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原翻着装满婴儿衣物的旧行李箱,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一件一件的拿起来看看,然后放回去。

  “找到了…”江原欣喜的看着手上那件针织小裙子,虽然看起来手工不太好,但是这是他的妻子,怀孕时织的。

  江原想起了那天,他的妻子杨欣坐在凳子上,耐心的向隔壁的赵大娘讨教针织的手艺,晚上就动手自己开始织,花了好几天,才织好这第一件小裙子,后来又织了几件衣服,结果生下的却是个男孩,而杨欣却不幸去世了…

  江原紧紧捏着针织裙子,心里隐隐作痛,努力使自己不要多想,继续翻找婴儿衣物。

  整理好衣物好,江原看了看粥,差不多了,关了煤气灶上的火,盛了一小碗出来放凉。

  “唔…爸…爸…爸!”这时,小宝宝的声音传来。

  “来了来了。”江原赶紧跑过去,小宝宝正皱着眉头扭着身体。

  江原抱起她,发现她竟然还没尿过!这是怎么回事?

  “爸…爸爸……”小宝宝一直扭来扭去,皱着眉头。

  “怎么了?是不是饿了?”江原抱着她来到饭桌前。

  “拉…拉…”小宝宝依然是一直扭动,劲道还加大了,江原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抱着她摇啊摇的。

  “呜呜…哇呜呜…”突然她就哭了,也不扭了,江原急得赶紧轻轻摇着轻轻拍着小宝宝的背。

  “呃…”江原感觉手臂一阵温热,已经猜到宝宝是尿了,刚还在担心怎么这么久不会尿,还好正常的尿了…

  江原冲宝宝笑了笑,宝宝也不哭了,撅着嘴巴很难过的样子。

  “浅浅!浅浅!”江原大声喊。

  “哎!”江浅赶紧跑出来。

  “去拿盆装点冷水,再倒点热水壶的水,小心点啊。”江原吩咐道。

  “嗯嗯。”江浅赶紧工作起来,麻利的倒好温度适中的水,还不忘拿了毛巾。

  “真乖。”江原真心的夸赞江浅。

  江原把包着宝宝的棉袄打开,扔在一边,将宝宝放在旧沙发上。摸了摸水,确定温度刚好后,赶紧打湿毛巾,给宝宝擦身子。

  “爸爸,小妹妹肩上有个纹身好酷哦!”江浅指了下宝宝右手臂上的那个纹身,江原转过头看了下。

  这个黑色的纹身跟那块布上的图案竟然一样!

  F6看v正Dn版+◎章mf节E;上:n酷匠…@网

  “这是纹身吗?看着像是胎记啊?”江原一边说一边拧干毛巾,拿来婴儿衣物给宝宝穿上。

  “胎记吗?跟我和爸爸手臂上的这个图案一样是胎记吗?”江浅好奇的问。

  “嗯,看起来应该是胎记。”江原抱起穿好衣服的宝宝说。

  “哇,妹妹身上的胎记好酷哦。”江浅一边感叹一边嫌弃的看看自己手臂上的那个胎记。那对黑色的翅膀还是静静地躺在他手臂上,他觉得他自己的胎记好丑,竟然是个鸡翅膀,真丑。

  不知不觉已经快十点了,江浅赶紧去睡觉,明天要上课。

  而宝宝刚睡醒,没有睡意,江原喂她吃了粥后,把她放到床上,陪她玩了两个小时,撑不住了,竟然就玩着玩着睡着了。

  宝宝也没有哭,小手又摸又拍江原的脑袋,自娱自乐起来,一会捏被子一会抓江原的衣服,没过多久又沉沉睡去。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

  “唔…呼…”江原定时醒来,他习惯了每天早上七点起床,煮好早饭,叫江浅起床上学。

  江浅也差不多习惯了七点半起床了,上课时间是八点半,他今天倒不像以前那样慢悠悠的起床了,而是急冲冲的洗漱,吃早餐,急冲冲的跑去学校了,他要去告诉好朋友他捡到个会说话的小妹妹。

  宝宝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江原开心的抱起她,喂粥给她吃。

  “爸…拉拉…爸…”宝宝喝完粥就皱着眉头扭着身体,江原想起来昨晚她就是这样的,难道她又要尿尿了?

  江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着宝宝来到厕所,蹲下,从背后抱着宝宝的腿,果然,没几秒就传来嘘嘘的流水声,江原心里顿时感觉好开心,他肯定这个孩子会很好带大。

  然而,十二年后的某天。

  “老江!老江!”正在房里看电视的江原,听到老张的呼喊,赶紧跑出去。

  “老江!”老张拉着十二岁的儿子跑进来,怒气冲冲的说,“你看你那女儿干的好事!”

  江原看了看一旁捂着嘴还带着泪花的张千,已经猜到估计是牙给打掉了,他现在后悔当初说这孩子好带了,三天两头的惹事,已经快成小霸王了。

  “爸,我回来了。”十二岁的江夕一脸喜悦的小跑回来,看到小院里站着的张叔和张千,向张叔行个礼,“张叔叔好。”

  “好?好个屁!你看你把阿千打的!牙都掉了两个!”张叔叔生气的大吼。

  江夕很不满张叔这种态度,冷眼一斜,说,“张千在学校门口打劫同学,手里拿着水果刀…这种行为,请问张叔叔,你是不是该好好管教你的儿子了?”

  “呃…爸!她胡说!”张千赶紧指着江夕大骂,“你把我打成这样还污蔑我!”

  张叔当然是站在儿子这边,刚要破口大骂,就见江夕从书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正是今天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的水果刀!

  江夕没有说话,把刀丢在张叔脚下,不理会他们,径直走进了房里。

  张叔拿起水果刀,相信了江夕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向江原道个歉拉着张千回家了,真是丢死人了。

  “呃…”江原一直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插上话,默默地回房。

  “江夕啊。”江原来到江夕的房间。

  这个房间以前是江浅的,现在江浅去了凌高县读高中,很少回家里来了,江夕也长大了,于是这间房就成了江夕的房间。

  “嗯。”江夕认真的做着家庭作业,没有回头。

  “呃…”江原觉得跟这个女儿说话,自己的智商都是零,“那个…虽然你教训张千是对…”

  话还没说完,江夕就插话:“但是我这样很危险,应该先告诉家长,让家长来解决是不是?”

  江原愣愣的看着她点点头。

  “好了我知道了,我要做作业了。您先出去吧。”江夕继续埋头写作业。

  江原只好默默地走出去,轻轻的关上门。

  坐在沙发上,江原叹了口气,没想到当初捡到的那个小娃娃,现在才十二岁,就这么厉害,光说学习上,就看一遍书就懂,都不需要老师教,但是上学是为了文凭,不然都不用费钱让她上学了。

  而自从六岁带她去拜访上龙武馆尚馆长后,就对武术之类的特感兴趣,现在用四个字概括就是文武双全了,天啊…这是要逆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