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第一次和他深吻,就暗自的窃笑,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傻气。

  当他抱紧我,温热的唇紧贴在我的唇齿间,吻着吻着,突然冒进我口腔,我感觉到窒息得无法忍受,喉咙里猛然发出沉重的呼呼声,拚命推开他。

  他见我反应过于强烈,像要立即断气一样,便停下来,两手捧着我的脸说:“怎么?你不会接吻?”

  酷R5匠网:首0:发rY

  我喘息了一下说:“这是接吻吗,流氓……才有这样的动作吧。”我心中暗想,这个人肯定是女人玩多了,所以什么怪招都懂。

  我说:“你是总裁,不可以这么流氓的!”

  他哈哈大笑两声:“你觉得我很流氓?两性欢娱,人之天性,你白谈过恋爱了!”

  我还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

  他说:“真不知道你前男友是怎么教你的,连个接吻都不会!”

  “这是法式接吻,来,我好好教教你!”

  我们又尝试了几次,我终于习惯些了,没有像要断气一样挣扎了。他说:“你不是说你有经验吗?我看还差得远,还得加强学习,这只是前戏,后继还有重点工作要做,所以我说今晚要加班。”

  原来所谓的加班指的是这个啊!这让我真是啼笑皆非。

  想起我跟他的第一晚,还真是回味无穷,就像昨天这么近,这一辈子终身难忘!

  从我第一天见到他时,他就莫名的让我觉得特别,遇到他我也不知是不是前世注定,这辈子就要与他纠缠不清。

  在娱乐城的射箭场上班第一天,一大早就听见胡嘉用甜媚的嗓音在唱:“哎呀,元二公子来了!”

  服务员们全都自动站成一排恭恭敬敬的迎候,我自然也学着大家样子站其中,偷偷瞧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他身着藏青色运动装,步态从容稳健,眼神沉静幽深。后面还跟着一位二十多岁拎着只公文包、身材同样欣长的青年像是跟班,戾气森森的样子。我不禁惊叹于元二公子的形象完美,不得不承认,他比甄志强显得成熟、阳刚,更有男人味。

  元二公子扫了一眼大家,眼光便落定在我身上闪了一下,然后走到三号座位上动作洒脱的坐下来,将右腿悠闲的叠在左腿上,说:“上壶铁观音!”

  胡嘉应得最快,迅速转身就去备茶,其他服务员眼睛都流露出羡慕的眼神。我觉得在我们这群人中,胡嘉长得模样最讨人喜,也最有机灵劲。

  跟班打开了文件包,利落的将一叠厚厚的文件放在他面前,就静静的侍立在他身边。元二公子掏出烟,跟班赶紧凑上前帮替他点上。他抽了一口烟,便去看文件,一边慢悠悠的抽烟,一边迅速的浏览。

  胡嘉端着茶具过来,甜甜的说:“元二公子,请喝茶!”

  元二公子没抬头,也没应声,继续专注的看文件。侍立旁边的跟班紧盯着胡嘉,眼睛阴森得可怕,他警示胡嘉一边去不要打扰。胡嘉失望的把茶轻轻放下,倒了一杯茶后,便退下缩到刚才跟班转头指示的位置上去。

  我特别不喜欢抽烟的男人,因为一闻到烟味就难受,尤其是看见元二公子这副派头很不以为然。便问带班露姐:“这元二公子名字叫元二吗?感觉很拽的样子。”

  露姐脸吓得发白,赶紧轻“嘘”了一声,声音小得只有她俩听见:“绝对不能议论客人,不能打听客人的任何信息!陈经理让我们叫他元二公子,我们就这样称呼。”

  元二公子烟抽完了,文件也看完了,跟班立即又递上一支笔,他潇洒的在文件上签下几行字,把笔一放,说:“去送,过一小时半后来接我!”跟班应了声,麻利的收好文件和笔迅速离去。

  胡嘉赶紧说道:“元二公子,要不要去帮您去拿护具?”

  元二公子指了指我说:“倒茶。”客人可以指定服务员为其服务,先来先挑。

  胡嘉很不甘心,说道:“她今天刚到,怕侍候您不周全。”

  “就她了!”他的话透着威严,不容置疑,胡嘉不敢再吭气。露姐低声对我说:“去吧,元二公子很好说话。”

  我心里有些紧张,走近元二公子,见他杯子里的茶已经喝干,又倒上一杯递给他。

  他接过来喝了一口,眼睛平和的看着我:“拿护具。”

  露姐怕我不知道怎么做,因为陈经理交代让她带好我的,她赶紧在箱柜里拿了一个护具盒来递给我,悄悄努努嘴,我感激的接过来,打开护具盒后,却傻傻的看着盒里的东西,不知这些怎么用。

  元二公子看出我什么都不懂,他说:“跟我学。”

  他拿起护胸穿上,又拿起起护臂戴上,最后把护指套上,边说出这些护具的名称。最后问我:“懂了?”

  我点点头:“懂了!”

  元二公子又反着顺序一样样脱下来,放入盒中,对我说:“你来。”

  我便憋着劲,小心的按刚才他所教的,一样样的替他戴上。他自己整理了下说:“好!”

  元二公子拿起弓箭,试拉了几下弓,放上箭描准靶心,停了几秒钟便放箭,正好命中靶心。

  大家一片叫好声,我虽然也觉得惊叹于他的技术高,可没吭一句,我从来不善于去拍别人马屁。

  元二公子射了十多次,箭箭中靶心,每中一回,服务员们都讨好的拍手叫好。客人陆续进来,她们这才赶紧去招呼其他客人。

  陈经理过来巡查,他总板着的脸此时变得阳光灿烂,凑过来堆着笑弓腰问好:“元总,您来了!”

  元二公子停下手把弓一放,招招手把陈经理叫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我断断续续听到零星几个词:像是“岗前培训”、“招待分寸”什么的,陈经理一直弓着背点头哈腰。

  元总?该不会是陈经理的上司吧?

  元二公子与陈经理说了几句话后,回到三号位,又继续拉弓射箭,陈经理瞪着眼朝露姐招招手,露姐低着头惶然跟着陈经理走了。

  我看在眼里,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我有点担心露姐,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露姐替我挨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间烟火说:

非常感谢您关注!请您继续支持!如果喜看男女主角缠绵的,请看第二卷第六十六、六十七章始,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