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琴声,秦风来到一家古筝店,店的名字很奇怪,前世今生,人有前世吗,这个他从来不信,但也不可否定,或许真有也说不定。

  一首曲子,传了来出来,就是刚才他在车上听到的那支,曲子很缠绵,秦风不懂古筝,但却从这首曲子听出了很缠绵的爱钱和思念,突然他想知道怎样的人才能弹出这样的曲子?

  于是他走进了店里。

  服务员便上来接待,还没等到服务员说话,秦风便伸手挡了一下,服务员便没有在打扰他。

  秦风看了看周围,全是古筝,再看到那正在弹奏曲子的人时,他确实惊讶到了,怎么会是她?她会弹古筝!

  秦风看到阿静双眼微闭,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动,双手很灵活在琴弦之间切换,这个样子好像似曾相识,而且这首曲子,也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

  秦风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总能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一些看似陌生却有熟悉的东西,脑海中也总会出现一些模糊的画面,就像很遥远的记忆在蠢蠢欲动。

  琴声停止了,阿静睁开眼,眼中有淡淡的泪光,好怀念啊,摸了摸琴弦,然后反射性抬头,阿静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他来多久了?阿静站起来走到秦风跟前。

  笑着说道“秦总,好巧!”

  秦风能够很清楚看到她眼中的泪光,是什么让她如此思念怀到带泪的?不过秦风还是对她会谈古筝一事比较有兴趣。

  “你会弹古筝?”秦风还是想确信下,比较现在会弹的人少之又少。

  “学过一点”阿静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难道他对古筝有记忆。

  秦风心里在酝酿一个计划,母亲最爱的古筝,现在无法再弹了,但是这个女人可以帮母亲实现这个愿望,想到这里,他已经打算好了。

  “找个地方,我有话对你说!”还是命令的口吻说道。

  阿静觉得很奇怪,秦风居然会主动来找她,心里不是没有高兴,但对要说的话,她不知心脏是否还能支撑得住,一直以来他的话有讽刺,鄙视,看不起人,侮辱性的话语居多,那么这次他想说什么?她该期待吗?

  阿静又想到金月童不让她乱跑,让她等他,这就犯难看了,可是这次也是接近秦风的机会,相信他是不会怪她的。

  “好”阿静答应道。

  秦风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店,要了两杯咖啡,阿静坐他对面,一直在等着他开口。

  等咖啡端上来时,秦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放下,然后直直看向阿静,阿静觉察到他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甚至看着她有点不舒服,自己也端起咖啡开始喝。

  “我想请你做一件事!”秦风用不冷不热的口气说道。

  “做事?做什么事?”阿静放下咖啡一脸疑惑问道。

  “阿静小姐不是会弹古筝吗,那么我给你推荐一个发挥所长的工作。”

  “可是我已经有工作了”这个面包店的工作她很喜欢,现在还不想换。

  “这个工作不会耽误你正常工作,只需占用一点你下班的时间。”

  听到秦风说的,阿静想有这样的工作吗,不过工作都是次要的,她就只是想一直看着他而已,于是阿静决定答应秦风。

  “那好,只是在哪?”

  “在我家!”

  “咳咳”阿静才喝了一口咖啡,听到他说的话,被吓了一跳,咖啡也卡在喉咙,什么?他家?

  酷匠i网Zc永b久免☆K费看:◎小Y说QW

  “不是给我弹,是我母亲。”秦风看到她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不可察觉的笑容,但也只是几秒。

  “怎么样?”

  “而且…”秦风突然凑到阿静跟前,“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么你也可以争取下,万一哪天我也会喜欢上你说不定。”

  阿静看着眼前带着酷笑的脸,觉得他肯定是在戏弄她,阿静坐直身体,微微离他稍远一点的距离说道“我答应。”

  秦风也坐直补充说道“当然我也不好让你白干的,工资会让你满意。”

  其实工资阿静倒不是很在意,她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个看不透的男人,答应也只是能和他多待一会,其他的她都不敢想了。

  答应好了,秦风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阿静说道“明天开始,我会让司机来接你,你号码和地址?”

  阿静乖乖报出自己的号码和地址,秦风存好后,付了帐便离开了。

  阿静再坐了一会也离开了,想到金月童肯定会找她的,于是到了古筝店,没有看到人影,是不是他还没有出来啊,阿静从包里拿出手机。

  他居然打了这么多未接,再一看发现手机居然是静音状态,完了,肯定会被那小子骂的!

  阿静立马回拨过去,对方马上静接了,果不其然被金月童训斥了一顿,让她站在原地放。

  阿静和小学生一样,乖乖站在古筝店门口,一直到金月童来。

  来了便开始说了,“女人,能不能有点自觉,不是让你等吗?还乱跑。”

  阿静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说什么,也知道他只是为了她好,撒娇道“阿月,我知道错了,就这一次嘛。”

  “得,别这么肉麻,恶心死了”金一月童一脸嫌弃道。

  “那我请你吃好吃的”阿静提出了吃饭,毕竟到了中午,肚子也该叫了。

  某人也就接受了这个贿赂,跟着阿静去吃饭了。

  不过饭后,阿静心疼的摸着钱包,这小子也太能吃了,不仅吃的多还专挑好的,吃了她一个月工资。

  吃饱,转够,自然美美的回家了。

  回到家,金月童回房间午睡去了。

  阿静睡不着,便拿着笔在纸上开始画,不一会纸上就出现了一张很帅的脸,这样的画像有很多,阿静拿了一个盒子,每次画了一张就装进盒子,这是她唯一珍视的人了。

  想着,以后每天都要去他家里弹琴,这也是唯一改变他对她看法的机会,她要加油,不过他母亲是怎样的人?是温柔贤惠的贵妇,还是?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她也加入了午睡的行列。

  希望明天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