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红衣男子慢慢的走向江夕,半跪在地上,轻轻环抱住她,发白的嘴唇正要说话,却被心口涌出来的血堵住,他赶紧用手捂住嘴,血还是从指缝间喷了出来,滴落在那件火红的薄衫上,分不清是血还是衣。

  “娘亲!”江夕赶紧抓住他的手臂,就好像不抓住就会消失一样,她眉心紧拧,担心的问,“娘亲你怎么了?怎么会吐血呢?”

  红衣男子微笑着摇摇头说:“宝贝…娘亲没事…”

  “娘亲……”江夕没有多问,赶紧扶着他躺在塌上。

  “宝贝…帮我拿…镜子…来…”红衣男子知道自己很虚弱了,他要整理好仪容再睡。

  “好!”江夕赶紧去把那块铜镜拿到他面前。

  这是红衣男子用江夕给的镜片贴在了自己的铜镜上面。

  红衣男子拿过铜镜,抽出腰间别着的丝帕,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顺顺红色的发丝,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才放下铜镜。

  “宝贝啊…你来…坐在这里。”红衣男子拍拍旁边的空位说。

  江夕走过去,坐在红衣男子旁边,头枕在他的胸前。

  “我给你讲故事…”红衣男子把自己当成一个妈妈,一边抚摸着江夕那被他剪短的头发,一边说,“我呢…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冰晶宫,我从小就不怕冷,父亲把此生绝学教给了我,却只活到我十六岁,父亲死后,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他在冰晶宫里练着冰灼七十二法,忘了时间,忘了自己。

  一直到,那个和他完全相对的男人出现。

  “那天…我在冰河里洗澡,听到有石子掉进水里的声音,回头一看啊…他就那样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我,看了很久,我本就是男人,所以没有回避,大概过了半刻钟他才回过神来,呵呵…”

  那个男人红着脸转过身向他道歉:对不起!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呵呵…当时真是笑坏我了…咳咳…”一兴奋,红衣男子就忘了自己的身体经不住大起大落。

  “娘亲慢点,不急…不急…”江夕轻轻的抚着他的胸口。

  “后来我就跟他在一起了…我也没告诉他我是男人,直到洞房那天,两人都赤条条的,他竟然没有惊讶,没有逃走,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爱的是你,不管你是男是女。”红衣男子说到这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后来,他们两个一起修炼,已成了江湖上人人害怕的霸主,再后来他们捡到个女婴,便退隐江湖,过上了平凡的生活。

  “可是…女儿长大了,想给她找个好男人…却被那个男人骗了!他们绑住她…来威胁我们…要求我们跪下求饶…”红衣男子说着说着皱紧眉头,“她为了不让我们受辱…自己撞在了他们的刀口上!”

  说到这里,红衣男子已经泪流满面,紧紧的抱着江夕,江夕轻轻拍他的背安慰他。

  “然后…我就发了疯…把那些人杀光了…连夫君都挡不住我,他用自己的血祭起法阵,把我封印在了这里,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好想…好想他…”红衣男子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

  “娘亲!”江夕急得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下来。

  “别怕…我只是困了,要睡上一阵子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乖…”红衣男子朝她微笑着,慢慢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躺在雪白的狐狸毛铺垫的竹塌上,就像一个睡美人。

  “娘亲…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醒来啊!醒来啊!”江夕摇着他的手臂,却被一阵刺骨的寒冷冻伤了手,“啊~”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衣男子身上结起厚厚的红色冰层,就像水晶棺里的睡美人,那么美,那么凄凉…

  无力的蹲在地上痛哭。

  七月二号…她会一辈子记住这一天…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她的亲人死绝…留她一人孤独的活着…

  但是她并没有再放弃自己的生命,她会等着娘亲醒来,不管多久。

  江夕花了两天整理情绪,她试了试召唤出翅膀,发现翅膀并不能飞,却能挡很强的攻击,这是爸爸和哥哥给的护盾,她决定不到生死关头她不会再召唤出翅膀了。

  第三天,江夕走出了大山,往家里去,发现家里的人打开着,难道那个混蛋还不打算放过她吗?

  她悄悄的走到墙边,往里看,房里果然有个男人,等等,那个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趁那个男人去了厕所,立马跑进房里,躲在厕所门口,等着那个男人出来就把他给麻痹。

  co更…新最%a快上lD酷匠网

  她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发现一直有滴滴…滴滴的声音!

  “江夕…我知道你在门外。”厕所里的男人说话了。

  是他?那个音乐室的那个?

  门开了,果然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但是江夕还是一针飞了过去,冰针扎在他的右膝盖处。

  “我不是你的敌人…”那个男人有点失望的看着江夕。

  “你来我家干嘛?”江夕板着脸严肃的说。

  “我是来帮你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走向那个老旧的沙发,坐下,“我跟你哥是死党!那天他找了我,要我帮他救他爸爸,我就把我研发的电子地图给他了,并且帮他打听到叔叔关在哪里。”

  江夕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他顿了顿,“我也是孤身一人。”

  江夕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从小就在破烂堆里长大,养父就是捡破烂的…他供我上学,就在上个星期,被那些人打死了……”他静了下来。

  江夕也开始相信他的话,因为他的背影…很凄凉…就像自己…

  “我…可以替江浅照顾你吗。”他转过头深情的看着江夕的眼睛。

  “不可以。”江夕一口回绝了,“我只有江浅一个哥哥!”

  “…………”现在轮到他无话可说了。

  “不过,如果你让我相信你了,我就会把你当好朋友,好兄弟,我们也是一家人。”江夕走到他面前补充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