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阿静慢慢睁开眼睛,顺势坐了起来,就看到床边金月童趴在床边睡的很香,看了他一晚上都守着她。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清晰刻在脑中,在她已经感觉没有希望的时候,林浩出现救了她,她心里很感动,可是心里还是微微有点失望,来救的不是“他”。

  阿静看了看时间,才7点,想收拾下去上班,当她掀开被子时,才发觉自己还穿着昨晚被撕的破烂的衣服,自己几乎全裸,金月童是不是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了呢?

  阿静想下床洗澡,身上昨晚难闻的气味还残留着,可是怎么下去?阿静犯难了,这家伙不让路,她没办法去拿衣服,于是阿静用手轻碰了下金月童的胳膊。

  金月童头动了一下,一会又没动静了,在阿静以为他继续睡着了的时候,金月童爬了起来,并揉了揉眼睛,就看到了已经坐起的阿静。

  “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金月童看着用被子包裹的阿静关心说道。

  “不睡了,我得去上班了。”

  “你不用去了,今天就休息了一天吧!”金月童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回头说道。

  “那不行,我……”阿静正要什么,就被金月童打断了。

  “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什么时候?”阿静惊讶问道。

  “昨晚!”说完金月童走了出去。

  阿静下床换了睡衣去了洗澡间,身上还有一些青淤,是被那三个人掐的,现在还能感觉身上被摸的错觉,阿静身体在淋浴下轻轻颤抖着,拿起澡巾使劲搓着被摸过的地方,直到皮肤通红的发疼,还是不停手,她觉得自己身上已经脏了,不是以前的自己了,眼泪夹杂着水流滑落在地上。

  金月童出去后,不放心阿静,站在她房门外,随时听着里面出现的不寻常的声音。

  刚才那女人情绪很不对劲,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今天还想和没事人一样去上班,信她才怪。

  阿静洗了一个多小时,换好衣服,坐在床边发呆。

  金月童听到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心里一惊,用手重重地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开了。

  他看到已经穿好衣服,心里一松,还怕她做傻事,现在看着她,情绪瞬间缓解了,可是现在的她就像被一团很浓厚的悲伤包裹着,任谁看见这样的她心里都很疼。

  “女人?”金月童对着阿静叫了一声。

  阿静回了一个笑,只是这个笑在他看来比哭还难看。

  “别笑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的笑可真难看!”金月童厉声说道。

  听到金月童的话,无声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看到这样的她,金月童也不好说什么了,走上前,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说道“哭吧,我一直在!”

  阿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金月童的眼睛一直看向窗子外面,如果昨晚他能跟着去的话,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他的内心对自己也有了深深的埋怨。

  金月童用手拍着阿静的身子,试图减少她的害怕和悲伤,可脑子里一直有几个问题,昨天究她竟是和谁一起出去的?她出事时那个人在哪?这个人是敌是友?很多疑问都盘旋在他心里,他得一件一件弄清楚。

  金月童想的这些问题,有一个人也在想,他就是林浩,从昨晚他一直在查,查主谋是谁?为什么这样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

  过了好一会,阿静哭涕声变小,她抬起头,金月童把纸递给她,阿静接过擦了擦泪水和鼻涕,对金月童说道“阿月谢谢你!”

  @酷0匠@:网)唯i8一y"正r3版;,其#他都`是g@盗8b版{S

  “没事了?”

  “恩,没事了,我去洗把脸。”

  金月童看到阿静去洗脸,于是走到自己房间拿出手机,打到面包房,刚才说是已经给她请假了是骗她的,昨晚只顾着照顾她,没来得及处理这些事。

  打完电话,阿静也洗完脸,眼睛还是有点红,金月童对阿静说道“要不要和我去超市转转,换个心情?”

  “恩”阿静想了一会点了点头。

  金月童带着阿静去看超市,因为是早上,有很多起来锻炼的人,也有很多遛狗的人,人倒是挺多的,阿静一路上都不说话。

  突然一直金毛犬扑到阿静跟前,阿静被吓了一大跳,想往金月童身后躲,只见那只金毛犬不停在阿静衣服是蹭,伸出舌头舔着,一直对着阿静摇着尾巴,模样甚是可爱。

  金月童对阿静说道“它不咬人,金毛犬的性格很温厚,不信你摸摸。”

  阿静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金月童,又看了她旁边的那只金毛,它的眼睛很漂亮,张的嘴,就好像在对她笑。阿静被它的行为和模样逗乐了,伸手抚摸着它的头,而金毛一脸享受的样子。

  她终于笑了,看来带她出来是对的。

  她往前走,那只金毛也跟着她,马上一个中年人跑过来对阿静说道“对不起,没吓着吧?它不咬人,就是过分热情了。”

  说完还训斥着金毛,金毛又朝着主人贴了过去,之后拉着金毛离开了,临走时金毛还对着阿静摇着尾巴,阿静感觉那只金毛可爱极了。

  经过了金毛,他们走了一会终于到了超市,金月童终于大款了一次对阿静豪放说道“看见什么就拿,今天是特例,错过了就没有了。”

  像以往的话,阿静肯定很开心的去挑选了,今天只是点了点头,拿着篮子走向商品区。

  看来这女人情绪恢复得一阵,慢慢来吧,他自己也拿着篮子紧随其后。

  金月童走到冷藏区,看到一些虾啊什么的,心里有了想法,今天为了让这女人开心,晚上吃火锅,刚好他自己也有些嘴馋了。

  逛了有一会,金月童满载而归,而阿静篮子就放了零零散散的东西,金月童接过她手中的篮子去排队付钱了,而阿静在外面等她。

  结完帐他们就回了家,到了晚上时,金月童让阿静去找阿婆,说是三人来一次小聚,这个时间阿婆应该也回来了。

  他们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花了十几分钟弄了满满一桌子菜,金月童端着已经下好调料的锅放在中间,等锅开的时候,阿静夹着很多菜放进锅,然后等着菜熟。

  阿婆一脸高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菜,锅开了,阿静先加起一些适合阿婆吃的菜放进她碗里,阿婆笑呵呵说道“阿静真好,既聪明又贤惠,谁娶了谁幸福!”

  “那我呢?”金月童声音阴沉沉传来。

  “阿月当然也很厉害,当谁老公谁兴奋啊!”

  “那当然”金月童一脸臭屁自豪说道。

  阿静脸上终于有了笑容,这相当是家庭的宴会,此刻阿静想忘记那些不开心,只想享受现在的。

  饭后,收拾完东西,阿静回了房间准备睡觉,就接到了林浩的电话。

  “睡了没?”林浩如春风的声音袭来。

  “还没,马上要睡了。”

  “你还好吗?”林浩电话中听不出阿静的情绪,只好问道。

  “我还好,还是要谢谢你林浩,要不是你及时感到,我就……”剩下的话阿静没有说出口,但林浩也已经猜到了。

  “我如果知道你在遭遇什么,我会马上冲过去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知道,谢谢你!”阿静觉得除了谢谢,无法用任何词语能表达她的感激。

  “对了你明天有空没?”

  “我看看”阿静看了一下日历,明天是周六,是心心值班。

  “有的”阿静答道。

  “我可以约你出来转转吗?”

  阿静想着自己欠了林浩好多,应该要当面表达一下谢意比较好,于是说道“好,没问题。”

  “那约好了!”林浩像是怕阿静反悔似的急忙说道。

  “恩”

  “那你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说完阿静就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阿静想着明天怎样表达自己的谢意,心里想着林浩真是个好人。

  而她不知道林浩为了明天的约会,晚上还在处理公司的事,就,只是,为了空出一天来陪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