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阳光从那扇开着的树皮门射进来,照在浅睡的红衣男子身上,树上勤奋的喜鹊飞到门口,唧唧渣渣的叫他起床,告诉他现在正是辰时了,也就是早上七点了。

  “宝贝,起床咯。”红衣男子轻轻的拍了拍江夕的肩膀,然后站起来去梳妆台前坐着,他看着镜子梳着一头红发,他觉得这个时代除了美丽的装饰品,就属这个镜子最实用了,比以前的镜子清楚了千万倍啊!这个梳妆镜是江夕送给他的,他可是珍惜的不得了。

  江夕本来还想睡的,突然想起爸爸还在坏人手里,一时惊醒,从塌上坐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先别急着走,等我热一热昨晚的汤,喝了汤,娘亲再送你下山去。”红衣男子梳好头,走到灶前热汤,

  不一会,汤就好了,他盛好汤说:“这个汤可以快速恢复体内的精气的,多喝点。”

  “嗯嗯。”江夕急忙端过来大口大口的喝着,好在红衣男子热汤的时候没有煮的太久,汤是温热的。

  “傻瓜,来,娘亲拉着你。”红衣男子走到门口,伸出手。

  江夕刚拉住他的手,他就往下跳去,轻盈的在树枝间跳跃。

  “啊~”江夕的轻功还不够火候,老是怕自己摔死,一惊一乍的,惹的红衣男子忍不住大笑。

  终于到了地面上,江夕放下心来,然后朝着红衣男子道别:“娘亲我走了。”

  “嗯,你小心点,受伤了就赶紧涂上我给你的润肤膏!”红衣男子一边说一边朝她挥手。

  “嗯嗯。”江夕小跑着往山下跑去,这次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轻快的感觉,跑着跑着就跳的越来越高,看来她的轻功又好了一点了。

  终于回到家里,门却是紧锁着,门上的贴纸写着:“江夕你去哪了!呆在这里!我去救爸爸!”

  “哥!”江夕立马冲出去,往车站去。

  她担心哥哥也会被抓!虽然哥哥也在尚馆长那学过武术,可是说实话,江夕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从那么多的保镖手里救爸爸呢!

  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来了班车,还好身上有点零钱,不然没进家门的她就没钱坐车了。

  坐上车她才想起来,她不知道那个混蛋的地址!也不知道爸爸被关在哪啊!

  没办法了,只能满城寻找了。

  下了班车后,江夕到处问金月国太子爷住哪,竟然没人知道!

  “这可怎么办!该死的!”江夕气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头,看着这个大街,无奈的蹲在地上,哎!等等!前面那是,“夜氏武馆?!”

  江夕心想:既然是夜氏的,那么…哼哼…

  江夕跑到夜氏武馆的门口,大咧咧的走进去,没想到刚进去,里面几个十四五岁样子的男生就看向她,而且眼神是猥琐的!也许是因为江夕长得比较丰满。

  “小妞…干啥来了?”一个猥琐的大叔走过来,看着江夕一脸猥琐的笑。

  “我就问问,那个狂妄自大,脑残又有自恋癌的……”江夕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们的太子爷…在哪里…”

  “臭丫头!敢这么说我们太子爷!”猥琐大叔一巴掌扇过去,却在江夕的脸颊旁边停了下来。

  “打下去啊?”坐在一旁看戏的少年看他突然停手,疑惑的问,“咋地了?动手啊?”

  旁边的人也问他怎么了,只见那猥琐大叔一动不动,僵在那里,过了一分钟他们才发现不对劲,都走了过来,却刚走两步,就无法动弹,只留下一个还看看的在抽着烟的大叔。

  抽烟的大叔一看同伴都不能动了,然后又看一眼江夕,她正邪恶的看着他,并慢慢的走过来。

  “你…你别过来…”大叔莫名的害怕江夕,一边颤抖一边往墙边退。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江夕严肃的板着脸。

  “好好好,你问什么我都说!”大叔坐在地上赶紧答应。

  “第一个问题,知不知道昨天中午你们太子爷押了个中年男人回去?”江夕问。

  “知道知道,那个男人就关在县长办公室里……”大叔如实回答。

  “县长办公室在哪!”江夕激动的往前迈了一步。

  “就是城里最高的那栋大楼里十四楼就是办公室!”大叔被她吓一跳。

  “还有一个问题!你们的太子在哪!”江夕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阴冷。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啊呜呜……他住在县长办公室楼上……”大叔被她这眼神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江夕听完他的回答就直接走出去了,心里想:娘亲教的冰针真厉害,竟然直接麻痹别人的神经,比点穴了还厉害,话都不能说,嘿。

  江夕快步来到县政府,县政府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嘛,也对,现在凌高县归属金月国了,来这里办事的自然多了。

  江夕混在人群中,走进了政府大楼,跟着他们坐着电梯,她没坐过电梯,就看见电梯墙上写着用法和注意事项才知道这是电梯。

  上了十四楼,江夕在走廊停住了,她等着里面的人办完事再进去,她偷偷看了看,里面好像只有县长一个人,那爸爸哪去了!对了!那是内室!关着门了。

  “好,谢谢县长。”几个拿着文件夹的男人一边道谢一边除了县长的办公室,江夕看着他们进了电梯后走进了办公室。

  “小丫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县长微笑着问。

  可是话刚说完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像雕塑一样,就这样笑着。

  江夕看着他这样子,忍不住笑了。

  江夕走到内室的门前,贴在墙边,敲了门就立马把手缩回来。

  “啥事?”一个粗矿的声音传来,门从里面拉开,一个大汉走了出来,江夕立马手指一动,一枚冰针扎在大汉的脖子处,消失不见。

  “咋了?谁啊。”他的同伙看他站在那里也不动,站起来往那边走去,而江夕一看到那个同伙的就立马一针飞去,两人被定在了这里。

  江夕赶紧挪开大汉,跑进房里,看见了鼻青脸肿被捆的紧紧的江原。

  “爸爸!”江夕心疼的差点哭出来,叫醒了躺在地上睡着了的江原。

  “江夕?你怎么来了!快走!”江原用沙哑的声音说。

  “我来救你!”江夕赶紧解开了他的绳子,江原手腕处几条粗大鲜红的勒痕展现在眼前。

  江夕来不及心疼,拉着江原往外跑,刚走出门,就和刚吃完早餐准备再来拷问江原的夜辰泽迎面相撞。

  “臭丫头!”夜辰泽大惊,看着江原竟然被解开了绳子,两人这是逃跑的样子,“你!你怎么办到的!”

  江夕懒得废话,手一动,一针飞过去,而夜辰泽刚好要走过来,那根针从他脖子处擦了过去,他一惊,刚才那冰冷的是什么?再一看江夕,她的右手中指和食指伸出,其他三指并拢。

  夜辰泽瞬间就明白了江夕说如何解决那些看守的。

  ",更…;新BR最快MB上b酷K匠)网y

  “该死!”江夕恨恨的看着他,对江原说,“爸爸快走,我有办法对付他!走楼梯!”

  江原见识过刚才江夕那一根针一样的东西飞过去,所以听了她的话,赶紧踉踉跄跄的走向楼梯,往楼下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