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办?阿月!”阿静连忙说道。

  虽说他是这样猜测着,但目前或许只有这一个看似无解的答案可以进行,只是最终的结果就不得而知了。

  金月童犹豫了,因为他不想看到阿静失望的表情,那样对她的打击或许比现在大多了,如果秦风死了,那这女人可真的是连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可是,如果不说,她还是会走到那一步吧,秦风才是她的希望,金月童处于纠结中,他想之又想,看着阿静着急的脸和期望的眼神,他拒绝不了她。

  *~最N&新章f节上Q/酷y匠网

  “如果那个人真是和秦风生活在同一城市中,那么首先得找到这个人,然后利用唤魂铃的作用来唤醒秦风的一魂。”

  “是不是这样就可以就阿风?”

  “目前看来只有这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阿月,有你在身边真好,阿风有救了!”阿静激动看着金月童。

  “不要高兴太早了,这个城市那么大,找人更是很渺茫,如果那人不在这个城市,或许他离开了,那就更是大海捞针了。”金月童提醒道。

  “可是阿月你不是说那人应该和阿风在同一个城市的吗?”

  “之前我是那样说的,可是秦风现在已经出现昏迷不醒了,所以一切情况都可能发生的。”

  “那阿风是不是有一半的希望?”

  “或许吧”金月童走到床前,叹口气说道。

  “阿月,我现在该怎么办?”阿静看着金月童说道。

  “……”

  “阿月?”

  “啊?噢!”

  “你怎么了?”

  “没事,你现在能做的就是,第一,去医院把一只链子带在秦风的左腕;第二,你拿着另一只在人群中寻找,利用唤魂铃的牵制,去找寻秦风的一魂。”

  “那怎样才算找到了呢?”

  “当找到时,铃铛会通过响声来提醒你的。”

  “谢谢你,阿月!”当金月童把链子交到阿静手上时阿静感激说道。

  “先别忙着谢,等找到再说。”

  “那我现在就去了。”阿静说着就要往出走。

  “等等!”金月童喊道。

  “怎么了?”阿静握上门把正要开门听到他的话转头问道。

  “给秦风带上时,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带上唤魂铃后防止人为干扰寻找结果。”金月童提醒道。

  “恩,我记住了。”阿静答道,然后拉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金月童就听到快速下楼梯的声音。

  希望秦风能醒吧,他可不是为了秦风,才不管秦风会不会醒,哪怕他一辈子不醒与他自己都无关,看见秦风时他就在想如果他一辈子不醒,那个傻女人会不会安心去投胎转世呢,但最终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关,他还是舍不得让那个傻女人伤心啊!

  呵呵,他金月童也会有为人找想的时候,他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阿静拿着金月童给的链子看了很久,阿月的方法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可行,但现在医生们都瘦手无策了,她只能寄托希望在金月童身上了。

  到医院时,阿静直奔秦风病房,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因为她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秦大哥,是来看你了,你为什么不醒来啊,你不是最喜欢佳佳了吗!”

  是何佳的声音,这让阿静再次想起了他们拥抱的画面,两人诉说着爱意,那一沉痛的一刻再次刺痛了阿静的心,放佛自己的存在就是多余的。

  阿静知道现在根本不适合出现在何佳面前,她根本不会让自己接近秦风,也不会让自己给秦风带上这条链子。

  看着手中的链子,阿静决定在医院外面等,等到合适的时机在进去。

  就这样阿静等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等到何佳出来了,她看到何佳被一个年龄大的人接走了,于是她又再一次去了病房。

  这次除了秘书没有其他人了,秘书看到阿静来了,站了起来。

  阿静问道“阿风怎么样?”

  秘书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一样,就好像只是睡着了,医生检查也没查出来什么。”

  阿静看向秦风,他睡的很安慰,呼吸很均匀,她知道她的阿风真是累了,他睡够了就会醒来的。

  想着要给秦风带上链子,阿静对秘书说道“能不能让我和阿风单独待一会呢?”

  秘书点了点头,带上门,出去了。

  阿静坐到秦风床前,看到旁边有毛巾和水盆,拿起毛巾弄湿,轻轻为秦风擦着脸,他这样的人肯定不喜欢自己的脸不干净。

  真好,这样如此近距离仔细看他,还是第一次,每次都不能光明正大看着他,没想到可以看他时,他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老天在住弄自己呢。

  “阿风你知道吗?我真想每时每刻都待在你身边,哪怕只是能看你一眼也好,这是我最初的心愿,是不是我贪心了,想让你喜欢上我,所以老天就惩罚你了呢。我想不会,应该是我连累你了,从以前都是我在连累你,让你为我背负了很多,也承担了很多,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你醒过来就好,哪怕我付出再大的代价都行。”阿静看着秦风深情款款的诉说着。

  她知道眼前的人也不会听到自己的话,她抬起秦风的左手腕把链子带在了他的手上,链子瞬间发出了很绚丽的色彩,但不一会链子的光辉慢慢变弱直至暗了下来。

  奇怪,阿月没有说它会暗下来,是不是坏了?阿静看着眼前的变暗的链子诧异着。

  阿静为秦风带上链子后,慢慢站了起来,她不能再次逗留了,她要去找秦风少的那一魂,那才是此刻唯一能做的事。

  她走向门口,但还是回头深深看了起秦风一眼,走了出去。

  秘书看着她,这女孩看来是真的洗喜欢总裁,虽然来的次数不多,但从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深情。

  总裁您可要尽快醒来了,大家都在关心着你。

  阿静走出医院后,还是想回家问一下关于链子的事,于是她马不停蹄回到了家。

  “阿月!阿月!”阿静一进门就开始喊道。

  “女人,干嘛?”金月童打着哈欠说道。

  “阿月那链子为什么亮一下就不亮了啊?”阿静急忙问道。

  “你以为它不休息,会一直工作啊,傻了吧你,不过放心吧,等你找到那,一魂时它就工作的。”金月童鄙视说道。

  “阿月真的能找到那个人吗?”阿静用不确信的口气问道。

  “如果是你的话,是相信可以!”金月童一脸坚定道。

  “谢谢你,阿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