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又遇太子

    “披着头发,差不多到了腰间,长得还不错。嗯对!应该是附近的学生,一米三左右,偏丰满,有点功夫。”夜辰泽对着电话里的人说,“给我快点找到这个丫头是谁!该死的!”

  而江夕此时没有感觉到丝毫危机,正呼呼大睡。

  星期六一大早,江原就叫醒了江夕。

  “江夕江夕,起床啦,说好要陪我去看看你哥的哦。”江原撒娇的摇着江夕的手臂。

  “哦…”江夕慢慢爬起来。

  “对了,顺便去看看尚馆长吧,有半年没去看他了。”江原边说边出了江夕的房间,替她关上房门。

  尚馆长经常来看江夕并教她一些武术,是江夕第一个师傅,而第二个师傅是江夕十岁的时候误入天龙村的大山深处,遇到一个穿着红色长衣,一头红色长发的男人,他一眼看到江夕就泪流满面,还让江夕管他叫娘亲,可是江夕知道他虽然长得惊艳却是个男的,因为他的喉结是男性的标志。

  江夕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大山深处找这位“娘亲”。他每次就传授一点武功给江夕,主要是轻功,现在江夕的轻功已经学的不错了,她的娘亲说再有两年她就能健步如飞,身轻如燕,百步穿杨,就算从几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也不会有事。

  “江夕好了没?”江原在客厅大喊。

  江夕换好衣服打开门,往洗手间去。

  江原看她终于起床了,才放心的坐在桌子边,吃着早餐面。

  早上九点左右,他们提着一些吃的,就往车站走去,坐上了前往县城的班车。

  一路上江原就在吧啦吧啦的跟同乡说话,江夕则看着这远去的风景想事情。

  她看着大山,想起了等会要见的师傅尚馆长。

  还记得六岁的时候,尚馆长来家里,看到江夕就一个劲的亲脸说这小丫头长得真惹人爱。

  基本上每次见面不是亲脸就是抱抱,还好去年学了轻功,没让他得逞,她真的超讨厌被亲亲的。

  今天是七月二号了,明天就该去看看娘亲了,上次他说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想着想着,已经到了凌高县城了。

  “下车吧江夕。”江原拿好脚边的袋子,赶紧下了车,江夕紧随其后。

  他们步行走过两条街来到上龙武馆,可是定睛一看,之前火红色的招牌和门楣变成了黑色的,上面也不是上龙武馆了,而是夜氏武馆!

  “怎么换了名字了?”江原疑惑的喃喃自语。

  江夕一看连招牌都换了,里面的馆长肯定也换人了,环顾四周,之前熟悉的店铺基本上都换了名字,还有好几间都在装修,心想:难道暗王的爪牙已经到了吗?

  “爸爸!”江夕阻止了要进武馆的江原,小声对他说,“我们还是去师傅家里问问吧。”

  江原点点头,往这栋楼的小巷子里走去,熟练的来到第四栋的门口,上楼,走到三楼那间房门前,敲门。

  “尚馆长?在家吗?”江原轻轻叩门,“我是江原。”

  “来了来了!”屋内的尚馆长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前,打开门,微笑着迎接老朋友,“快快快,进来吧。”

  江原江夕走进房里,坐在沙发上,整个房间虽然乱却不脏。

  “尚馆长你的腿怎么了?”江原激动的过来扶他。

  尚馆长慢慢坐到沙发上说:“哎,你坐,坐…”

  江原坐在一旁,静静听着尚馆长诉说这几天发生的事。

  “哎…自从我国战败后,第二天!金月国的人就跑来了凌高县,收买了咱们的县长,把那些顽固不听话的干部全都当场枪毙了。”尚馆长的手轻轻放在打了石膏的腿上,

  “第二天下午他们就检查各个店铺了,一些不肯交保护费的,态度不好的就被他们哄走了,严重的当场就打死了。”尚馆长说到这里轻轻的抽了抽鼻子好像想哭,“我隔壁的老张,你们知道的,他都快七十了啊!就骂了他们一句,被一枪打中了脑袋啊!他们没人性啊!老张啊……”

  江原听到这些,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没有说话,然后低下头,为老张默哀…

  “师傅,你的腿也是他们打的吧。”江夕用肯定的语气问尚馆长,尚馆长点了点头。

  江夕此时心里燃起一簇火苗,静静的想着事情。

  “我的武馆被他们夺走了,因为他们怕武馆会造成暴动来报复他们,若不是我没有反抗,现在你们也看不到我了,也许连尸体都没有。”尚馆长双手抱着头,使劲的揪着自己的短发来发泄怨气。

  江原安慰了尚馆长,又聊了几句,就和江夕离开了这里。往凌高一中去了。

  “江夕啊,你在这等我会,我去把哥哥找出来。”江原对江夕说。

  江夕点点头,看着江原走进凌高一中找正读高三即将毕业的江浅。

  江夕看了看四周,发现校门旁边的树下有水泥围墩,便坐在上面,看看四周的风景。

  最G新章节上酷F匠4网T

  进进出出的高中生们愉快洽谈,穿着清一色的蓝色校服,这个校服和他们小学生的也没有多大不同,真丑。

  江夕幻想着自己长大后穿上这土不拉几的校服,眉头慢慢的皱在一起……

  正思考着,眼前好像看到了熟人,定睛一看,是昨天下午那个阔少!

  没错,今天夜辰泽带着县长,书记之类的一票大人物,还有几个新的保镖进了凌高一中。自从发生昨天那事之后就把保镖换了一批。

  江夕想起今天尚馆长说的话,金月国的人心狠手辣,对七十岁的老爷爷都能直接枪毙,这阔少今天带着这么多人进了学校,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

  想着想着,江夕就悄悄的跟在了那一票人后面。

  夜辰泽走在最前面完全不知道后面跟着他想手刃的那个丫头。夜辰泽在县长的带领下走进了凌高一中的会议室,所有人都进了会议室,江夕靠在门外的墙边,听着他们的谈话。

  夜辰泽坐在首位,翘起二郎腿。俯视着大家,说:“我是金月国太子,夜辰泽。”

  江夕听到这句话心就像掉进了冰窟窿,暗骂一声不好,自己竟然惹了金月国的太子!暗王那老狐狸心狠手辣,想必这个小狐狸也一样不好惹!

  夜辰泽一挥手,旁边的贴身管家就把手里的合同放到桌上,夜辰泽继续说:“我来是要入股这个什么…”夜辰泽心想:墙高一中?不对不对,很高一中?哎呀不管了,“就是入股这个一中了,你们各大董事只要签字就行了不需要你们的讨论。”

  噗…江夕听到这里差点笑出来,连凌高一中这个名字都想不起来,真是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