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阿静被后面的人捂着嘴巴直往后面拖去,这是遇到坏人了?阿静心里一惊,她想大声喊可是嘴巴被捂着了,想挣脱可是后面的人力量被她还大,怎么办?

  她心里害怕极了,终于那人把她拖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阿静环顾了一下,这是她后面的巷子,基本路灯照不进来,而且她所在位置被两边的垃圾挡住了。

  她该怎么办?只见不知又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站在她跟前,眼神甚是猥琐,而后面的人一直捂着她的嘴巴一点都没有松开的意思。

  她知道她是遇到色狼了,只见前面的那两个人对着后面的人说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后面的人厉声说道“那人只是说让她受点罪,也说随便我们,我看……”

  只见后面的人换了一只手捂着阿静,然后身体绕到阿静前面,阿静看清,这人她不认识,刚才听他们的对话,那人是谁?让她受罪又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得罪谁啊!

  “哟,这么漂亮的妞啊,让这样的没人受罪,啧啧,我心里可过意不去呐,对吧?”那老大说道,还用另一只手去摸阿静的脸,阿静看到那只又黑而且还散发着难吻味道的手贴在她脸上,她偏离头想躲开那只手,可是没有用。

  '更m*新PC最{z快上酷匠网@s

  “是啊,老大这么漂亮是妞,要不,我们……”其中一个说着还对另一个人和那个老大奸笑道。

  “是啊,好久没有开过浑了!哈哈哈!”

  听到他们猥琐的对话,阿静心里很害怕,她在心里喊着“阿风,救我!”

  “林总,您看我们这次的合作计划?”凯华国际的李总端着酒杯对林浩很谄媚地笑着。

  “这样吧,李总,这个项目毕竟不是一个小项目,而且我们公司是投资多一半,这总得让我好好想想吧,而且您也知道我也上任不久,董事会的还对我有意见,所以呢,我得谨慎,您说是吧?”林浩摇着杯子里的酒说道。

  “那是,那是!不过林总也真是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继承了林氏企业,真是了不起!”李总用浮夸的表情称赞着林浩。

  林浩对这种拍马屁行为也早都见怪不怪了,也只是笑了笑,为了利益,这些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拍马屁也只是初级而已。

  自己继承林氏企业是完全没有办法的办法,像这种家族纽带的企业,总会挣个你死我亡的,父亲让他继承恐怕只是为了镇住那些对总裁职位虎视眈眈的人。他知道论才华,论聪明,也就只有自己可以,这几年在自己的管理下,林氏的业绩和市场都有很大的提高,这才父亲的观点也发生了变化,说会全力以赴支持他。

  其实他很不愿意当这个总裁,他本来可以跟随自己的意志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那才是他的唯一追求,现在一切都全部偏离了,每天和这些人打交道,他觉得很累。

  “那今天就这样吧,那份计划书我会好好再看的,李总我们下次再谈?”林浩站起来拿过秘书递过来的衣服说道。

  “好,好,那就请林总好好看,不急,不急!”李总也站了起来。

  “走吧”林浩对着秘书说道。

  李总随后也跟着林浩,将他送出酒店便坐车离开了。

  林浩在酒店门口站着,不一会司机将车开了过来,司机为林浩打开后车门,林浩站在车跟前想了一会对司机说道“你先回去,我随便转转。”

  “可是……”司机犹豫说道。

  “我转一会,会自己坐车回去的。”

  “好”说完司机驾车离开了。

  林浩把衣服单肩挂着,手插在裤子兜里,在街上乱转着。

  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居然没有一块安静之地可以让他放松放松,林浩不禁笑了笑,他顺着一条衣服专卖街一直走着。

  阿静看到那三个人在她手上摸来摸去,嘴里不听发着污秽之音,她想挣扎可是胳膊被人压住了,而这时那老大只顾在她身上动手动脚,捂着她的手松开了,阿静这个时候大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来人,救命啊!”

  “呵呵,你叫啊,我们敢松开你,就不怕你叫,这个点,这样的地方有谁注意到这里,哈哈!”带头的人得意的说道。

  说完,那人摸着阿静的脚,然后顺着脚一直向上,到小腿处,居然用舌头去舔,阿静眼睛流出了泪水大声哭喊道“别碰我,求求你们!”

