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一排排的办公桌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我的办公桌在办公室的左边的最边上,小小的,上面摆了个电脑,一盆仙人球,一副和爸妈的全家福的照片,照片中我和爸妈坐在沙发中间开心的笑着。桌上厚厚的文档整整齐齐的归置在办公桌右边的角落,文档旁边,我放了一盆个小小的多肉植物,翠绿,娇滴滴。

  我呆坐在办公桌前,想着严主管耐人寻味的眼神,我觉得严主管肯定知道些凌风的过往,不然,眼神不会那么奇怪,还有,她让我不要和凌风有交际,是怎么一回事?中间肯定有故事。。

  就在我东想西想的时候,办公室的人渐渐多起来,寂静的毫无生气的办公室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大家开心的相互打着招呼,彼此间看起来亲密但是却让人奇怪,平时关系没这么好吧,中国的人情世故太多,就是打个招呼,讲个话,可能就关系到自己的前途或者际遇!这时候,看见夏莉,她看见我,眼睛里闪着光芒,飞快的朝我奔过来,黑色的包臀裙,白色的衬衣好像太小,前面的36D一晃一晃,纽扣都快崩开了,胸真大,和她在一起,无形中就会比较,再看看自己的,低头看见的不是胸,是地板,自惭形秽!老妈吖,肯定是我高中时候大学时候没吃好,营养跟不上,所以所以。。。我现在多补点营养还来得及吗?!

  夏莉走过来,在旁边坐下,她办公桌就在我旁边,现在还没正式到上班的时候,只见她凑过来悄悄的神秘的跟我说到:“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两天,有重大新闻,我看你生病,就没跟你说。”

  “什么新闻?”我惊讶的问到。

  “严主管,想不到她是公司总经理的小三,昨天公司总经理他夫人来我们办公室大闹了一场,整个办公室鸡飞狗跳。那总经理夫人,高高大大,胖胖的,一脸横肉,跑进严主管办公室把她从办公室里拖出来,扇了几巴掌。严主管那么弱小,哪是她的对手,只有不停的往角落里躲,躲的途中还被踢了几脚,挺惨的。”夏莉八卦的跟我说着,幸灾乐祸。

  “不是吧,看起来严主管不像那种人啊。”我不信,我觉得以我的直觉,应该不会,她的年薪还挺高的,也不至于去做人家的小三。

  “人不可貌相。。”夏莉鄙夷的说到。。。

  我静静的听着夏莉的八卦,分析着事情的真实性,想着,严主管人品再烂,不至于沦落到当小三,再说了,我们公司总经理那肥头大耳长得跟猪一样的尿性,打死我都不信的!严主管打扮好,还是有几份姿色的,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熟透了的果实看着更加诱人,再加上工资不低,只要是对另一半要求不是太高,不找什么富二代,官二代,资本家类,一般的主还是轻易就能找到的。

  “好啦,我知道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继续说下去的好。。对自己也不好!”我提醒着夏莉,坐在我后面的一同事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们一眼,我对着她笑了一下。掐了一下夏莉,让她不要继续八卦下去,这个社会的复杂往往是超过我们的想象的。

  夏莉吃痛,看我好像并不是很在意她口里的重大新闻,竟然讪讪然。把包用力的放在办公桌上生起闷气来,转过头不理我,我看了不禁好笑,轻拍了她一下,这个时候上班铃响了,我端然正坐,开始进入到工作中来!对了,手里还紧捏着辞职报告,我摊开抚平,夹在不用的笔记本里面,先不扔!前两天落下来的很多工作,今天我要做完它,报告书,报表,打印,复印,忙的我晕头转向。但是边忙的时候我边想,严主管那边我该怎么样把凌风的信息给套出来,对于凌风,我一刻都不能等,快五年了,在我的心里,沧海都已经变成桑田。我寻思着中午请严主管吃饭,就这么决定了吧,先不带上夏莉,免生是非。

  中午的时候,大家陆续去楼下的餐厅吃饭,夏莉因为赌气不理我,独自一人去了,这样也好,我快速的收拾好,拿起包,轻轻的敲着严主管的门,“叩~叩~”才一下,门打开了,严主管出现在我面前,诧异的看着我。

  “中午我请你吃饭吧,主管,是私事,不是公事。。”我忐忑不安的说着,左手不安的划着墙壁。

  “假如你是想问凌风的事,对不起,无可奉告,我们自打毕业后除了偶尔同学会见一下,其他时间也没什么交集。还有这个饭,谢谢你的好意,等有时间我们大家一起聚餐。你去吃饭吧。”严主管冷冰冰的拒绝。转头走向自己的办公椅上坐着,开始敲着自己的电脑。

  我失望的走出去,去楼下先去找点吃的吧,我不想跟严主管解释太多,既然她不想和我说,那我也不能死缠烂打不是,暂时没什么胃口,去楼下随便吃点什么好了。到楼下的公司餐厅,环顾了一下,没看到夏莉,草草的吃了点就回到了办公室。

  严主管的态度,让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内情,难道凌风是不可触摸的存在?!越触摸不到,我就越好奇,凌风好像有致命的吸引力,吸引着我不停的想向他靠近。

  下午,我稍微空闲的时候,百度了下“凌风”,“度娘”真好用,只要是公示的东西,一搜基本都能找到,豁然看到凌风的证件头像,真帅啊,我花痴的想到,里面有他所在律师事务所的信息,地址是在都安,都安,国家的一线城市,繁华而又奢靡的一个大城市。没记错的话,马然的家就在都安!不会吧,他们所不在我们这个城市,他给我的名片上没有地址,所以我才下意识的认为他就在我所在的城市,应该是过来出差吧。信息再往下拉:1987年生,新生代律师,擅长公司法,刑事诉讼法。

  *。酷/!匠R网{唯|…一WE正版¤v,mF其)z他都}是…)盗SE版S!

  凌风比我大六岁,小女子93年生,是90后的先锋部队,当年我妈快生我的时候,预产期是在92年年末,我妈想晚点生我下来,算命先生对她说90年好一点,因为毕竟是一个年代的开端,所以,在家里我妈各种祈祷,让我老爸带她游走于各大医院寻求我慢点落地的方法,就想我慢一点来到这世界,老妈啊,哪有父母想晚点看到自己小孩的,我是不是你充话费送的啊!

  可能是我妈的愿望过于强烈,从而影响到胎中的我,为了让我老妈开开心心,我硬是晚了几天才“哇哇”落地,我的早熟不是没有道理的,从我的晚几天落地就能看出,小女子的早熟智慧不是同龄人所能比的。哈哈!把我的那个老妈啊,开心到不行,这个算不算是我生平第一次第一次尽的孝道?!这下好,连老妈产后忧郁症神马的统统解决。看人家那些产妇生完小孩,各种抑郁,各种感叹,我妈倒好,还想再生一个。但是由于国家政策的影响,再加上我爸觉得生小孩太辛苦,这个后面再要一个小孩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凌风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正在招聘律师助理,天助我也,我要去都安找凌风!严主管这边没戏,还好,辞职信没被我丢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