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胖胖的女老师立马笑着走了过来说:“来,进来坐吧,是这个孩子吗?”

  “是是…”林凡悠和寒翼夕慢慢走进来,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来,时间是45分钟。”陈老师拿了桌上的一张卷子和一只水笔放到寒翼夕面前,“不用急,慢慢思考。”

  这张A4纸一面是语文一面是数学,全部加起来有20题,都是出自今年六年级升学考试试卷中,其中一半是里面最难的题目,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答不对。

  寒翼夕填上姓名后,花了十分钟,把所有题目都看了一遍并想出了答案,然后才开始写,直到写完,共花了二十一分钟。

  “老师我写完了。”寒翼夕站起来说。

  此时陈老师正在和林凡悠聊天了解寒翼夕的家庭情况,听到寒翼夕说写完了,看了下手表,才二十一分钟哎!

  “写完了检查一下呗。”陈老师提醒道。

  “不用检查。”寒翼夕直接把试卷放到陈老师面前。

  陈老师不满的撇撇眉,低下头查阅试卷,嗯…这题对的…这里也对了…这里…

  她看着看着就一脸无法相信的神色,还反复对照答案,查阅了三遍才大喜。

  “哎呀,寒翼夕同学好聪明啊,竟然全部答对了!”陈老师欣赏的看着寒翼夕,“这可是这次六年级升学考试的题目,第一名都有道题没有答对的。”

  林凡悠对寒翼夕树了个大拇指,然后对老师说:“我们家小夕啊,没有参加升学考试,不然第一名肯定是她的。”

  陈老师没有否认这句话,反而大力点头赞同,她在那张入学通过表上签了名字,“好了,去找校门口的刘老师吧。”

  “嗯。”林凡悠拿着表和寒翼夕走出了办公室,走出办公室还能听到陈老师在对另一名老师说寒翼夕的成绩多么多么好呢。

  一些手续办完后,寒翼夕被告知明天早上八点开始上课。

  “江夕好厉害啊。”路上,林凡悠夸着寒翼夕。

  寒翼夕听到这个名字立马换了个脸色,沉声道:“不要再提这个名字!”

  林凡悠赶紧闭上嘴,不敢开口。

  到了他们租的两室一厅后。

  “对了,小夕!你的文具都没买吧?”林凡悠问。

  寒翼夕说:“我用以前的。”

  “那怎么行!这上了初中你还用铅笔吗?还用那种塑料笔盒?”林凡悠很有见地的说,“你看别人都用时髦的笔袋了!学校也规定用水笔和圆珠笔或者钢笔!”

  “额……”寒翼夕无言以对。

  “好啦,其实我早就给你买啦。哈哈…”林凡悠说着,往自己房间走去,拿出一个蓝白色相间的笔袋,里面有五只黑色水笔,五只蓝色水笔,一只红色水笔,一只钢笔,两只圆珠笔,一只自动铅笔……

  “准备的这么齐全?”寒翼夕拉上拉链,放进自己的背包。

  “那当然啦,我也读过书啊。”林凡悠有些小得意的在寒翼夕面前晃来晃去。

  “我还买了两斤糖果~”林凡悠继续说,“打算明天跟你学校,发给你的同学吃呢~让他们多多照顾你呢~”

  寒翼夕黑着脸,一巴掌把林凡悠拍到了墙上,狠狠地说:“你敢这么做,我能保证你的子孙后代会在黄泉路上等你…”

  说完就哒哒哒,走出去了。

  林凡悠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哭:“呜呜…人家只是怕你被欺负嘛~”

  寒翼夕来到超市里,买了个黑色的挎肩包,刚才收拾东西才发现用了三年的书包已经坏了……

  买完背包正要回去,转角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个人。

  “哎呀~”是个女孩子,寒翼夕低头一看,那个比她矮半个头的女孩竟然是她!

  $看正e*版$章)#节ZB上DM酷《8匠网

  “你走路不长眼吗?”李浩洋推了寒翼夕一下,并没有认出她。

  洛娇揉了揉肩膀说:“没事没事,那个,你没事吧?”

  寒翼夕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李浩洋给洛娇揉着肩膀说:“真的没事吗?”

  洛娇无奈的笑了:“真的没事啦…”

  寒翼夕静静地走开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他们,心里很欣慰,他们的样子,看起来过得还挺开心。

  “也不知道江夕会不会回来…”洛娇有点伤心的说。

  “江夕那么厉害一定会回来的…”李浩洋安慰她说。

  “可是……她的家人…都…都……”洛娇眼眶里的眼泪还在打转。

  “她不是还有我们吗?她不会抛下我们的!”李浩洋伸手抱着洛娇,自己心里也很不好受。

  寒翼夕听到这段对话,感动的差点就流下眼泪,她小跑着回到廉租房,趴在自己床上想着以前的事。

  九月二日。

  “赵翔!”

  “到!”

  “李浩洋!”

  “到”

  …………

  “洛娇!”

  “到!”

  …………

  “寒翼夕!”

  “到…”

  …………

  老师点完名后,就开始上第一课语文课。

  洛娇和李浩洋坐在一起,本来坐在李浩洋旁边的不是洛娇,她偷偷的跟李浩洋同桌说她喜欢他,于是他两就坐在一起了。

  而寒翼夕在最后一排,因为个子高。

  下了第一节课后,同学们就活络起来,互相认识。

  洛娇发现第一组第七排那个寒翼夕是昨天撞到她的人后,就觉得好有缘分,于是和李浩洋走到她面前。

  “嗨,我叫洛娇。”洛娇伸出手找握手,而寒翼夕则是眯着眼睛打量她,心里想着:你真的看不出来我是谁么?

  洛娇被她的眼神看的有点心慌,有点怕怕呢感觉,这时,李浩洋过来了。

  “喂,洛娇跟你握手你干嘛不伸出手?”李浩洋则是上来就吼。

  “嗯?”寒翼夕转头怒目相对,“你平时就是这么对待别人的吗?”

  李浩洋被她的眼神给吓到的底气不足,看了看洛娇,立马壮着胆子说:“关…关你屁事啊!”

  寒翼夕二话不说一巴掌扇了过去!

  “啊!你干嘛啊!”洛娇心疼的看着李浩洋,站在他面前,恶狠狠的看着寒翼夕,右手放在腰间的鞭子上,准备抽对方一鞭子给她点教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