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再次见到元二公子,他还是第一个到,这回他穿着白色的运动装,更显得俊逸清爽,神采奕奕,那跟班仍是面无表情跟在他身后。

  胡嘉娇媚的抢着迎上去,她特意在脖子上系了条艳色花围巾,头发似乎是刚烫染的,丝丝小波浪披在肩上,脸上打了浓装,看上去特别的抢眼,她又甜笑的打招呼:“元二公子,今天好精神哟!”

  这人好作,今天天气这么热,披着发,箍着脖,也不嫌难受!

  元二公子轻扫了她一眼,没什么特别的表示,还是直接走到三号座位,眼睛一转落定在我的身上:“铁观音!”

  胡嘉欢欢喜喜的应道:“好咧!”便又要去备茶。

  元二公子眉头轻蹙了一下,似乎不太高兴,跟班低声喝住胡嘉说:“没叫你!”

  胡嘉收住脚步,表情尴尬的看看元二公子和跟班,低着头站在了一边。跟班对我说:“306,你来!”

  我只得去备茶,心想:胡嘉不恨死我才怪,前天她一直为元二公子挑我不挑她的事非常的气恼,对其他人说我不要脸,一来就抢她的客人,不过就是凭着张狐妖脸,说不定还是个狐狸精变的之类,言语尖酸刻薄,让我觉得十分难受,可俗话说新鸡总被老鸡叮,我也只能忍着。

  等茶端来,我瞥了一眼胡嘉,见她的眼睛鼓鼓的盯着我,差点冒出火星子。我不再看她,免得影响我的情绪。

  我小心的倒了茶,轻放在元二公子手边。说实在话,我很不情愿意侍候他,虽然有可能他会像前天一样给小费,但这小费收得烫手,胡嘉在这班服务员中的优越感被我伤到,我与她的关系会越来越僵,刚来就被人恨上,的确不是件舒服事情。

  元二公子自己伸手去摸过茶杯喝了几口放下,还是照例边抽烟边看他的文件,我心里又腹诽起来:这里是娱乐场,文件非得在这里看不行吗?装什么大尾巴儿狼!就你拽,就你有派,就你有文化?

  他处理完文件,那跟班又拿着走了。我看到茶喝干了又倒了一杯,但没有像胡嘉这么主动去问:要不要护具。想着他自己开口我就再去拿护具,没必要这么主动!就因为我心里有低触,所以脸上没有一点媚和一点笑,就像个木头人,呆呆的站在他边上。

  元二公子也不急着叫护具,他抬起眼睛看着我,眼光依然是沉静和幽深的,我不敢看他,垂下了眼帘。

  “你腹痛?”

  “没有痛……”我赶紧把手从肚子前挪开,垂在大腿两侧,但还是觉得手不知怎么放才好。

  “你烦我?”

  “没,没有……”我就是有也不敢承认。

  “那你哭丧着脸做什么?”他说话低沉十分磁性,但话里有一种让人胆寒的威严。

  “……”我很想笑,嘴往上咧了下,可我知道那种压力的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笑要自然,不要人感觉到欠你钱似的!”

  我内心就如大多数的穷吊丝一样,莫名的埋着仇富心里,我没哼声,只低着头站着听训,浑身的不自在,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素食者怎么会对你们食肉者发出内心的出笑?我眼角扫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胡嘉,看见她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好像在说:活该被训!

  客人陆续到来,服务员们全忙起来,他又命令道:“拿护具!”

  我心下松了口气,转身就去拿护具,拿来后又帮他一件件戴上。

  }酷匠e网8首“发s

  他射够箭后,要毛巾擦完脸,我又给他倒上茶,他拿起杯喝了一口说:“要一份虾卷,一碗艇仔粥。”

  应该是他没吃早餐,我又转身去餐厅,过了几分钟把一份热腾腾的虾卷和一碗粥端到他面前。

  我不禁好心的叮嘱了句:“有点烫,刚出锅的。”

  他烟抽完,便开始吃东西,他吃东西的姿态也这么优雅,用勺子轻轻拨碗里浅浅的一层送入口中,嘴都没怎么动就咽下去了。然后用筷子夹住一只虾卷,小咬了一口,轻嚼了几下,又咽下去了,一点点声响都没有。

  我看得有点发呆,直看到他把所有的东西吃完,咽了下口水,我天天早上为了省钱,早餐都不吃,总是一直顶到中午。现在看到这香喷喷的食物,加上他的吃食的诱惑,肚子突然间不争气的“咕嘟”的一声响,提了抗议。

  声音其实不大,可他听到了,眼睛盯住我看,我脸一阵臊热,我想解释:我不是放屁,我是肚子响而已。但嘴却张不开,这种话我不知道怎么讲得出来,真是丢死人!

  “再拿一份!”

  “哦。”

  我收拾了他桌上碗碟,返身去又去了餐厅,心里唠叨着:一份还不够,猪吗?真能吃!其实是嫉妒他可以舒服的吃喝玩乐,爱吃什么吃什么,爱吃多少吃多少,我呢?连早餐都得省掉!这世道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很快我端来了同样的餐点,他说:“你吃。”

  什么?我怕听错了,又不敢问,怔怔的看着他。

  “吃下去。”

  “不,不了,我……”

  “叫你吃就吃!”

  我犹犹豫豫,小心坐在他对面,拿起筷子的手有些颤,他看得出我很难为情,便往远处洗手间走去。

  看着他离开,我顾不得烫了,三口两口的把东西一扫而光,生怕他很快回来看见我吃东西的狼狈样。

  我吃完收拾碗碟转回来,已经看见他悠闲的坐在原位上抽烟了,他对跟班说:“加两张。”

  他站起来离去,跟班把400元小费递给我,我手发抖,怪不得胡嘉这么恨我,不到两个钟就挣这么多钱,这简直是天上掉陷饼啊!要是天天能有这么多,我一个月不就上万收入了?

  我不禁又看了一眼胡嘉,胡嘉虽然脸上擦着胭脂厚粉,可她的脸还是绿了。我怕她像上次那样过来抢,便赶紧收进袋中,凭什么我就得忍让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