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内有餐厅,有专供职工供应折价午餐,我只点二两饭,要了一份青菜和一个鸡蛋,花去了五元钱,要不是中午只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我自己就回家做饭,可以省下至少一半价。

  露姐说:“小童,菜太素了,至少再点一个荤菜呀!”

  我苦笑,说道:“减肥。”

  “你还肥?再减的话,比林黛玉还苗条!”

  其实我何尝不想吃好点,看到露姐碗的鸡腿,我都恨不得想咬上一口,可想我那可恶的继母赌鬼,欠着别人十万元的债逼我还,只能一个子掰成两个花。

  胡嘉跟涂秀玉和单婵娟坐在对面吃饭,她不知又对她俩嘀咕我什么,边说话边往我这边指指点点,看样子没说我什么好话。

  露姐悄悄说道:“胡嘉为元二公子服务有半年了,不论她怎么巴结他,对她总是淡淡的。可他对你特耐心,教你怎么做事,今天还请你吃早餐,这没有哪个服务生有过这种待遇!大家都羡慕得很呢!”

  羡慕?像胡嘉她们肯定是眼红得很吧!晕死,我只是个新来的不会做事,元二公子便训多我几句,他听到我肚子响了一声,所以叫多一份早餐而已,这难道就算特殊待遇了?

  “哎,你这孩子心好但过于认死理,这里不比其他,做事都多长一个心眼。我看好你,不过你得听姐的没错。”

  “哦?”我不知道露姐怎么这样看我,怎么个认死理法?

  “元二公子是个人物,他对你这般特别,说明他喜欢你,你也主动一点啊,抛多几个媚眼,嘴巴甜一点,又不掉一块肉!”

  “哦。”我应答着,我觉得露姐是好心。可怎么抛媚眼,嘴怎么甜,我还真不会,是不是像胡嘉那样厚着脸皮,嗲声嗲气的,眼睛盯着对方直闪星星眼?我做不来!那就不是我童彤了。

  胡嘉像是端着一碗满满的汤,朝我这边走过来,我直直看着她,不知她想做什么,可她眼睛却不看我,走到我身边时,突然将手中的汤倾倒,全部浇到我的头上和肩膀上。

  我惊叫的跳起来,拚命用手把汤汁扫掉,因为汤还挺有温度,灼得我皮肤些辣。

  “哎哟,不好意思啊,失手失手!”

  胡嘉明明是有意的,却装模作样的惊叫,露姐扯过桌上餐纸,快速帮我把头上和肩上的汤汁擦掉,嘴里抱怨胡嘉说:“你就不能小心点吗?把人烫坏了怎么办?”

  我一时气急,拿过桌上一杯水往她脸上狠狠一泼,再把吃了一半的饭往她头上猛一扣,冷笑道:“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虽然我很心疼浪费了半碗饭,我还没吃饱,可为了守住自己的尊严,我豁出去了!

  胡嘉新烫的头发上全是饭粒,还挂在披散的长发上,脸上的妆被泼坏了,劣质的眼睫毛膏晕了半个黑眼圈,形象特别的可笑,餐厅里吃饭的人全围上来看热闹。胡嘉也许想不到貌似文静的我竟然性子这么烈,下手这么狠。

  “操你妈烂B,操你爸操你爷操你奶,操你家祖宗,看我不收拾你!”

  胡嘉暴跳起来,嘴里脏话连篇,伸手要抓我头发,露姐挡在我俩中间,死死把她推开。

  “你走开!别护着这个小臭B!”

  左一个B,又一个B的乱吼,甜美的声音此时变成了河东狮吼,这胡嘉不骂人还是个漂亮的美眉,一骂人简直是个丑恶的泼妇,我收拾好自己,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爸妈爷奶全死了,你到地底下找他们去吧!”

  看fs正q(版章#“节上b8酷o匠J☆网w

  看的人哄的笑起来,胡嘉有些蔫巴了,她除了翻来覆去骂操人家的B,还没有别的新鲜话,没文化真可怕!露姐对我说过,胡嘉只是个初中毕业生,空有一副好皮囊。

  “散了散了,别看别看了!”

  露姐推我走开了,胡嘉口中仍在操B,但声音低了很多。其他人见没有了戏也都散了。

  陈经理找我去办公室,脸阴沉沉的说:“听说你今天在饭堂惹事了?”

  怎么是我惹事了?那胡嘉怎么不说?是她先动的手好不好?“不是我惹起的!”我顶了句。

  “你有份!”

  我不吭气了,心内分外抵触:有份是有份,惹事归惹事,我自卫不行?难道我就这么随意让人欺负?

  “要是在上班时间事就大了,但也这次事也要轻罚,扣一天薪水以示惩戒。”

  一天的薪水?那不就是126块6角6?晕死,今天白干了!真是肉痛死我了!我不服气的说:”那胡嘉呢?她先泼我的汤,我的肩膀还被烫红了!”

  “她是不小心,你是有意,能一样吗?告诉你,这在就得低调做人,别动不动就上房揭瓦,再惹事就开除!”

  陈经理鼓着泡囊眼像是要吃人,我非常的有异议,但明白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只得忍气吞声。

  走回射箭场,胡嘉抱着双臂斜着眼睛看着我,两脚交叉得瑟着,表情十分得意,我明白了,一定是她恶人先告状。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句话一点没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