  “你求我们也没用,我们只是照章办事。”

  阿静听到她的话,知道求也不管用,于是双腿踢着不让这些人碰自己,可是腿也被他们按住了,这下阿静全身都不能动了,眼看着他们的手快到她大腿处,阿静用尽全是力气吼了一声。

  林浩只顾低头走着,抬起头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街道末尾了,他后面就是巷子,刚要转身往回走,就听到了后面黑暗的地方传来女性的吼声,林浩停住了脚步,向巷子里面走,因为比较黑,他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

  “你们放开我,不要碰我!”阿静声音几乎快喊哑了。

  感觉一只手在扒她的内裤,阿静全是发抖,这样她的清白就没有了,她怎么还能见阿风,在心灰意冷下,她听到了希望之声。

  “你们干什么?”林浩看到三个人压着一名女子,林浩喝声喊道。

  “你少管闲事!”带头的人对林浩喊道,但是手并没有停,在阿静胸上乱摸着。

  “我已经好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今天刚好是个机会。”林浩把手机放进兜里,双手互掰着。

  麻木状态的阿静终于听清了这个声音,对着林浩的方向喊道“林浩,救我!”

  林浩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会,马上眼睛出现了杀气,他走上前,手抓起在阿静身上的老大直接扔了出去,那两人看到老大飞了出去,也马上从阿静旁边闪开了。

  林浩站在阿静跟前,蹲了下来,真是阿静,可看到她凌乱的头发和衣不蔽体的身体,他怒了,脸上是想杀人的表情。

  对着旁边两人一脚一个,还不解气,走到那个老大跟前,拎气用脚直踹到腹部,被踹倒在地的两人看到这形势,从地上快速爬了起来先跑了。

  那老大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被林浩一拳打在脸上顿时嘴角流出了血,马上跪下来向林浩求饶“对不起,大爷,饶命啊,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要杀我!”

  “受谁?”林浩厉声说道。

  “这个……不能说啊,饶命!”那人不停地磕着头。

  林浩本想逼他说出来,谁是主谋,可想到阿静,就说了一声“快滚!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我会让你下这辈子尝不到女人的味道!”

  “我滚”那人连爬带滚,跑了。

  林浩转身走到阿静,把手上的衣服盖在阿静身上,正好遮住了眼前的春光。

  “阿静,对不起,我应该早一会的。”林浩看着阿静的样子,心里很疼,他所重视的女孩子被这样对待,他气的想杀人。

  “哇…呜呜…”阿静拽过林浩的胳膊爬在他怀里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来。

  听到她的哭声,林浩感觉自己的心里无比的难受,他抱着阿静,手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慰着她。

  过了很久,感觉阿静哭声变小了,但全身还是在抽泣着,林浩横抱起了阿静向巷子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时,林浩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送阿静回家了。

  一路上阿静都是小声抽泣着,身子还不住地颤抖,让她经历这世界最肮脏的事,他也深深感到自责。

  到家时,阿静手一直紧紧抓着林浩的衣服不松开,林浩便抱着阿静下车去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开了,出来的人是金月童,他先是看了一眼林浩,没有反应,当他看到林浩怀里的阿静时,他顿时火大,当看到阿静身上盖着是男人的衣服时,他想揍林浩,却被林浩拦住了。

  “你送她回房吧,今晚的事你别问,等她心情平复一点的时候,我想她会自己说的。”林浩看了一样阿静慢慢说道。

  “你对他做了什么?”金月童怒声说道。

  “阿月,不关林浩的事”这时候阿静带着哭腔对金月童说道。

  “你好好照顾她!”林浩把金月童交到金月童手上,自己便离开了。

  金月童看着林浩离开,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着阿静攥着自己的衣服,应该是害怕吧,他抱着阿静回了她的房间。

  当他把阿静放在床上时,阿静还是不送,金月童柔声安慰道“我不走,放心吧!”

  把阿静放在床上时,想给她盖上被子,可看到她身上的衣服便想都没想把衣服解开,他震惊了,她今晚到底经历了什么,她走时穿的平平整整的衣服却被撕的连身体都遮不住了,瞬间他明白了林浩说的话。

  轻轻地拉过被子为她盖上,金月童拉着椅子坐着阿静床跟前就那样看着她,她眼睛闭着可是颤抖的睫毛出卖了她,她在害怕,于是金月童伸手隔着被子轻轻地拍着直至她不在颤抖。

  这边,林浩一路上想着阿静,心里不踏实,他总得做点什么,于是他拿手机快速地拨了一个电话,“是我,给我查一个人今天一天的行踪,我等会把照片给你发过去。”

  今晚对于每一个人都注定是个不眠夜,有人在悲伤,有人在心痛,有点在担忧,而有人却在得意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