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跟着秦风来到了客厅的阳台上,站定。

  秦风望着窗外,冷声说道“你的工作就是只要弹琴就可以,其他的不要打听,也不要说多余的话,知道了吗?”

  阿静看着秦风的侧面,虽然他的声音很冷漠,可是她听出来无尽的孤独和寂寞,这样的他,自己好想拥抱一下他,地位,权利以及女人,他都已经有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情绪,到底他是怎样的人?

  阿静点了点头,答道“哦”。

  “去吧”秦风说道。

  阿静离开阳台时再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和千年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了,她努力眨了眨眼,才发现自己眼花了,高大的背影这样看只过去,只有有浓浓的寂寞。

  阿静回到客厅时,看到秦母抱着古筝,手摸着琴弦,眼睛有了道不明的思念,她在思念谁?是秦风的父亲吗?好像她不管从哪种途径听说,从来没有听过过秦风的父亲,是怎么回事?

  “您喜欢听什么曲子?”阿静走到秦母跟前蹲下来礼貌说道。

  “姑娘,你都会弹些什么呢?”秦母放下琴带着柔和的表情说道。

  “没事,只要你想听什么我就弹什么。”阿静想了一会说道,自己过去弹的曲子不知道现在的人有没有听过,万一没有听过她会不会怀疑,所以还是想听听秦母的意见,这样比较保险点。

  “那就弹你最拿手的吧!”秦母建议道。

  “秦姐,把琴架拿出来。”秦母喊道。

  不一会,秦姐拿着琴架出来了,把古筝放在了琴架上,阿静走到架子旁边,那是一个深红色的凳式琴架,上面还刻有花纹,虽然看不出刻的花纹是什么花,但用手摸上去,能感到雕刻者的用心,材质是木制的,透着一种古朴而又醇厚的典雅,看来秦母是一个很传统的妇人。

  阿静坐下,双手搭在琴弦上,想着弹什么好,还是赌一把吧,先弹一首开口情况再说。

  于是,阿静双手在琴弦上拨动了起来。

  秦母闭眼静静地聆听着,突然睁开眼,这姑娘弹的竟然是“凤求凰”,好怀念的曲调,秦母的眼睛泛着淡淡的光彩,似沉浸在阿静的琴声中一样。

  不知何时起,秦风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眼睛直直饿看着弹琴的人,这是他在古筝房外面听到的曲子,虽然他不懂乐曲,可是却听出了一种思念的味道,这时,脑海开始像过闪过什么片段,他想锁定,可还是消失。随之而来他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他自认为自己的身体还算健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头痛的毛病。他想到了,自从遇见这女人开始,头就时不时的作痛,如果是在古代,还真会以为这女人会自己下了什么蛊,抚着额头,他看着阿静,那女人眼睛真美,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是在诉说什么似的。

  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看着阿静,秦风觉得自己真是有点不正常,于是,他站了起来,不打扰秦母,对旁边的秦姐不知说了一句什么,便走了出去。

  下了楼,还能听到古筝的声音,秦风抬头看了看,伸出手不一会就来了一辆车,他对司机说了一句什么,自己坐上车便离开了。

  一曲终止,阿静静等秦母的评价,而秦母好像还没从琴声中恢复过来,直到秦姐轻轻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好一首凤求凰,弹的可真好。”秦母脸上带着笑容称赞道。

  这首看来是现在的,阿静心里放松了下来,对秦母说了一声“谢谢”,但想的是自己回家得多找点这个世界的曲子,不然真会露馅。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得於飞兮,使我沦亡。”秦母嘴里喃喃道。

  “这是我最爱的一首诗,名字就是凤求凰”秦母对阿静说道。

  “对了,阿风是怎样找到你?弹琴这么厉害。”秦母道。

  “我在古筝店弹琴,刚好秦总路过,便选中了我。”阿静答道。

  秦母越看阿静越喜欢,心里顿时萌发了一个念头。

  “阿静对吧?我才想起你的名字,你有男朋友吗?”

  “啊?”阿静觉得很诧异,秦母居然会问她这个,但也没多想。

  “没有”阿静想,是没有,不过她有爱的人,只是目前无法表达。

  “真可惜,这么好的女孩”秦母一脸可惜道,心里却在想着下一句的问题。

  “你觉得阿风怎么样?”秦母眼睛闪过一摸奸诈问道。

  “呃,外面人都夸秦总人又帅,还事业有成,很多女生都为之倾倒。”这也包括她,只是这句阿静没有说出口。

  “你一直都说的是外面的人,那你呢?”

  “我?我也觉得秦总很帅,也很厉害。”阿静称赞道,不知道秦母为什么要问她的看法。

  “有那么多人喜欢他,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带一个女朋友回来给我看过,唉!”秦母叹了口气说道。

  阿静被秦母的话震惊到了,没有带人回来?那何佳不是他女朋友吗,为什么没有带她?阿静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想问,她越来越看不懂秦风,不对,她从来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是第一个他带回来的女孩,尽管是弹古筝的。”

  ,看正…版'^章节√上gj酷匠。网Po

  听到秦母的话,阿静心里有了雀跃的激动,她是第一个见他母亲的人,不管是什么目的,但总归是他带回来的。

  “夫人,该吃药了。”秦姐一手拿着药瓶,一手端着水,对秦母说道。

  “恩”秦母接过药,一口气咽了下去。

  接着秦姐开始给秦母进行按摩,并让阿静再弹了一首曲子。

  她选择了一首旋律很轻快的曲目——寒鸦戏水。

  这首曲子,以别致幽雅的旋律、清新的格调,独特的韵味,明快跌宕,演奏出一种悠闲自得的韵味。

  听着此曲,仿佛能重现了寒鸦在水中嬉戏的畅快和怡然自得的场景

  这个女孩真的很特别,如果能撮合她和阿风,那么她也没什么遗憾了。

  曲子结束时,秦母便要休息了,本来想要和阿静好好聊一会的,不过秦母身子不好,阿静也不好叨扰。秦姐便按照秦风的吩咐派司机送阿静回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