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一大早,阿静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她睁开眼缓了缓神,敲门声持续不断传来,她才意识有人敲她房间的门,她拿起闹钟看了看才6点多,还这么早,本想钻被窝继续睡,可是敲门的人好像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且声音更大了。

  阿静穿着睡衣,晕晕乎乎开了门。

  “女人真懒!”这是金月童独有的讽刺声。

  “阿月,怎么了?”阿静打着哈欠问道。

  “走,陪我去锻炼。”

  “锻炼?你都是一个人在锻炼,今天干嘛叫我!”阿静不满道。

  “本大爷乐意,快去换衣服!”金月童催促道。

  “好困,你一个人去吧,我还想睡会。”说完阿静转身又回去睡,手还想关门。

  金月童用手挡住她关门的动作,催促道“快点换衣服,今天难得大爷有心情陪你。”

  被金月童这么催魂的声音,阿静想着这觉是没法睡了,无奈答应道“知道了,我去换!”

  并随手关上了门。

  金月童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看着被关上的门。

  不一会,阿静换好了衣服和金月童出了门。

  他们选择了一条人比较少的林间小道,金月童在前面跑,阿静在后面慢慢地跑,一路上金月童回头好几次,看到如龟速般的女人,并且说道“跑快点,乌龟都比你快。”说完还一脸的鄙视。

  阿静本来就困,而且她也很少锻炼,刚跑起来静感觉气喘吁吁的,金月童慢慢降下速度和她并排跑,跟运动教练似的,不停在旁边嘟囔着。

  阿静马上觉得耳朵有如苍蝇般的声音嗡嗡作响,于是她加快了速度,金月童看着笑了笑,果然这女人闲吵。

  跑完步,两人都满头大汗,都回家洗了个澡,阿静瞬间觉得神清气爽,原来跑步还有这种功效啊,看来如果以后没事,自己也应该去跑跑。

  “女人,要不要逛街?”金月童抱着胳膊靠着门说道。

  逛街?阿静脑海马上浮现出那次不堪回首的记忆,脸上出现了恐惧之色,而金月童也发现了,她还是没有走出来。

  “放心,这次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金月童一脸保证道。

  “那好吧”阿静也只好答应了,而且她上次也欠他一个保证,这次就当作是还他了。

  说走就走,他们一起出去了。

  路上阿静紧紧地跟着金月童,这让金月童想到她刚来时也是这样的,都经过这么长时间了,仿佛什么都没变,又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走到一家游戏厅门口,金月童看着里面眼睛在放光,一脸的兴奋。阿静看到他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看来还是孩子心性,就平时喜欢装着一副大人的样子。

  “想玩就去呗”阿静说道。

  “可是……我要跟在你身边的。”这时候他还记着她的保证,说没有感动是假,阿静跟着这个男孩,他真的很善良。

  “你去玩,我看前面有家古筝店,我去看看,不会乱跑的。”阿静拍了拍金月童的胳膊笑着说道。

  金月童也看到阿静说的古筝店,想了一会,脸上有明显的纠结表情,然后一脸严肃说道“我就去玩一会,你就在那等我,哪都不要去,记住了吗?”

  金月童这样的说教,阿静感觉他是她的长辈,不放心她,阿静无奈说道“我知道了。”

  金月童看了一样阿静,然后冲进了游戏厅,阿静失笑的摇了摇头,自己向那家古筝店走去。

  走到古筝店门口,那个牌匾吸引了阿静,“前世今生”,看来这里面有与众不同的东西,阿静走了进去。

  刚进去就有人来接待,“您好,这里是前世今生,这里的古筝可以随便看,您也可以弹,当然也可以买,那么小姐你选择哪样呢?”

  阿静想了会问道“我可以弹会吗?”

  服务员礼貌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了。”

  阿静看着店里各式各样的古筝,她看了一圈,相中了一架棕红色的古筝,于是走了过去。

  这个很像她前世弹的琴,那是阿风送她的生辰礼物,她很喜欢,当时弹了一首送给阿风,阿风看起来很开心。

  阿静坐在了古筝旁边,手轻轻拨动了琴弦,一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幸福感袭上心头,她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前世今生了,这里没一个古筝都有其悠久的记忆和故事,当看到它们时,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

  阿静慢慢弹起了古筝,悦耳动听的声音从她手指下流出,她弹的是她最喜欢的曲子,叫“凤求凰”,也是她向阿风表达爱意的曲子。

  秦风回到家,没有发现母亲的身影,问保姆,说是在家呢,他找了一圈,终于在置物间看到母亲摸着她最爱的古筝,眼里充满了柔情和幸福。

  看到这,秦风想起自己曾经答应过母亲,将来自己有钱了,一定有给母亲买给新的,可是这些竟然全都被他抛之脑后了,心里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现在的母亲怕就算是有琴有无法再弹了吧,因为常年坐着轮椅,手脚都没有以前的灵活,他知道母亲一直以来的愿望。

  秦风走到母亲身旁蹲下来,眼中带着歉意说道“妈,对不起,我说过给你买新的呢!”

  秦母看向秦风,笑着说道“没事,妈只是怀念下而已,你回来了,有没有吃饭,我让秦姐给你做。”

  “妈,我吃过了,出去吧,这里有灰尘。”

  “恩”

  秦风推着母亲出了置物间,在关上门时,秦风看着那架琴眼眸紧了紧,推着母亲去了大厅。

  “我说阿风,你什么时候带着女孩回来给妈看看,妈还想在闭眼之前抱孙子呢!”

  y@酷匠网6唯s一正M_版,,n其(他(.都=G是/盗}版n

  “妈,你胡说什么呢,我会让您长命百岁的,不许胡说。”秦风微怒道。

  “好,好,不过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了,我想我儿子这么帅,肯定迷倒了不少的女孩。”秦母一脸自豪说道。

  “会有的”在秦母说话时,秦风脑中突然浮现了阿静的样子。

  秦风被自己吓到了,怎么会想到那女人,但确实最近都没有在秦氏楼下见到过那个身影,转眼一想,原来女人都是见异思迁的生物,心里冷冷笑了笑。

  “妈,我先去洗澡了。”秦风对秦母说了一声便上了楼。

  看着秦风的背影,秦母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怕是累坏了。

  洗过澡后,秦风躺在床上,从未有过的空虚感充满了整个心脏,想找个东西填满,可是却不知道什么才可以。

  每天跟打仗似的,还得不停防止董事会的那些人,似乎自己都忘了,现在的自己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好累,好烦。

  心烦气燥的秦风,拿起车钥匙便出了门,路上他加大马力,将车开的很快,仿佛这样才能释放自己的烦闷。

  开到市区时,他慢慢减速了,游荡在街上,降下车窗,看着路上的行人,突然一阵声音传到他耳中。

  因为在行使中他听到的是一阵一阵的,于是他停下车,声音能够很清晰的听清,这是琴声,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向着声音处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