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秦风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就是和林氏的合作项目,开始启动,而且是他亲自负责这个项目,这对他至关重要,容不得一点闪失,一早秦氏会议室聚集了很多高管,都在讨论项目的具体计划。

  而秦风则否决了所有人的建议,觉得他们心思太狭隘,最终以秦风的最终拍板为准,虽然有很多人不满秦风的专制,不过对于他的计划,心里还是比较信服的。

  秦风家里。

  “秦姐,今天外面天气不错,推我出去转转吧?”秦母看着外面的太阳,心情看起来不错?

  “好的,夫人您先等会,我去收拾一下。”秦姐先快速整理了一下客厅,接着上楼去拿秦母的外套和杯子。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秦母喊了一声秦姐,“秦姐,有人敲门!”

  秦姐急急忙忙从楼上下来,去开门。

  当开门,秦姐惊讶了,来人正是秦海。

  秦姐犹豫了,不知是否该让他进,因为秦风吩咐过秦海来时不准入内。

  秦母看到秦姐一直没有动静,便问道“秦姐,是谁啊?”

  只见秦海绕过秦姐径直走了进去。

  秦母看到来人时,心里一沉,他来肯定没好事,但还是礼貌接待“你怎么来了,秦姐上茶!”

  听到秦母的话,秦姐只好秦倒茶,但心里想着要不要给秦风打个电话。

  “你最近还好吗?”秦海坐下看着秦母问道。

  “我还是这样,你这次来有什么事?”秦母觉得他每次的到来都会带来一些不好的事。

  秦姐端着茶放到茶几上,然后立在旁边,仿佛是监视着秦海一样。

  “我有事和你说,能不能请你家佣人下去?”秦海看了一样说道。

  “夫人,少爷吩咐了……”

  秦母打断了秦姐说的话,对她说道“没事,你先下去,我和秦董有些私事聊。”

  “那好吧”秦姐走时还时不时回头。

  “现在可以说了吧!”秦母的态度还是一副不温不火。

  “你能不能让你儿子不要做的这么绝?”

  “他也是你儿子。”秦母强调说道。

  |酷i匠)网¤首发:

  “我儿子?他眼里什么时候把我当成父亲过,我承认是他壮大了秦氏,可他也不能做的那么决绝,他都差点把我踢出秦氏了。”秦海怒声说道。

  “你这些年,逼他还不够吗?他被你逼进秦氏,好不容易坐到今天的位置,你倒好,却想换主,你觉得阿风会让你这么做吗?”秦母心中有了气,这些年她从来没见过儿子真正舒心的笑过一次,她知道要不是为了她,他根本不会进秦氏,也知道阿风也有一丝报复在里面。

  “如果你不逼他,做那些小动作,他会逼你出秦氏吗!”

  “逼他?你去问问你的好儿子,是我逼他,还是他自己的意愿?他有今天是谁给他的,忘恩负义东西!”秦海一脸骂道。

  “呵呵,我都怀疑,你也没有把阿风当过儿子吗?哪怕是一点点”秦母苦笑道。

  “儿子?在我心里,都只是工具!”

  “秦海,你不配拥有秦氏,你也不配做阿峰的父亲。”秦母声说道。

  “我才不管那些,我这次来,是让你转告他,凡事不要做的太绝,逼急了我,我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杀人放火!”秦海愤愤带着威胁说道。

  秦母一听他这话,心里害怕极了,这个疯子他想对阿风做什么?

  “你想对阿风做什么?”秦母厉声说道。

  “做什么,我什么都可以做,买凶杀人什么的,对我来说就是钱的事,哼!”

  “你不准乱来,不准对阿风做那些事!”秦母指着秦海说道。

  “不准?”秦海打掉了对着他的手指,“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而要看你儿子的表现。”

  “你怎能如此卑鄙无耻,他好歹是你的亲生儿子啊!”秦母浑身颤抖说道。

  “我今天要说的话,就这些,你一定要一个字不露说给他听,我想如果他是个聪明人,就知道怎样做!”说完秦海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秦母手滑着轮椅想追他,可是身体慢慢开始颤抖,呼吸也不顺畅,手揪着胸前的衣服,嘴里想喊,也发不出声音。

  听到关门声,秦姐急忙走过去,就看到秦母的样子,“夫人,怎么样了?不要吓我!”

  秦姐被秦母的样子吓到了,急忙拨打急救电话。

  很快,秦母便被送进了急救室,秦姐在外面一直等着。

  趁着空闲时间,秦姐很快拨通了秦风的电话,那边秦风正在商讨计划,听到秦母住院,脸瞬间一沉,放下手中的工作,飞快跑向了医院。

  当秦风来到医院时,秦母还在急救,就看到秦姐在急救室门口不停踱步。

  秦风跑到跟前,有点气喘吁吁,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我走时我妈还好好的!”

  秦姐一脸犹豫,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不过秦母这个样子,还是不要隐瞒了,“秦董来过。”

  “秦海!”秦风咬着牙说道,双手握拳,眼里都能喷火。

  “我不是给你说过,不准他进门的,你把话当耳边风了。”

  看着秦风的样子,秦姐害怕极了,但还是照实说道“是夫人的决定。”

  秦风浑身散发着,想要杀人的气息,不过还是压制自己的情绪,母亲还在急救室。

  秦姐走到秦风跟前说道“少爷,对不起!都怪我!”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怪你,我妈的脾气就是那样的,她总想着自己面对。”

  这时,秦风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计划,秦海这是在逼他,他是剁掉他所有在秦氏的触手,让他再也没能力再重来。

  秦母的手术持续了有四五个小时,秦风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急救室,终于急救室灯灭了。

  秦风急忙上前,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看到秦风时,礼貌问候一句“秦总,您好!”

  “我妈怎么样?”

  “秦夫人现在暂时渡过了危险期,不过对于夫人的病,我想请秦总办公室谈谈。”

  秦风心里一沉,母亲的病。

  秦风吩咐秦姐,好好照顾秦母,母亲醒来通知他,他跟着医生去了办公室。

  “秦总,请坐”医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妈到底得了什么病?”

  “秦总请看!”

  秦风顺着医生说的放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一张片子。

  “秦夫人得的是肺癌晚期!”

  医生的话,把秦风打入了无底深渊,肺癌晚期!怎么可能?

  “我妈之前不是检查过一次吗?怎么没有检查出来。”秦风急忙说道。

  “应该是可以检查出来的,或许是秦夫人特意隐瞒了也说不定。”医生推测说道。

  “我妈还能活多久?”秦风低声问道。

  “最多三个周。”

  秦风握着拳头,走出了办公室,靠在墙上,这算什么?呵呵,眼里不经意留下了泪,三个周,时间如此短暂,他母亲这辈子全都为了他受苦,他却救不了,秦风的拳头重重打在墙上,却感觉不到疼,他靠在墙上好长时间,整理了一下情绪,向着秦母的病房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