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送阿静到门口然后就离开了,阿静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1点了,估计这个时候阿婆个阿月应该都睡了,她轻轻打开门,放轻了脚步,准备上楼回房间。

  一片漆黑,她拿出手机,通过手机的光线摸索到楼梯,刚抬起一只脚。

  “崩”大厅灯亮了,阿静遮了遮眼睛。

  “这么晚去哪了?”金月童的声音从她后面灯开关处传来。

  “阿月你怎么还没睡?”阿静准备转移话题。

  “在等你!”金月童勾起嘴说道。

  “等我?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今天可真累啊!”说完阿静还打了个哈欠表白自己困了。

  “着什么急,先交代一下你去哪了?”

  看来这小子是问不出来绝不罢休,阿静只好说了,只是没有提到秦风的事。

  “我又找了份晚上的工作,是弹古筝的,只有我面包店工作之后才去的。”

  “哟,弹古筝?还有专门来接送的人啊,啧啧,这工作…”

  阿静知道她说的,这家伙不信,但也没打算让他信,就对他说了句“信不信拉倒,反正没骗你。”

  说完自己便上了楼,但后面还是传来金月童话语。

  “女人,就不能长点心,不然吃亏的可是你。”金月童好心说道。

  阿静没理他,就回了房间。

  第二天,阿静还是早早下班,就看到有车在门口等她,不过也看到了金月童在旁边。

  阿静走到跟前,对司机点了点头,转头就看到金月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干嘛?”阿静不满道。

  “秦风家?不错嘛,看来不用我的帮助你也行,都混到人家家里了。”金月童嘲讽道。

  “阿月这个我回来会解释清楚的。”阿静听出了他的语气,也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但也讨厌自己瞒着他。

  “哼!”金月童扭头便回房间了。

  阿静叹了口气,很快换完衣服坐车去了秦风家。

  这次还是秦姐来接她,当在客厅看到秦母时,阿静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秦母看到阿静时,脸上露出很高兴的表情,挥手让阿静坐她旁边。

  阿静走近,在秦母旁边坐了下来,发现秦母手里拿了一本相册,她凑了过去。

  秦母笑呵呵指着相册说道“看,这是阿风初一英语比赛得奖的照片。”

  阿静顺着看了过去,应该是秦风10几岁的时候,眉眼和现在没什么变化,只是照片里的眼神中充满了自信,而现在对着她时只有冷漠和嘲讽。

  “阿风小时候就很聪明,比同龄小孩要懂事,他是我的骄傲。”秦母一脸的祥和说道。

  “秦总现在也很厉害,能把秦氏做那么大。”阿静称赞道。

  “可是现在的阿风却不开心,虽然他不说,但我知道,我也知道原因,都是我拖累了他。”

  知道原因?难道阿风以前不是这样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阿静脱口就想问,可脑中浮现出了秦风的警告,还是没敢问。

  “夫人今天想听什么曲子?”阿静决定换个话题。

  “随便吧。”

  阿静想了一会,秦母现在有点伤怀,弹一首让她静心的曲子。

  于是手在琴弦上拨动,音乐也随之传出。

  秦母听到阿静弹奏的曲子,心里渐渐很平静,整个人很舒心,这个姑娘很善解人意,慢慢闭上眼睛静静欣赏。

  曲毕,秦母对阿静弹的曲子很满意,便问道“今天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画水莲花”阿静答道。

  “这个曲子有什么深意吗?”

  “这是一首佛曲,听了让人浑身放松,缓解压力。”

  P=酷《匠网◇首发《w

  “怪不得呢,我就觉得自己很舒畅现在。”

  “一忆羞开一阙词,一念凋零一韵诗。一语含香一窈窕,一颦色舞一华池。一夜千般一世界,一日百感一交织。一抹红颜一妩媚,一笑回眸一片痴。”

  “这是形容此曲的意境”阿静说道。

  “阿静懂的可真多”秦母对阿静是越来越满意。

  想都没想把前世的曲子弹了出来,但庆幸秦母没有怀疑,秦风的母亲真的很不一样,有这样的母亲他其实应该感到幸福,想到自己的母亲,她甚至都没有见过一面,这种亲情她真的很羡慕。

  “谢谢您夸赞!”

  “今天就弹一首,咱们两个来聊聊。”

  阿静离开琴架又坐回了秦母身边,秦母拉着阿静的手,一脸温和看着她。

  “阿静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我是暂住别人家的,有一个阿婆和一个弟弟。”

  “好,好。”

  阿静没听懂秦母说的好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有在意。

  之后两人一直闲聊着,秦母聊着秦风小时候的事,阿静听的很认真,仿佛像把每一个字都记下来,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才有的。

  不知聊了多长时间,中间秦姐催过秦母几次,都没有管用,秦母。聊的很尽兴,以至于睡觉时都11点了,于是秦姐强制性推秦母去就寝。

  “今天司机被秦总叫出去有事,您先等一会。”秦姐对阿静说道。

  阿静站起来点了点头,对秦母说了一声“晚安”。

  看着秦母上了楼,阿静便坐了下来,说实话她也有点困了,于是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等待司机,却不想睡着了。

  秦风回来时,便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她怎么还没走,都这个点了,秦风走近,本想摇想睡着的人,可看到阿静的脸时,眼眸深了深。

  这个女人睡着了,可真别有一番风味,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感觉,轻轻的呼吸着,嘴巴时不时撅了撅,样子甚是可爱,秦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眼睛里有了浅浅的柔和之色,他伸手摸了摸阿静的脸,很光,很软,她的肤色很白,泛光的白,不像现在抹粉的那种,嘴唇粉嫩粉嫩的。看到这里秦风身子向前微倾,在两个人之间只有一根手指距离的地方停住。

  秦风觉得自己身子有点热,从来没有这种特别想吻一个女人的时候,而今天就想抱着眼前的女人吻个够,行动往往比思想快,他嘴慢慢贴了上去,就是这样而已,他发现他的心竟然扑通扑通的跳着,这是什么感觉?

  这时,秦姐从楼上走了下来,秦风立马站直了身体,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少爷,您回来了!”

  “那个司机今天没有送她吗?”秦风一脸严肃说道。

  “司机还没有回来,说是马上。”

  “不用了,我去送她。”

  “那要不要把阿静小姐叫醒?”秦姐看着睡着的阿静说道。

  “不用,你去休息吧!”

  说着,秦风抱起睡梦中的阿静下了楼。

  秦风将阿静放在了副驾驶上,自己坐在主驾上,开车送她回了家。

  一路上,阿静都没有醒,看来是真累了,秦风看着她,这个奇怪的女人,从第一次的纠缠,他以为自己是讨厌她的,可是现在他不知道了,开始迷茫了起来。

  到家时,金月童就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看到送阿静回来的是秦风,他有一丝丝的惊讶,但当看到在秦风怀里已经睡着的阿静,心里有了怒气。

  “多谢秦总送阿静回来!”金月童从秦风手里接过阿静说了一句。

  “不客气”说完一踩油门,车飞快开走了。

  看着车走远了,金月童把阿静使劲摇醒。

  “阿月,我回来了?”阿静眼都没有完全睁开迷糊说道。

  “女人,不要对你以为的人放松戒备,纵然你信他,但不要让他有伤害你的机会!”

  说完金月童就回房了,留下还处于木讷状态的阿静。

  他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不过谁送她回来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