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碰到那个人时你手中的唤魂铃便会响了,你要想方设法把这条链子带在那个人的左手腕上,这样才能锁住那一魂。”金月童提醒着阿静。

  “知道了。”说完阿静便要外出,被金月童阻止了。

  “你干嘛去?”

  “我去寻找那个人啊!”

  “你都不看看外面!”金月童说道。

  “外面怎么了?”阿静诧异道。

  “天黑了啊,真是笨女人!”金月童说道。

  “天黑了也可以出去找找看,不一定还能碰到呢。”

  “晚上不要出去,你忘了上次的事了?”

  阿静立马低下了头,想起上次那起事件,要不是林浩,自己恐怕就无颜去见阿风了吧,这次还是听阿月的话吧。

  “好吧,我先回房了。”

  说完阿静回了自己的房间,金月童留在原地发呆。

  阿静回房间后,没有立刻上床睡觉,而是拿出了很早之前路边发的这座城市的地图,她用笔在地图上圈了很多地方,而这些地方都离秦氏大楼以及秦风家很近,阿月说了这个人肯定不会离阿风太远,她记录着这些地方,做完这一切然后上床睡觉。

  第二天,阿静很早就起来,拿着伞出了门。

  第一个地方,她去了秦氏大楼附近的小区以及其他公司附近,拿着链子穿梭在稀少的人群中。

  唤魂铃一直没有反应,阿静知道这不是立马就能找到的,她从早上坚持到中午,中午正是太阳最热的时候,就算是撑着伞身体也觉得很难受,而且中午路上的人更少了,这样的找法不知何时才能找到。

  阿静一遇到有树的地方便会多停留一会,就当作是休息,但心里一直担忧,怕有人发现秦风手腕上的链子,链子被摘了怎么办?那样她这边就是白费力气了。

  先找找吧,晚上去医院查看一下情况,想到这阿静打起精神打着伞继续在路上走着,因为不能进别人家以及公司,她就只能在路边徘徊,看着稀少的人再看看毫无动静的链子,阿静心中着急了。

  但是她不能放弃,起码她还能为阿风做点什么,这样心中有了很大的勇气。

  “咕咕”肚子传来一声,阿静摸了摸肚子,她才意识到自己饿了,也难怪肚子会叫,从早上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有吃过,就想赶紧找到,可是现在饿的都没有力气了,再加上这么热的天。她可不能现在就倒下,那阿风谁来救?

  想到这里,阿静决定先吃饭去。

  吃过饭后,身体充满了能量,阿静继续开始了行动。

  这一直持续到晚上,阿静先去了趟医院。

  刚推开秦风病房的门,便看到助手拉着秦风的左手在给他擦洗,还一直盯着那条链子。

  阿静吓的大步走了过去,拉过秦风的手,秘书显然被阿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是你啊,吓了我一跳。”秘书说道。

  “你在干什么?”阿静戒备说道。

  “我在给总裁擦洗,发现总裁之前手上没有链子的,现在怎么多了一条。”秘书觉得奇怪说道。

  “这个链子是我给阿风在庙里求来的,说是可以保佑他尽快醒来的。”阿静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这样啊,对不起,冒犯了!”秘书带着歉意说道。

  “没事的,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您请说?”

  “能不能答应我,不让任何动这条链子,碰都不可以!”

  “为什么?”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对阿风没有坏处,能不能答应我?”阿静恳求道。

  秘书看着阿静,再看看阿躺着的秦风,这个女孩是不会害总裁的,他有这个感觉。

  秘书点了点头。

  “谢谢!”阿静激动的道谢。

  阿静和秘书聊了一会关于医生给秦风的最新检查结果,医生们都众口一词,没有任何病痛,但对于秦风一直昏迷不醒没有任何的答案,果然如阿月所说的那样,他只是少了一魂,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阿静离开医院时是一个小时后,看着晚上路上多出的人,阿静决定再找找,她走到每一个人跟前,都仔细观察着唤魂铃的反应。

  没有反应,还是没有反应,那个人到底会在哪,她能不能找到呢?

  阿静摇了摇头,不管那个人在哪,她都要找到他,必须要找到。

  和白天一样,她继续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看着过往的行人,甚至连路边的小孩她都要靠近试探,每次都没有任何结果。

  “你知道吗?最近秦氏很多员工都辞职了,说是秦氏现在里面乱套了,没有秦风,董事会都开始准备重新选总裁呢!”路边一个乘凉的人说道。

  “是不是啊,秦氏不是一直都很厉害的吗?”另一个人也说道。

  “那是有秦风,现在秦风躺在医院是生还是死都不知道,底下人还不早做打算啊,我之前买的秦氏股票都赶紧抛了,下跌很厉害。”

  “那我也赶紧抛。”

  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传到阿静耳朵里,虽然她对什么股票都不懂,但从他们的话里听懂了,秦氏现在大乱;秦氏准备重选总裁,那阿风醒来怎么办。

  之前于心说过,秦氏之所以有今天,全是秦风的功劳,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阿风,阿风没有死,他只是在沉睡,会醒的,阿静为自己鼓足勇气,她一定让阿风尽快醒来,属于他的都应该还是他的,别人没有资格来决断。

  夏天的晚上,少了白天的炽热和喧嚣,虽然还有阵阵的蝉鸣,但却不能打乱人们平静的心,时不时吹来丝丝的凉风就像是绝望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阿静因为疾走,额头和脖子上都布满了汗珠,她只是随手擦了擦,然后继续寻找。

  这时,一个人在背后拍了怕阿静的肩膀,阿静猛的一回头,就看到了同样带着汗水的金月童。

  “阿月你怎么在这?”阿静惊讶道。

  “我就猜到这个时候你还在找,特地来看看,果然是,走吧,先回去明天再找。”金月童建议道。

  “可是今晚比较凉快,我还想在找找”阿静解释道。

  酷cc匠(_网~唯x一F正版{,B_其a他\都K是V:盗版

  “你不想要命了是不?”金月童语气突然就变了,带着教训的口气说道。

  “我会注意的,没事!”阿静还安慰道。

  “你如果这样,我会收回唤魂铃,反正秦风的死活与我无关。”金月童威胁道。

  “我回,阿月你不要收回了。”一听到金月童说的,阿静脸色大变,立马改口说道。

  “那就走吧”金月童转身,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

  阿静默默的跟在后面回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