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董事只好乖乖的签字,他们都是领教过金月国暴力的人,不敢再反抗。

  夜辰泽看着签好的一份份合同,得意的笑了:“很好。”他把合同放在桌上,继续说,“接下来是我的要求。”

  大家专心的听着,夜辰泽说:“首先……”

  江夕听到这的时候,又听到楼梯那边有急促的脚步声,有人上来!她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藏身的地方,情急之下,从围栏往下跳,双手攀住了围栏,吊在上面,听到脚步声从楼梯走进了会议室后,没过几秒,就听到夜辰泽说:“会议先到这里,我有事先走了。”

  江夕听到这句话就放下心来,看了看下面,下面是二楼走廊,她使劲的晃了晃身体,待身体朝向走廊里面的时候立马放了手,华丽丽的落在二楼走廊上。

  还好这里没有人,凌高一中的走廊是朝向北面的,而校门在南面,北面的建筑就只有垃圾焚烧站和一片树林。

  江夕面前是一间音乐室,她没有多做停留,赶紧窜进了音乐室里,不然下楼的那些人路过二楼就会看到她了。

  “小妹妹?你在这做什么?”一个好听的男人声音从江夕背后传来。

  她才刚关上门没有注意到这音乐室竟然有人,心跳漏了一拍,转过头,一个长相清丽的大哥哥坐在钢琴椅上微笑着往这边看来。

  “我…我来找我哥哥,不好意思打扰了。”江夕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开门准备出去,这个时候夜辰泽他们已经到了一楼了。

  “哎,等等…”那个大哥哥站起来轻声说,“你哥哥读高几啊?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不用不用,谢谢。”说完江夕就溜出去了,她关上门的那一刹那看到了大哥哥落寞的神情,但是没有管他,她要赶紧回去校门口等爸爸。

  江夕从走廊直接跳到了地面,从教学楼的侧面绕道了教学楼前面,刚看到操场,就见夜辰泽背对着自己在操场的左边,身边站着五六个保镖,还押着一个人,被夜辰泽挡住了,看不到那人的样子,可是江夕的心却砰砰直跳。

  啪!夜辰泽一巴掌扇在那人的脸上,大吼:“你说不说!”

  他的声音真够 大的,与他相离一百多米的江夕都能听清,那个人不知道是没有说话还是声音太小,江夕有种想靠近一点的冲动,可是操场人太少了,走过去会被发现。

  又见夜辰泽踢了那人一脚,挥了挥手,就转身往门口走去,保镖们跟在后面,夜辰泽转身的那一刻,江夕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被打的人…那个男人…江原…

  江夕感受到了束手无策的感觉,如果贸然冲过去,别说打不过那些保镖了,就算打过了,也无法带着爸爸逃出去,而且,一向心平气和的爸爸不像是会惹事的人,夜辰泽带走他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报复!

  “可恶!卑鄙小人!”江夕只能靠在墙边恶狠狠的盯着夜辰泽带走爸爸。

  等夜辰泽他们走后,江夕看到一个少年从教学楼里跑出来,跪在地上,好像在哭。

  “哥哥!”江夕赶紧跑了过去,扶起那个英俊潇洒的江浅。

  “夕夕……爸爸为什么会被他们带走?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江浅一副快要流出眼泪的样子,抓着江夕的肩膀一直问。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江夕惭愧的低下头,内心也是无比的悲愤。

  “你?到底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江浅大吼。

  江夕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江浅,江浅听完后把手中的书本用力摔在了地上,沉默了半晌,只吐出来两个字:“回家。”

  回到家中,江浅把自己关在了江原的房间里,趴在床上想办法。

  江夕呆呆的站在客厅里,心里除了愧疚就是愧疚,终于知道了自己太过高傲的结果。

  她好后悔,如果昨天自己忍一忍,或者自己不说话,就不会惹到那个混蛋了!该死的混蛋!

  江夕开始回想自己从小到现在,爸爸对她的好,爸爸为了让她好好上学,没有在尚馆长那工作了,而是从县城的工艺厂拉了一车手工小玩意的原料回家里做,做完了就把货拉到县城厂里去卖,虽然更自由,却比秘书工作累多了,没有妈妈,还要做家务。

  “对了!娘亲!娘亲!”江夕发疯了似得跑出去,直往那深山里面跑,顾不得看不清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路,顾不得被树枝茅草割破了穿着短袖露出的皮肤,一直养着深山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一边跑一边喊着:“娘亲!娘亲!娘亲!!!”

  嗖~一条红布缠住了江夕的身子,一个红色的身影手一拉,江夕就进了他的怀里。

  “怎么了?哎呀…小家伙,身上都被树枝划出这么多伤口了!”红衣男子横抱起江夕,脚尖轻点,便飞了起来。

  怀里的江夕着急的哭了:“娘亲…我爸爸他…因为我…被坏人抓去了!呜呜……”

  “别哭别哭…宝贝别哭…”红衣男子轻轻的飘落在一颗粗壮的大树顶端,这棵大树足足需要差不多二十来个人才能抱住。

  他推开弯弯的树皮门,门内是一个还算大的房间,他手一挥,房间里就忽然变得亮堂堂的,原来整个墙壁的中央围了一圈会发光的珠子,也许是夜明珠吧。

  酷匠网“正版首J发

  江夕被他轻轻放在软塌上,软塌上披着一层雪白的狐狸毛,格外柔软。

  “宝贝先别急,娘亲给你涂上药膏!。”红衣男子从一个精致的金丝檀木盒子拿出一个圆形的瓷盒,打开盖子,里面是雪白色的膏状物。

  “这是什么啊?”江夕好奇的问。

  “呵呵…是娘亲研制的润肤膏,对于这种小伤小疤的很管用。”说着,就用一条丝帕轻轻的擦去那些伤口的血,然后涂上了润肤膏,没想到刚涂上去没一分钟,伤口就开始结痂了。

  “哇!”江夕惊讶的合不拢嘴。

  “呵呵,很神奇吧,这一盒就送给你了,要省着点用哦,只有这一盒哦。”红衣男子涂完所有的伤口就盖上盖子,把润肤膏放到了江夕手里。

  “哇,真的吗?这个怎么做的啊?”江夕好奇的看着瓷盒问。

  红衣男子笑了笑,指了下江夕身下的狐狸毛皮说:“用它做的。”

  “啊!”江夕吓得站了起来,看着硕大的狐狸毛皮,这张皮差不多有八个人那么大,这是狐狸精啊?

  “吓坏你了吧?呵呵。”红衣男子捂着嘴偷笑,“那不过是一只修炼五百多年的坏狐狸,它可是吃了不少人呢,最后死在我手下。”

  “啊!“江夕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问,“娘亲…你…你几岁啊?”

  “嗯?上次不是说了吗,我已经过了三千多年了啊,傻孩子。”红衣男子摸摸她的脑袋说。

  江夕这下相信了,相信他是老妖怪了,上次还不相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