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打发走何佳,在走廊上站了一会,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走进病房。

  “阿风,刚才那个女孩是谁啊?”秦母好奇问道。

  “那个是之前认识的人,来看她亲戚,走错病房了。”秦风敷衍说道。

  他很不想让母亲知道何佳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到他秦风撒起谎真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心里想着刚才对何佳说的话,这样欺骗一个小女孩真的好吗?现在的他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但嘴上说这话时,脑海中浮现的是阿静的脸,想着她听到自己说的话时一脸的伤心,自己真的是疯了。

  “阿风啊,阿静怎么还没来,平时这个时间她都已经来了。”

  是啊,平时这个点她都已经来了,今天连影子都不见。

  “妈,别着急,或许她已经在路上了,您先休息一会。”秦风安慰道。

  秦风扶秦母躺下,自己走出了病房,拿出手机翻出阿静的号码,犹豫了一会,于是拨出了电话。

  但很快,那边传来了优美的服务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秦风很惊讶,不死心又拨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她关机了,出什么事了吗?他脸上有了担忧的神情。

  但也就是一会,秦风没再打,去了公司,今天公司要调查李建立贪污案,自己必须在场,让秦海知道什么叫手足无措。

  阿静走出医院后,正是正午太阳最盛时间,没有去管自己的身体能否抗得住,满脑子全是秦风说的话,他的话像万箭穿心一般,刺伤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尤其是心,早已经血迹斑斑,她就这样走着街上,不知自己要去的方向。

  路上的行人有人看到她的样子,上前关心道“小姐没事吧?”

  阿静像没有听见似的,一直往前走,她的五官像是屏蔽了一切食物。

  “金月童,你还去不去打游戏?”一个约十五六岁的男孩对金月童说道。

  金月童爱玩游戏,所以时间一长就结识了不少的玩友。

  “去,干嘛不去,上次你输了还不服,这次让你尝尝小爷我的厉害。”说完金月童一脸得意神情炫耀道。

  和那个少年往游戏厅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到游戏厅门口,两人便要进去,这时金月童通过游戏厅门口的玻璃看到了阿静的身影。

  金月童立马回头,便看到了马路对面的阿静,于是跟旁边的少年说了一句“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说完,匆匆过了马路。

  金月童过了马路,走到阿静旁边,看到她的样子有点不对劲,于是说道“女人你怎么了?”

  阿静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一直向前走去。

  金月童觉得很奇怪,她怎么对自己的声音没有反应,于是又问了一遍“喂,女人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阿静有了一点点的反应,侧身对他微笑了一下,又继续走着。

  金月童心里有了怒气,手搭在阿静的肩膀,怒声说道“说话,笑什么?”

  阿静停止前行,看着金月童就那样倒了下去。

  金月童吓得赶忙弯腰抱起她的身体,当触碰到她的身体时,好冰,简直就是死人的身体,金月童有点被吓着了,不过这个画面怎么似曾相识。

  对了,第一次从天上掉下来砸到她时,她也出现过这种情况,那么,金月童伸手一根手指到她鼻子下方,果然没有呼吸了,想到她之前说她们家有什么遗传病,一受刺激就没呼吸了,女人真是个骗子,哪有这种病,等回家了看你怎么解释。

  金月童抱起阿静搭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家。

  回到家,立马把阿静放到床上,给虽说是夏天,空气很热,但她的身体好冷,犹豫了一会还是给她盖上被子。金月童拉了一个椅子坐在她床前就那样静静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阿静的睫毛闪了闪,金月童就那样一直盯着她,直到她睁开眼睛。

  阿静醒来就看到金月童一脸微怒看着他,便问道“阿月,你怎么在这?”

  听到她的问话,金月童想到,果然在街上看到自己却像是没看到一样。

  “我有两个问题问你。第一,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干什么?第二个,你为什么便成这个样子?说吧!”金月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在等待她的回答,阿静低着头,难道自己又晕倒了?被这个家伙弄回来的?

  “为什么会晕倒,为什么晕倒没呼吸了?”金月童继续追问道。

  “之前不是说了,是我们家族遗传病……”

  话没说完,就被金月童打断了,“你觉得我会信?之前你说了,我只是在等一个恰当的时机让你自己主动说出来,你的谎话没用了,说实话吧!”

  阿静双手绞着被子,犹豫着。

  然后试探说道“如果我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

  “你说说看!”

