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个男子应该是不死也去半条命的。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这时候,有一个男子走了过来。

  慕杨的眼中有那么一丝不耐烦,这个慕充,一天到头,就知道给慕家惹祸,而且实力不足还去招惹别人,但是这个慕充毕竟也是慕家的人,所以自己还是要维护慕家的颜面的。所以慕杨站了出来,化解了我的那一招。

  慕充本来是就好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的颓废,但是当他看见慕杨的时候,眼中又多了那么几丝狂妄,现在我可是有慕杨,慕杨可是慕家百年一遇的天才,所以现在自己应该也是不用担心了的。所以慕充说道:“小子,我告诉你,这可是慕杨大师兄,所以你还是去好好道一个歉,这样,慕杨师兄还可以饶过你。”

  慕杨对于慕充狐假虎威的挑衅有些不开心,但慕充说的话还是特别中听的。所以慕杨只是不语,表示默然。

  本来我还是觉得可以放过这个慕充的,毕竟这个人也只是十分狂妄而以,并没有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但是现在听见了慕杨的名字,慕杨,这不就是原来在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想要杀死慕橙的人吗!这个人,不能留,就因为当时他伤害了慕橙这一点就可以让他死一万次,更加何况现在他还多管闲事。所以说,我开始变得有些烦躁,说道:“慕杨,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语气中的狂傲只是更加厉害,有一天,我一定会去让这些人都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报应。

  周围的人都觉得有些可笑,本来觉得这个公子风度翩翩,可是竟然连慕杨都不知道,这个慕杨可是慕家的天才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阶五重,所以他的名气十分的大。

  慕杨的眼中全部都是阴霾,这个人还真的是不自量力,没有想要自己都已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这个人还是不放过慕充,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也是打慕家的脸,所以说,这个人不能留。他,必须死。

  慕充看见我好像并不是怕慕杨,眼中有那么一丝畏惧,那么自己的命运是不是还是不能够改变,而且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像还是比较讨厌慕杨的。明明慕杨是自己的靠山,实力那么强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充竟然感觉这一次慕杨会输。就是一种可怕的直觉。

  慕杨只是不语,只看见有一些风开始起了,玄风变。这是慕家在一个魔兽玄风兽上面克隆而来的。这个玄风变的来临,对于慕家也是如虎添翼,但是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是自己最厉害的成名技,慕杨想要用这个把我击杀。

  我的嘴角微微扬起,有那么如毒蛇一样的嗜血,这个玄风变的力量倒是不错的。但是这个玄风变最大的弊端就是速度。这个慕杨应该凭借这个玄风变打败了很多人了吧!但是现在却要被我用你自己的玄风变打败自己。我一定要在最大限度上面打败你。还有,我会让你明白,在自己的实力不够的时候应该韬光养晦,而不是锋芒毕露,最大限度的摧毁你的自信,这是最好的惩罚。

  我的身体没有移动,这个慕杨的这个攻击还是不值得自己逃,而且我的世界里面从来没有退缩这样一个词。还好本来自己在现代就是练跆拳道的。身体素质本来就是很强的,而且君北辰这个妖孽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炼体武学可是被自己练的特别完美呢?所以……

  慕杨似乎觉得我是十分愚蠢的。因为就连慕家很多的长老也是做不到用自己的身体,不添加外力的情况下挡下这一招,这个人是不是狂妄过头了,所以就等死吧。

  但是最令人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出现了,那一个玄风变就这样被君芜心化解。

  什么?慕杨的心中满满的是不可置信,不可能,这……难道这个男子的实力那么强大,那么自己现在是踢到铁板了吗?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我要杀了他……

  9酷k匠网w正版首)发☆

  慕杨的全身开始改变,变成了一种诡异的黑色,带着一种血腥。化血诀,这是师傅给自己留的保命技能,就是对身体的伤害有一点大,但是如果现在慕杨已经被对君芜心的杀意给主导,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要杀了他,杀了他……

  我本来还是想要慢慢的让这个慕杨死去,但是现在想来,并没有那个必要,因为这个人,已经接触到了自己的底线,如果他想死,我一定也是不介意成全他。而且,一个人的骄傲真正被摧毁的样子是什么样的,我真的很想要看看呢。

  慕杨现在就好像是浴血的狂魔一样,眼中已经失去了冷静,只有杀戮,他的杀意对着君芜心而去,这已经是最清楚不过的事情。我已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只有这样,才可以弥补自己的损失。化血诀,血之杀戮。

  我真的比较佩服这个慕杨的心狠程度,这个化血诀可是要以自己鲜血为引才可以使用的。对自己身体的伤害也是没有办法估计的。但是人家要犯傻,我不介意成全他,告诉他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从自己的空间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瓶子,这个是君暝在自己走之前给自己的。还记得他曾经说过这个对于那些邪气的东西最有克制的作用,所以慕杨,你死定了。谁让你自己倒霉,偏偏要来招惹我,本来还想要让你在活几天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必要。

  慕杨看见我的瓶子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骇然,他当然知道这个瓶子是什么?师傅在给自己这个功法的时候就说过有一样东西是用来对付这个功法的,那就是精粹瓶,可以吸收和净化任何东西的东西。

  慕杨看见我拿出了这个,也明白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因为现在自己就是只有一招的机会,化血诀,玉石俱焚。

  这一击已经是慕杨所有的实力了,这个玉石俱焚可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这个慕杨还真的是比较暴躁,既然你想死,哼……

  我的朱唇亲启,说道:“精粹瓶,净化一切。”这可是精粹瓶的第二技能,本来慕杨应该觉得自己只是开启了第一技能,但是这个第二技能一出现,这个慕杨只能够等死了。

  慕杨的眼中有那么一丝不甘心,为什么这个人的出现就好像什么地方都跟自己作对,我就要这么输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