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当阳光从窗户洒进来的时候不知名女子醒了过来,昨晚喝了个林酊大醉,醒来头痛欲裂,睁开眼却发现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她犯糊涂了。

  “这是什么地方?”

  “你醒了?”丁皓穿戴整齐走了进来把她给吓了一跳。

  “你是谁?”

  “我是你邻居,住在你楼下,昨晚你喝醉后跑到我床上来!”丁皓笑道。

  闻言,女子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顿时目瞪口呆。

  “你……”

  丁皓立刻高举双手,“我什么都没做,衣服是你自己脱的!”

  “出去,我要穿衣服!”女子将丁皓赶了出去后利索的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吃早餐吗?”桌子上摆着两份丁皓刚买回来的早餐。

  “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你如果说出去,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女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丁皓一头雾水,这美女倒是显得挺理智。

  “搞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丁皓苦笑,三两下解决了早餐问题后准备去上班,临出门发现一本驾驶证掉在门口,捡起翻开一看,驾驶证上的人竟然是那个不知名的女子。

  她名叫‘张文慈’,相片上的她和本人一样的美艳动人!

  “叮咚!”一分钟后,丁皓按响了201号房的门铃,但半天都没人开门,又接连按了两下,门终于开了,丁皓却看呆了,张文慈裹着浴巾,披散着头发,看样子是要去洗澡,样子十分的撩人,浴巾下一道又深又长的深沟夺人眼球,伟岸的上围呼之欲出,细嫩的长腿光滑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

  这是诱人犯罪的节奏啊!

  “怎么又是你?”她哀怨地瞄了丁皓一眼。

  “你的驾驶证落我家里了!”

  丁皓刚把驾驶证拿出来就被她抢了过去,然后一把关了门,对此丁皓表示很无奈,掉头就走。

  “救命啊!”没走两步屋里传来求救声,丁皓刚回过身来,房门猛然打开,张文慈如风一般冲了出来,拉住了正要走的丁皓,大叫道:“有老鼠!”

  “我又不是专门抓老鼠的,小姐!”丁皓笑道。

  “替我赶走它,我给你钱!”

  “好吧!”一看张文慈吓得脸都白了,丁皓点头答应,大步流星进了张文慈家,张文慈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吓得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在哪儿?”

  “洗手间!”

  丁皓直接走进洗手间,数秒后把张文慈吓得花容失色的老鼠跑了出来,丁皓也追了出来。

  “老鼠啊!”张文慈吓得发出高分贝尖叫,一跃而起跳到了丁皓怀里,而丁皓也下意识的伸手将她抱住。

  下一秒,丁皓发现他的手摸到了什么东西!

  咦?摸起来软软的,是什么?

  丁皓下意识抓了一把!

  气球?

  肉包子?

  好家伙,浴巾下面乃真空,手感谁用谁知道!

  可张文慈却全然不知,闭着眼睛大叫着:“快赶走它,快赶走它!”

  “早被你吓跑了!”

  张文慈这才睁开眼,早已不见了老鼠的踪影,喘着气胸脯剧烈起伏,半响回过神来才从丁皓身上溜了下来,结果动作幅度过大,身上浴巾哧溜滑落,丁皓眼前顿时春光无限,亮瞎双眼。

  这突然飞来的艳福让丁皓‘措手不及’,只能说这个邻居还真奇葩!

  “看什么看?没见过?”更奇葩的是她竟然一点都不慌张更不害臊,当着丁皓的面不急不慢地将浴巾捡起来重新裹上,“看够了吧?看够了就走!”

  “记得关好门,小心老鼠又回来找你!”丁皓不怒反笑,也不介意被‘用完就甩’,转身便走。

  张文慈一个白眼,感觉丁皓是故意在吓她!

  “铃!”手机突然响起,拿起一看张文慈吓了一跳,“火哥!”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火哥’显得很不满。

  “昨晚喝醉了,刚刚才醒!”她有点紧张。

  “开门,我在门口!”

  张文慈一听吓了一大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将正要开门的丁皓拉住。

  “快躲起来!”没等丁皓反应过来,她又推又拉地将丁皓推进了睡房。

  “干什么?”丁皓一头雾水。

  “一会儿千万不要出声,不然你会没命的!”说罢她将丁皓推进了衣柜里,重重的关上了衣柜的门,这才打开门。

  这都什么跟什么?丁皓完全蒙在鼓里!

  这个时候张文慈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进了丁皓耳中。

  “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我刚才在洗澡,火哥你怎么来了?”

  “我一会儿要去见几个重要的客人,你陪我一起去,顺便安排几个小姐招呼客人,换衣服,这就走!”

  “好的!”

  衣柜的门打开,躲在衣服后面的丁皓和张文慈四目相对,张文慈连给丁皓使眼神,完全看得出她的紧张,充满了窒息感的紧张,她很怕那个叫‘火哥’的人,而之所以这么紧张,更多是因为躲在衣柜中的丁皓。

  A?酷A%匠H网!唯+一正版#,☆y其L他…M都是b盗版;

  丁皓不动声色,这时候他要是出去铁定会让张文慈吃不了兜着走。

  张文慈当着他的面拿掉了身上的浴巾,又一次在他面前一丝不挂,傲人的身材让丁皓一览无遗,看得目不转睛,但你不能怪他,更不能怪张文慈,‘火哥’就在门口,她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慌张,任凭丁皓的眼神在她身上游走,无法想象她此时的心跳有多快,紧张得额头都冒冷汗了。

  半响穿好衣服关上衣柜的门走到‘火哥’身边,张文慈依然紧张。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火哥’问。

  “可能昨晚喝太多了,现在头还有点痛!”她笑得有点僵硬,说罢便跟着‘火哥’走了,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丁皓从衣柜里出来,走到窗户边,看到张文慈在一群黑西装保镖的簇拥下上了车,而后三辆百万级别的豪车便驶离了公寓,由始至终不知道那个‘火哥’长什么鬼样,但从张文慈对他的态度,还有丁皓所看到的阵仗来看,绝逼是个不简单的人,而张文慈这个充满诱惑力的女人和他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

  “不好,快迟到了!”

  与此同时!

  “那小子运气好,昨天要收拾他的时候刚好有个警察在场,不过文哥你放心,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他不会再那么走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大少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