  “阿月,其实我不是人。”

  “继续”金月童命令道。

  阿静鼓足勇气说道“我在千年前就已经死了,为了寻找阿风,我不愿喝下孟婆汤,于是跳进了忘川河,在忘川河待了千年,孟婆看我可怜,便答应我,如果我熬过千年,便要我还阳,最后我熬过了,孟婆就答应我让我回到阳间,也就是你第一次遇到我的样子。”

  阿静一口气说完,便观察着金月童的反应。

  “阿月,你是不是不信?”

  “信,我信!”金月童当然会信了,只是结果还是让他很震惊,这个女人居然在忘川河待了千年,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以及风险,纵容他没有亲眼见到忘川河,但之前听到天界各个神仙的描述,连神仙都做不到,她就这样坚持下来了,到底是什么支撑她?是那个阿风吗?

  “那你的身体为什么会晕倒?”

  “我也不知道,之前孟婆是用曼珠沙华为我做的身体,也没有交待什么。”阿静隐藏了聚魂石的事,虽然知道阿月不是坏人,但毕竟涉及到她生命的事,还是保险一点。

  “我明白了,女人你不知道曼珠沙华是生长在阴间不能见强烈的太阳吗?真是个笨女人。”金月童气的谩骂道。

  “阿月为什么你会相信我说的,难道不认为我在编故事吗?还有你为什么知道彼岸花?”阿静很诧异金月童显然知道的比她还多,那么他会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吗?

  “我信是因为我初次见你,你的种种迹象表明你有问题,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因为我也不是人,”

  “啊?难道你和我一样?”阿静惊讶的长大嘴。

  “我是下凡历劫的神仙,记得没,你是怎么砸到你的。”金月童提醒道。

  第一次,阿月说他在树上玩,树枝断了,他掉了下来砸到她,可是现在想想很不对,树枝断了,不至于把她砸晕过去,看来阿月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阿月,你真是神仙?”阿静一脸兴奋道。

  “不过是历劫的神仙,现在暂时是凡人之躯。”

  “现在好了,我们两个身份现在都互相知道了,那么我问你你要寻找的阿风是不是就是秦风?”

  阿静点了点头答道“是的。”

  “那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你的阿风?”

  “因为他的样子,他的名字都和千年前一样,都没变,我第一次看到他,就知道他是阿风。”一说起秦风,阿静就有些激动。

  “你笨啊,你的阿风,都不知道轮回多少次了,单看样貌和名字怎么能辨别呢,而且这个世界人和人长的相似的很多,更别说是名字了。”金月童好心提醒着。

  “我知道他肯定是阿风,我有很强烈的感觉,他一定是,而且他对我的名字有反应吃。”阿静自信满满说道。

  “女人……”金月童叫了一声。

  “怎么了,阿月?”

  “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从忘川河出来的鬼魂如果没有找到前世恋人的话,在阳间逗留太久便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金月童一脸沉重说道。

  “可是阿月,我已经找到了,我的阿风。”

  “女人,你还不如现在直接回忘川,现在还来得及,还能轮回转世的。”金月童一脸着急对阿静说道。

  看正$版V章节5上酷`匠网*,

  阿静拉着金月童的手说道“阿月,我都在忘川待了千年,就是想看阿风,想弥补千年的遗憾,如果我现在转世去,那么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注定我这一世是为了阿风的。”

  “你这个笨女人”金月童扭头过去不看她,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人,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那说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一脸的失魂落魄。”

  阿静就想起来秦风和何佳,秦风说过的话,他们两的拥抱,心里已不是痛能形容了。

  阿静便把秦母住院以及后面发生的所有事告诉了金月童。

  “我说…唉,现在的秦风根本不是你要找的阿风,不然他能舍得这样对你,你一定找错人。”金月童已经不想在骂了,他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女人思想很单纯,对秦风的一切都停留在千年前。

  “女人,我还是那句话,你还是回忘川,喝下孟婆汤,一切的一切都会忘记,什么秦风,都统统不记得,下世重新做人不是更好。”

  “阿月,你没经历过那种爱到极致的感觉,阿风是我世界唯一的温暖和依靠,他就是我的空气,我怎么能离开呢,那样我会死的。”阿静一脸哀伤说道。

  “你……我不管你了。”说完金月童摔上门出去了。

  阿静苦笑着,她知道阿月是为了她好,可是没有阿风,她就没有任何意义,她的存在就是多余。

  金月童气急败坏回了自己房间,他是不懂男女之爱,他是神仙,修仙的是割断一切世俗之爱,他完全不理解这个女人的心思,为什么那么执着?情爱是虚空,是不真实的,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其实不明白的是金月童,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所以不知其中滋味,更不知那种肝肠寸断的感觉,更或许他就是为了经历人世的种种而来的,而阿静也就是他的一个劫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