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男人的脸瞬间由阴天变成晴天。

  “当然,如果我发现你另有所图,我不会手下留情。”江夕严肃的说。

  “呵…”他只是开心的咧嘴笑了,并没有管江夕说的那句话,因为他是真心的。

  咕噜……两人都静了下来……

  江夕尴尬的捂着肚子,走去厨房做饭吃,她这几天滴水未进,这是她第一次挨饿。

  “对了!我叫林凡悠!”林凡悠冲着江夕的背影喊道,“厨房的菜罩下有两碗菜,电饭煲里还有饭,还热着呢。”

  江夕停顿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吃他做的饭,而且会不会有毒啊?

  “咋了?”林凡悠见她停下来一动不动的,担心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赶紧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没…没事…”江夕思考了几分钟,决定吃他做的饭菜,相信他一次。

  “没事就好。”林凡悠放心的挪回到沙发那,悠闲的坐好。

  江夕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想事情,突然想起刚才明明自己没有多大动静,怎么会被他知道呢?

  “林凡悠,刚才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江夕走过去,坐在一旁的长凳上。

  “这要归功于我的发明了。”说着,他把腰间别着的黑色塑料盒子拿下来,盒子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有根长长细细的棍子,还有一个红色的小圆球。

  “这是什么鬼?”江夕好奇的看着那个小盒子。

  “这个是我发明的探测器,周围有人它就会发出bibi的声音。”林凡悠说。

  “那我现在不是在这呢?怎么没声音?”江夕说完扒了两口饭。

  “我关掉了啊。”林凡悠解释道。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江夕又问。

  “猜的。”林凡悠头都没抬的吐出这两个字,让江夕一口饭噎在喉咙,差点噎死。

  “你咋了?”林凡悠担心的问她。

  江夕咳了两下,才缓过劲来,摇了摇头,回厨房夹菜。

  林凡悠继续摆弄他的探测器。

  江夕吃完饭后,在江原的房里翻找着,她要找出爸爸的存款和户口本之类的。

  翻了好久才在书桌抽屉最里面发现暗格,内心吐槽老爸藏东西有一手啊。

  江夕数了数那一叠钞票,一共是七千五,这些都是江原省吃俭用存了这十几年才有的,都是些看起来崭新的百元钞。

  “哟,数钱呢?给我也数数呗!”林凡悠走过来开玩笑的说。

  江夕白了他一眼,把钱放好,拿出户口本,开始为身份的事发愁。

  “咋了?”林凡悠见她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眼睛都没眨一下。

  江夕叹口气说:“哎…我在想怎么弄个新的身份。”

  林凡悠听到这话,也发起愁来。

  “对了!”林凡悠突然想起了什么,高兴的说,“我和江浅经常去利山孤儿院玩的,院长当我们是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你是说,让我弄个孤儿身份!”江夕激动的站起来。

  “对!”林凡悠点点头。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孤儿身份随便造假都无从查起的。”江夕终于笑了,她计划的第一步可以实现了。

  “你干嘛要弄个新的身份啊?”林凡悠白痴的发问。

  江夕瞥了他一眼说:“如果那个恶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用江夕这个名字根本无法生存!”

  “纳尼!不是吧?纠缠不休?不过这几天倒也没有人来过这,应该不会再纠缠你吧。”林凡悠说。

  江夕一边收拾弄乱的房间一边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好吧。”林凡悠坐在床边说,“我打算去找工作了,然后供你读书。”

  “………”江夕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不用拒绝我,我们要生存下去,就需要钱,没有钱就无法生存,你还这么小呢!”林凡悠转个身面对着江夕说。

  江夕本来是想拒绝他的,但是他说的很对。

  “而且,我们是一家人。”林凡悠微笑着看着她。

  “咳咳…”江夕咳咳两下示意他们还不是一家人。

  “哈哈…哎,对了,你打算取什么名字啊?”林凡悠挪过去看着她。

  “唔…”江夕挠挠头,眼睛转了转,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

  “想好了吗?”林凡悠问。

  江夕想名字的时候,想着想着想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一切都那么突然,爸爸和哥哥就这样死去,化成翅膀,娘亲也被极寒的冰层包裹…

  “寒翼……”江夕眼睛有点湿润,轻轻的说,“就叫寒翼夕…”

  林凡悠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只是赞同的说:“哇塞,这么酷的姓氏!我也想改个名了,但是我不舍得丢掉养父给我的名字。”

  江夕也不想改名,这是江家的传承,可是她不得不改。

  回家的第二天,江夕并没有睡得太晚,早上八点多就起来了,而林凡悠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床,正窝在沙发上左手黑盒子右手螺丝刀。

  “早安啦。去吃早饭吧,我煮了面。”林凡悠回头看着江夕说。

  “嗯,早安。”江夕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林凡悠继续摆弄他的探测器。

  江夕吃完早饭后就拉着林凡悠前往车站,他们今天要做的事很多。

  “江夕,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班车上,除了江夕和林凡悠,就只有司机大叔了。

  “招兵买马。”江夕看着窗外淡淡的说。

  “啊?”林凡悠听到这个回答,有些错愕,“你不能乖乖的生活吗?”

  “呵…你还真是个安逸的人…”江夕转过头看着他,嘴角微扬,“身处这样一个黑社会你还想好好活着?”

  林凡悠听到这句话,愧疚的低下头,他的性子就是偏安逸,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冷了几分钟后,林凡悠先开口:“那要怎么招兵买马啊?”

  江夕说:“这不太容易,我们先把身边的人拉拢…”

  江夕正想继续说,突然想起来她还不能太相信他了,这种计划还不能完全透露。

  “嗯,然后呢?”林凡悠乖乖的听着。

  √酷E5匠m网)首发69

  “然后…以后再看吧,走一步算一步。”江夕敷衍的说。

  “哦…”林凡悠点点头。

  话题就这么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