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看着小欢,小欢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在那默默地流泪,地上的纸巾越来越多,胖想安慰,却又不知说什么,他觉得此刻无声胜有声,应该让她好好的静静。时间滴滴答答地流逝,小欢的情绪慢慢平静,胖这才将满目的柔光传送给她,说“除了爱情,我们还有事业,我们应该振作起来。”

  小欢点了点头。

  此后,小欢和胖珠联璧合,致身于事业发展,俊宇也依旧如故,三人虽然还常常碰在一起,只是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小欢的一厢情愿到渐行渐远,俊宇也为她找到自我而开兴。此刻,小欢更加专注于事业,她跟胖走的比较亲密。他俩现在都是事业狂,每天有讨论不完的议题,处理不完的大事小事,加上小欢废大资金的支持,胖的餐厅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张,从一家店迅速发展到全国50家,而企业的支撑也离不开人才的发展,公司急需招聘一些人才。

  这时,胖嫂却自告奋勇要挑大粱,胖出于私心,在他看来,自家人可靠又可以多一股份何乐而不为,使把她加入了编制,尽管小欢知道后有点不开兴。

  自从胖嫂加入后,小欢变得严肃了,面对胖嫂的时候还有点不自在,也许此刻,也许她对胖产生了情愫,现在胖嫂横空出世挡在他俩之间,让她浑身不舒服,也不再与胖苟笑言欢。

  而胖却没想这么多,他筹躇满志地要把他的事业搞大搞强。

  作为投资人,股份最多的小欢自然是任职于懂事长之位,现在公司已步入正轨,人也慢慢闲下来,情感上依旧空白的她在黑夜里依然感到凄凉,迷失。而这时,她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仰望星空,在浩瀚的宇宙里记录自己的心声,期待有一个圆满的人生。

  现在的小欢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自高自大,颐指气使,睥睨一切的大小姐了。也许正是情感的挫折让她得到了成长,学会了换位思考,一个不会爱别人的人又怎会得到别人的爱,尊重是相互的,人与人的交往也就是一个声音对另一个声音的回应,受伤了,害怕了才知道推己及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当缘分还没来的时候,就敞开心扉,多给别人一些机会,你会知道哪一个人最在乎你。

  从自那一日后,胖,小欢携手共创时,他们俩便像夫妻一样相扶相依。现在胖嫂的加入让小欢非常不满,胖也察觉到了,于是胖便邀小欢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互吐心声。胖问道“你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小欢立刻火冒三丈“怎么了,你几个意思,现在事情帮你搞定,你就想把我给甩掉是吧”

  胖听出其意思,说实话,小欢在其心里也挻好玩的,又有能力,是他事业上的奠基人,只不过在这个过程胖没想到小欢会喜欢上他,胖支支吾吾地说道“你这是干啥,太突然了,你能让我想想吗?”

  小欢愦然离去。

  晚上,胖回到家,胖嫂就问道“老公,你觉得小欢这人怎么样啊”

  胖一听,心立刻崩起来了,半响没回话,心想是不是知道我和小欢的事情了,现在兴师问罪来了。不过粗心的胖嫂并未察觉到这一点,她还没等他来不及回答,就抢着说道“我看她有点怪怪的,不如我俩把她请过来一起住吧”

  胖一听,这是干啥呀,说道“合适吗?”

  胖嫂说“只要她愿来,有什么不合适的,一来感谢她,二来巩固我们的联盟”

  胖心中窃喜,说“老婆说的对,小欢确实是我们的知遇之恩,没有她就没有我们现在,应该好好报答”

  女人有时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本来为这三角关系而烦恼,没想到老婆接荐让她们自己去解决完了,胖给小欢打电话,说“小欢,能商量个事吗?”

  I酷√匠^网@。唯E一v正版q,,☆其他●;都S“是{盗,)版@

  小欢道“什么事,说”

  “你能跟我住吗”

  小欢一听,立刻感动起来,说“你想清楚了吗,我可是认真的”

  胖说“我想清楚了,而且我的夫人也想清楚了”

  小欢一听,六神无主,不知所云道“你们这么容易就要离婚了……”

  胖说“离什么婚呀,我老婆想要你跟我们住,照顾你身体”

  小欢一听,这什么跟什么呀,合着是一群稀里糊涂的人,激动的心又淡了下来。她也想知道胖嫂究竟是怎样的人于是便爽口答应了。

  而善良的胖嫂还没有察觉出他们的关系,得知小欢愿意入住,十分开兴,便收拾好房间等待这位贵宾大驾光临。胖一路开车迎接,到了家,胖嫂已经做好了一顿丰盛的菜肴迎接他们。

  胖嫂说“进了屋,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对我们家是再造之恩,也是缘份让我们聚在一起,以后就兄第姐妺相称,不用拘礼了”

  小欢说“客气,客气,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历经风难,携手同心一路过来的,没有你们也没有我啊”

  胖嫂没有听出端倪,只是知道他们相识已久,为了这家企业付出了不少心血。

  胖在一旁,望着小欢逢场作戏,也不知会抛出什么话来,说“吃饭吧,菜都凉了。”

  席间,胖嫂主动搭讪说道“女人不容易,做女强人更不容易,不管外面的世界有多精釆,可是谁又在乎你生病难过受伤的时候呢?我和胖成了家才知道家的温暖,胖你说是不是”

  胖只顾吃饭见老婆向他抛话,应和着说道“嗯”

  小欢听着不觉有点悲伤,说道“姐姐说得对,只是我福浅,喜欢的却没有缘份”

  胖嫂知道小欢追求过俊宇,说“我知道你喜欢俊宇,我也知道他现在没找女朋友,这说明什么,他现在还不想儿女情长之事,所以你是有希望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呀”

  想起俊宇,旧爱新欢纠缠到一起让她格外难受小欢说“也许吧,除非遇到一个他对我那样的女子他才会想到我的好”

  胖嫂说“以毒攻毒,这也不错,男孩子的眼都是盲的,看不出女孩子内在的美”

  小欢说“其实你挻好的,幸福美满,生儿育女,养夫教子,女人该做的事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胖见老婆和小欢发自内心拉家常,没有想象的火药味,提到自己时,也心虚了一把,便收拾家务走到一边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