有我家的股份,有什么要帮的我也可以说上话的。”

  “谢谢,暂时没有。”我心下很不舒服,这娱乐城居然她家也沾边了,大学里她为了抢甄志强花了多少心计,不知心里怎么个恨我,她不暗算我就不错了。

  我不禁看了一眼甄志强,他仍站在远处,脸色尴尬,不知该过来还不过来。元媛回头冲他招招手,说:“过来啊,你不认识她了?”

  甄志强不得不走过来,脸上勉强挤出点笑容说:“童彤,你好!”

  我嘴角僵硬的往上抽抽,愣是什么话都没说,看到甄志强比离开我时脸色红润了不少,着装也变得很考究了,全套阿迪达斯的运动服。

  元媛像是故意在我面前秀恩爱,一把挽过他的手,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说:“我们俩快要订婚了。”

  甄志强咧咧嘴,那样子笑得很难看,我说:“祝你们白头偕老!”

  元媛还想说什么,我说:“对不起,我得做事了!”便转头去帮顾客倒茶送水递毛巾。

  这两人又回到九号位,我有意离他们远一点的服务区,让别的人却为这两人服务,元媛一副好心情的样子,不时传来她的笑语,她时时凑近甄志强黏糊,两人轮着你射我射的,而甄志强心不在焉久不久偷偷往我这边看一眼。

  虽然,已经决定与甄志强分手,近一个月没有消息的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快就与他人订婚了,让我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酸楚,眼睛有些热辣辣的,赶紧跑去洗手间。

  “童彤,你能不能争气点?一个与你没有结果的人何必留恋,你还难过什么?”

  我心里狠狠的骂着自己,着在洗手池的镜子前,不停的用冷水冲着自己泛红的眼睛,自己绝对不能在甄志强和元媛面前失态。

  露姐正好进了卫生间,瞥见我在那样子有些古怪,又多看了我几眼,说:“小童,不会是胡嘉又欺负你了吧?”

  我说:“没有,我眼睛进了沙子了。”可我声音带着失去水份的沙哑。

  “让我瞧瞧,帮你吹一下!”

  露姐很热心的拉过我,盯着我的眼睛问:“哪只眼睛进沙了?”

  我胡乱指了指左眼,她鼓起腮帮,很认真的吹了下,看了看说:“怎么两只眼睛都红啊?”

  “揉的。”

  露姐又吹了几下问:“感觉好了些吗?”

  酷匠网U,首☆M发(

  “嗯。”我感觉心情平复些了。

  露姐又端详了下我,说:“真是眼睛进沙还是别的什么事?你告诉我。”

  她这话又刺得我心里隐隐的疼的,眼睛又一次有些红了,我心中积攒了太多苦闷想倾倒,没有家的温馨,没有亲人的安慰,一切烦忧都自己消化,一切伤痛都自己医疗。

  好友文萧珊虽然也关心我,但她那些过激的言行、对我恨铁不成钢以及有些智者教训愚者的态度,让我羞于启齿,好些时让我觉得她毕竟不是我,没办法设身处地,道理谁都会说,可真的到轮到自己未必能这么洒脱,所以对她也不想多说,因为说了这后问题没解决反倒弄得心里更难受,也许我强烈的自尊心在作怪吧。

  露姐从我来射箭场的第一天起,就对我十分友好,总是关照我保护我,让我感觉她是个可信可亲的人。我低声坦白了:“我曾经的男友和他的女友在场上,他们跟我打招呼,说快要订婚了。”

  “哦?是不是九号位那对?”露姐眉头跳了跳。因为来的客人大都是男性,今天下午只有一对青年男女来了,甄志强和元媛这一对男俊女靓实在很招眼。

  我点点头,想说什么,喉头像是被堵住说不下去。露姐抚着我的背,用温柔的话语体贴的说:“别难过……小童,你很年轻很漂亮,往后可找一个更好的。”

  她还特意抱了抱我说:“要对自己有信心,没事了啊?”

  我真需要一个人的肩靠一靠,我抱紧她说:“露姐,你对我真好!”

  露姐又小声的说:“你知道吗?那跟你年纪相仿的女孩是元二公子的妹妹,元家三小姐,久不久就跑来这里玩玩。你抢不过她的,现在的男孩也现实得很,也知道傍富家女了!”

  啊?怪不得都姓元,我怎么没把元媛和元二公子联系在一起?原来元二公子来这里时,陈经理这么卑躬屈膝,元家便是皇族圣殿的股东啊!

  露姐见我不说话,逗我开心道:“你呀,就找个高富帅气气你原来的男朋友!你要真成了元二公子的太太,你想那对人会怎么样?”

  我轻拍了露姐一下,嗔怪说:“露姐,别瞎说了!这绝无可能!”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我看好你的!王子娶灰姑娘的故事还是有的嘛!”

  我摇摇头苦笑,从我接待元二公子开始,露姐就不住的做工作要我与之亲近,总是想撮合我和元二公子,她的热心让我都觉得有些烦,我根本觉得那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不过那天鹅不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