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一个月的忙碌,白天的做不完的工作,晚上无休止的学习,弄得我精疲力尽。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因为美梦我一直不想醒过来,突然醒来的时候看了下床头柜上的闹钟,“12:07”,已经中午了,自大学毕业工作后,第一次睡得这么畅快淋漓的。也是心疼我自己。

  酷%t匠●X网√D正版u9首》|发t

  我满足的伸了伸懒腰,在床上踢了踢腿,这才觉得人清醒了一些。右手的伤处明显的没有昨天疼了,真好。待会起床后自己换药,然后简单包扎一下,或者拿几个创口贴贴在伤口,应该也会没事。

  把手机找出来看一下八卦新闻,然后再起床给凌风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发简历。手伸出来在枕头下摸索,想找手机,我记得我昨晚发完短信就直接丢在左边的枕头下面。迷糊着用手在左边枕头下面扫来扫去,终于,在床的边上,摸到了它,手机举起拿到眼前,点开屏幕,竟然有短信进来,看一下,原来是垃圾短信,其实每天我都会抱着侥幸的心里,只要有短信进来,就会下意识的点开,万一是凌风的短信,我会第一时间回他,不是有句话说“世界上最温暖的技能,就是秒回。”感触颇深,假如是凌风给我发的短信,就算天崩地裂,我都要先回了他的短信,但是,每次都是有点失望的,我给他发短信的这一个月来,从来没有回过我的短信。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新闻八卦也没啥看头。放下手机,还是起床吧!今天的外面的天气应该很好,眼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射进来,给屋子的家具打上了一层柔柔的光,床、衣柜、书桌朦朦胧胧的,粉红的床,白色的书桌,白色的衣柜,粉紫色的窗帘,茶色的地板,一切看起来慵懒而又舒适。中午叫个外卖得了。我一开始就说过我很懒,确实对于厨房里的一切活我都拒绝做,甚至有点厌恶的。但是家里面我却又收拾得干干净净,见不得家里任何地方有一点点点脏,每天下班回来再累,我都要把家里面的里里外外好好的擦拭一遍,这样我才会觉得舒服,否则,我那晚是肯定睡不着的,为此,夏莉说我有洁癖,这话一点都不对,我只是单纯的很喜欢家里面很干净整洁而已。

  我慢慢的起床,在床沿呆呆的坐着,还是有点懒懒的,这时候手机响。我顺手拿过来看,竟然是马然!好久没和他通电话,有点想他了,那晚上的醉酒我到现在都还没想清楚,马然到底有没有在我身边,那个早上我躺在马然的怀里安睡到底是梦还是现实,而马然没有跟我说,就他那性格,假如有点风吹草动,他肯定是要翻天的,抓着我一点小辫子,必然达到利益最大化。所以,我在心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认为那就是个梦。

  手机响了两声,我就接了。

  “喂!萧默儿,昨晚打我电话干嘛?你这猪当得可以,每次我都不想给你当猪的机会,结果栏都拦不住!”声音纯净而又爽朗。

  “你。。。。”一个月没联系,马然还是这么欠揍。

  “我什么我,这么想我啊,默默?!不如这样,我给你个机会,我们在一起好了。”

  我能想象出马然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必是调笑的。

  “能不能好好说话?就是雷~峰~塔~倒,西~湖~水~干,太阳从西边徐徐升起,我们也不会在一起啊。”我在心里白了一下马然。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说着玩,你也当真,你不照照镜子,看你那扁平的身材,也不是我的菜啊。”

  “马然,你是不是欠咬,我这么好的身材,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倾国倾城的小模样,走在街上那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你刚刚说的那番话就不怕雷公爷爷找你谈话啊?!”死马然,又挑衅我,我对着电话吼道,吵不死你我!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

  “行~行~行~萧默儿,你声音小一点,耳朵要被你炸聋,有理不在声高,对你的厚颜无耻,我一直是甘拜下风的。”马然语气轻松。

  “我知道你妒忌我,哈哈,昨天我给你电话,一个女的接的,当时吓得我,以为你去泰国变性了呢。”我取笑着马然。

  “萧默儿,论讽刺人,我只服你。那个女人已经被我轰走了,没规矩。”

  “。。。。人家说不定对你是真爱,你这样让人家情何以堪。”马然的女朋友走马观花似的,我取笑着。

  “真爱是谁?我准备去认识一下。”马然淡淡多说着。

  “马然,我准备这次司考完后来都安,都安是你的根据地,我千里迢迢要过来看你了。”

  “萧默儿,你可要想好噢,你从来没谈过恋爱,你确定你真的喜欢凌风喜欢到不管不顾的地步?”电话里马然带着告诫的口吻跟我说着,语气有那么一丁点的沉重。

  “麻薯,不管以后我的这条爱情道路有多艰难,我都要好好的走下去,只要努力了,我才不会后悔。”我语气坚定。

  “既然你自己决定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有麻薯在。”马然语气此刻听着竟是温柔的,让我想起醉酒后的第二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幻觉。麻薯的眼睫毛长长的,有力的臂膀和强有力的心跳。想着,怔怔的出神,心跳竟然快了半拍。

  “。。。我们是。。最好的。。好朋友,我萧默儿也是你麻薯最坚强的后盾,啊~~还有啥来着~”我语无伦次。

  “哈哈。。萧默儿,心动了。。我的魅力就是这么大。”对面马然的声音愉悦起来。

  “咳咳,你真以为我心动了,故意的你也当真。”听着马然的自夸,刚刚的小心动燃起的的小火花即刻熄灭掉了。我清了清嗓子说着。

  “好吧,你说没那就是没,那默默,你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马然恢复平静,电话里一本正经的跟我说着。

  “好啊,那你去忙呗,我知道你肯定日理万机。那么多女朋友还排队等着你去约会呢,你那身板。。。你懂的~”说着,我故意停顿了一下。

  “行,萧默儿,你有种,你来都安我再收拾你。反了你,挂了!到时候别哭。。”电话里马然咬牙切齿的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

  听着电话对面挂断的声音,我狂笑不已,心里那叫一个舒坦!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决定以后不爽的时候,气气马然,这倒是个好方法。

  心情大好,从床边站起来,拉开窗帘,突如其来的阳光,让我不由用手遮在额前。阳光虽刺眼,却是柔和温顺的。打开窗户,一阵飒爽的秋风吹过,空气中仿佛带着薄荷的香气,一丝丝的,在身边环绕。远处的白云一朵一朵,阳光下的城市显得干净透亮,我不由仰头呼吸着带着薄荷香气的空气,阳光照射在脸上,舒服而又惬意!

  就那样静静的呆了一会后,决定先去把求职信发了。我来到电脑前,打开电脑,把自己的求职信调出来,发到凌风所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邮箱,然后就等回复了!想着凌风,还有不久就能见到凌风了,我看着电脑中凌风的证件照出神,照片里的凌风还是那副万年冰山的样子,眼神冷冽,让我更加想靠近他,还有几天,我就能看到凌风了,心中雀跃不已!

  慢慢的哼着不着调的歌。收拾屋子了!萧默儿,加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