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大楼23层。

  秦氏大厦现在有很多警察在里面来回走动,秦风则在休息室配合警察的问话,警察问了很久,在纸上写了很多,然后又都迅速撤离了秦氏大楼。

  秦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虽然很麻烦,但起码现在看来李建立贪污罪名已经坐实了,也算有一点欣慰。

  李建立是在秦氏待了30年了,应该算是元老级的人物,是从秦海那一届都在,受秦海的栽培和重视,自从他接管秦氏,这个李建立没少给他找麻烦,也算自己警醒,主动给李建立犯罪的机会,这下老头可能会被气的住医院的。

  坐在办公室,秦风实行着自己的计划,这时一阵混乱的敲门声传来。

  而且伴随着外面十分吵闹的声音,秦风站起来打开门。

  就看到李建立“扑通”一声,跪在他眼前,后面跟着好几个保安。

  “秦总,请您高抬贵手,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去坐牢啊,求求您!”李建立拉着秦风的裤腿大声哭喊道。

  “关我什么事!”秦风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声说道。

  “秦总您不能这么绝情,好歹我也为秦氏辛苦了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绝情,我觉得我能容忍您这么久,我已经很大发善心了,再者说了,你确信是为秦氏辛苦吗?”秦风俯下身子对着李建立耳边说道。

  “还是你只是为秦海在辛苦,何不求他呢?”秦风说话时,脸上露出残酷的笑,观察着李建立的反应。

  果然李建立脸色大变,但还是低头说道“你们不都是一家人嘛!”

  “我告诉你,我和秦海没有一点点的关系,抱歉你求错人了,你们把他拉出去,他现在已经不是秦氏员工了。”秦风对后面保安说道。

  保安上来拉起李建立,便向后拖着走,李建立不死心继续说道“秦总,求求您,我真的不能坐牢,求求您!”

  秦风理都没理,便关上门。

  外面便传来李建立的骂声“秦风你设计我,你会遭报应的,你会遭报应的!”

  呵呵,报应吗?报应已经开始了。

  等外面声音停止了,秦风便等了一会拿着外套出去了,驾车去了医院。

  路上,秦风打开了广播,广播传来优美的音乐,一会便开始报道,秦氏原董事会成员李建立的贪污案,秦风听了勾起嘴角笑了笑,但眼睛没有笑,接着一阵电话声音传来。

  秦风拿起电话一看,是秦姐打来的,难道是母亲发生了什么事?他立马接了起来。

  电话传来秦姐焦急的声音“少爷,夫人进了抢救室,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您快来啊!”

  秦风脸色大变,踩着油门,快速向医院赶去。

  到医院时,秦风赶到抢救室时便看到秦姐在一旁焦急等待着。

  “现在怎么样?”秦风上前急忙问道。

  “还在抢救中。”

  秦风走到抢救室门口,拳头瞬间重重砸在墙上,却感觉不到痛,自己应该一直看着,偏偏自己不在,秦风无比的懊悔和自责。

  2小时过去了……

  抢救室门开了,秦风走上前,还没有开口问,却见医生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秦总,我们尽力了,您去看秦夫人最后一眼吧!”

  说完医生便离开了,秦风靠在墙上,神情恍惚,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又见母亲从抢救室推了出来,他便跟在后面回了病房。

  护士们便走开了,秦风蹲在病床前,秦母慢慢睁开眼,叫了一声“阿风。”

  “妈,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我真无能!”秦风抓在自己头发说道。

  “不,我儿子是最厉害的,阿风,你答应妈,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和阿静幸福的过下去,那样我泉下有知也会安心的。”秦母拉着秦风的手说道。

  “妈,你忍心留儿子一人在这世上!”秦风眼中都出现了泪花。

  “别哭,阿风,活这么久我已经很不满足了,没有遗憾了,你不要自责不要悲伤,妈是解脱了。”秦母摸着秦风的脸微笑着说道。

  “妈……”秦风此刻能做的只是在最后一刻这样陪着母亲。

  “阿风,不要和秦海斗了,他不值得,他不值得,我虽然恨他,不过也感谢他,因为有你了,妈很高兴,很高兴……”说完秦母的说便垂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妈,妈”秦风摇着秦母,歇斯底里大声叫喊着叫着。

  )看正/D版章4节\上酷J匠◇网|@

  但秦母已经不能回应他的一切,她已经去世了,一颗颗豆大的泪珠落在秦母的手上,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自己母亲床前落泪了,他已经忍了好久了。

  一天后秦母葬礼上。

  秦母的葬礼很低调的举行,来的人基本都是秦风的一些关系好点的人,何佳和其父亲何平也在其中,何佳抱着秦风隔壁安慰道“秦大哥,不要伤心了,伯母肯定也是希望你开心快乐的。”

  “是啊,秦总节哀顺变”何平也说道。

  “谢谢何叔!”

  这时,一个人出现,秦风看见时,眼里全是怒火和恨。

  这个人就是秦海,秦风走上前挡住秦海,“我妈不想看到你,你立马离开!”

  “毕竟她也是我的女人,我来送送她有何不可?”

  “你没有资格!”秦风怒声道。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我也不是来看你的!”

  “我说了你妹资格,给我滚开!”秦风都想上手打人了。

  这时,何平站在秦风旁边说道“秦总,这个时候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你妈还在看着你呢!”

  “是啊!秦总”秦风的秘书在旁边也说道。

  秦风忍了忍,便侧身让开了,秦海上前上了香走到秦风跟前“凡事不要做的太过,否则吃亏的是你!”

  “不用你来说教”秦风看着他眼睛都能喷出火来。

  秦海一看自讨没趣,便离开了。

  丧礼持续了1个小时便结束了,当前的新闻也隆重报道了此事。

  第二天

  “女人,秦风的母亲死了。”金月童站在阿静门口说道。

  “什么?怎么会?”阿静捂着嘴巴说道。

  “我要去看看伯母,顺便去安慰一下阿风。”阿静立马就要动身。

  “去什么去,关你什么事,他那样对你,你还关心他妈干嘛?”金月童一脸讽刺说道。

  “就算秦风对我不好,可是伯母人很好,就不为了秦风,也要为了伯母待我那么好,我也应该去的。”

  “现在外面那么大太阳,你不用命了!”金月童说道。

  阿静看了一下,外面太阳很强烈,现在她身体不是很好,阿月也说的对。

  “那我明早去好了。”阿静说道。

  “随你”金月童不满说道。

  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那么自己的呢?还能维持这样多久呢,是不是还没有和阿风重逢自己就消失了呢,她不知道,不过她现在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这个身子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