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南柯一梦

 一轮残月悬于九天,散发出清冷的光辉,火光照亮了半边夜空,妖冶,噩梦一般。 

  “楚潼,今日你还想往哪里跑?”为首的秦湛冷冷地望着火海前那个绝妙的身姿。

  “尔等天真,当真以为我妖楼无人?”楚潼道,扬手,绫纱已至秦湛面门。出手狠戾,果决。

  秦湛阴笑向后退去,从侍卫手中抱过一个粉雕玉琢地小女娃,血竹剑架在小女娃的脖子上,小女娃并未哭闹,只是看着她的娘亲。楚潼在自己女儿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她此刻的心情何尝不是这样,被刀架着的,可是她的宝贝女儿!“楚潼,你的女儿在我手上,我就不信你敢拿你女儿的小命冒险”语罢,血竹剑往女孩的脖子靠近了几分。

  绫纱忽地停下,“秦湛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敢拿漓儿的命威胁我,这就是你们正派人士的作风吗?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楚潼质问。

  “我是正派人士又如何,只要能杀你,我愿意舍弃一切!”秦湛仰天大笑。

  “啧,无耻之徒”楚潼飞身至秦湛右侧,拉扯间小女孩已在楚潼怀里。

  秦湛手中的血竹剑重重落下,楚潼的红衣被划破,如玉般的肌肤开始渗血,她顾不上那么多,飞身把自己的女儿交到妖楼初雪的手中,“初雪,带漓儿走!不要管我!”接着对下女娃道“漓儿,你要听初雪的话,不要回头,不要管娘亲,你要好好的活着!明白了吗?”语罢不给她们回答的时间,一道蛮横地内力打向初雪,转眼间,两人已消失在夜色中。

  楚潼松了一口气,开始运功,不料刚划破的伤口竟流血不止,正当疑惑中,秦湛戏谑地声音传来“你以为血竹剑为何物,被血竹剑划伤的地方没有复原的可能,你就别白费内力了,被血竹剑划伤的地方,不论伤口大小,都会一直渗血,直到所有的血流尽。就我看来,你的内力也不多了吧……”

  不料楚潼闻此言并未做出多余的反应,她淡笑着迎上秦湛含笑的眸子“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好,有血性,不愧是一代妖楼楼主。”秦湛冷笑道,举起手中的血竹剑,一边用血竹剑用力地在楚潼身上留下血痕,下边道“我与你楚潼交手一百八十次,皆败于你的手下,今日乃一百八十一次,你楚潼落在我手里,那这一百八十次的落败,就在你身上一百八十次地还回来吧!”语罢下手越发地狠戾。

  楚潼知道很疼,她不会吧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给自己的敌人看,她嘲讽地看着如发疯狮子一般的秦湛,接着,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

  “盟主,妖女已死,您别生气了,传出去有您的名声,您三思啊!”柳青握住秦湛因发怒而颤抖的手,瞥了一眼楚潼的尸体,心里不觉可惜,这老东西下手可真狠。

  “恩,我们走吧,妖楼,从今日起,将不服存在。”秦湛拍拍手,转身,不再去看面目全非的楚潼的尸体。“盟主,这女尸……”柳青问道“不用你我操心,走吧。”秦湛冷漠道。

  语罢,大步走去,柳青深深地看了楚潼一眼,跟上了秦湛。

  “娘!”楚漓猛地惊醒,泪水混合着汗水浸湿了她的发丝。

  楚漓做梦了,她梦到了十年前的事,十年前,她娘被秦湛折磨致死,十年前,她妖楼的亲人被秦湛与柳叶门合力屠杀,手段之卑劣。

  “殿主,怎么了?发生何事了?”听到楚漓的尖叫后,苏晚晚匆忙跑进万妖门。

  “无碍,晚晚,秦枭在哪?”楚漓了没有忘记,当日寿宴,秦湛之子秦枭为了“跟随”她,不惜与其父反目,她不信他跟随她没有目的,弑母之仇,先让他秦枭替他爹还吧!

  “方才见他被毒娘子带走了,此时八成是在毒域,属下随殿主去吧,上次试毒的结果毒娘子还没告诉我。”苏晚晚道。

  “嗯,走吧,把药性做一份仔细的分析,然后给我看。”楚漓起身,走出万妖府,一身红衣绝伦,青丝如瀑飘散,如画中走出来的人儿,冷艳高贵,不食人间烟火。

  酷《匠‘网9首y;发V)

  泯灭殿毒域

  “秦盟主,你这跟随我家主子是何意,放着这好好的盟主不做,跑来这里受罪。”毒娘子低头摆弄着瓶瓶罐罐,随口问道。

  “别叫我盟主了,我不过是我爹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秦枭苦笑。

  “哦?不知可否道来本殿听听?”毒娘子还未接话,楚漓的声音便传来。

  “漓儿,你来啦,那他就交给你了。”毒娘子从瓶瓶罐罐中抬起头道“晚晚,咱俩走,我给你看上次试毒的结果,”语罢拉着苏晚晚走了出去。

  “去吧”楚漓挥挥手。

  “我可以叫你漓儿吗?”秦枭问“我比你大一个月”。

  “无妨,本殿有兴趣的是你刚说的事”楚漓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饶有兴趣道。

  “我爹虽在三年前将盟主之位传于我,但是实权仍掌握在爹的手中,我不过是一个用来对付眼线的幌子,我爹为了防止我威胁他的地位,自我幼时习武以来,他每日便在我房中点上名为‘空谷幽兰’的香料,美名其曰是为我巩固筋脉,实则不然”秦枭垂着头,颤抖道。楚漓拉过秦枭的手,搭上他的脉,半响云“你体内的毒素积累地太多,这些年你的功力是否一直未长进”。

  “是,漓儿说的没错,”秦枭吧手从楚漓指间抽出。

  “啧,真是亲爹,好狠的心,就像十年前一样。”楚漓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那你跟着本殿是何意?本殿与你的父亲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不怕本殿现在就杀了你?”

  “不,我一点都不怕,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我爹欠你的,我替他还,一月前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哪天我死了,我希望是死在你手里。”秦枭笑起来,似能融化楚漓心中的坚冰。

  楚漓愣了愣,随即轻笑云“秦枭,你的毒,我会安排毒娘子替你解毒,从今日起,你便跟着我罢”。

  “漓儿,谢谢你”秦枭道。

  “你可别误会,让你跟着我,是方便从你身上拿回你爹欠我的,你爹当年对我娘的一百八十刀,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楚漓冷哼一声道“你爹做的一切,今日便由你来还!”语罢不再看秦枭,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