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其它四场比赛也出了结果,同为元者一重的苏良运和苏振天自然毫无悬念地胜出,而另外二场也并不是太出彩,但提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名锻体十层的小辈竟是个女子,名为苏湘。一副女汉子的样子,和她交手的同辈不被她狠狠打上一顿都不会放他下去,十分残暴。但苏墨染这一场才是全场最大的亮点。而此刻苏墨染却感受到了一道不善的目光,是苏良运的。苏墨染不由纳闷,这苏良运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以前也没欺辱过自己,怎么此刻会这样呢。苏墨染转头一看周围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有赞赏的,也有不爽的,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抢了这苏良运的风头,原本应该属于他的风头。对此苏墨染也很无奈,自己并不是故意想要抢占风头的。他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而是喜欢做一个闷声发大财的主。

  “现在进行第二轮抽签,这轮五人中有一人将会抽到一支空签,抽到空签者这一轮可以不用参赛。”管事拿着五只签让五人轮流抽,而其余四人抽完后都无一人抽中空签,苏墨染苦笑道:“很明显,我是空签。”他走到一旁,准备看几人之间的对决。

  突然肩上被人一拍,苏墨染回头却发现是父亲苏天明。苏天明一脸深意地看着他。看得苏墨染心里有些发毛,不禁连忙问道:“父亲,怎么了,您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臭小子,能修炼了还不告诉您老子,害得你老子天天为你操心。快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天明虽然表现得有些生气,但还是十分开心,急切地问道。

  苏墨染自然不能将暗雷的事告诉父亲,不是因为苏墨染自私,是因为这事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不告诉父亲,也是为他好。于是苏墨染便搪塞道:“我也不知道啊,呃,就是睡了一觉起来后就发现能修炼了,然后就突破了三层。可能是老天看我太可怜了,就不玩我了吧。”苏墨染嘿嘿笑道。苏天明怎会听不出来苏墨染的搪塞,但既然苏墨染不想说,必定有难处,自己又怎能逼他呢。况且苏墨染终于能修炼了,也是一件大喜事,何必追究那么深呢?

  “父亲,那苏湘族妹怎么下手这么狠毒呢?看着都吓人,明明别人已经不敌他了,但还是把别人往死里打。要不是管理阻止的话,她可能要把别人生生打死吧。”苏墨染看着那被抬下场的苏湘的对手,不由地惊叹道。一个女子,下手竟然如此狠毒,真是可怕。

  “嘘,可别让那小泼妇听到了,她倒是不可怕,她母亲苏怀玉那老泼妇才可怕,那可是我苏家女一霸啊。据说苏怀玉年轻时候在外游历,遇到一男子,二人一见钟情,然后便有了苏湘。结果苏湘出生后,那男子却消失不见了,苏怀玉到处找都找不到,便认为那男子抛弃了她们母女,从此恨透了男人,也教导苏湘不要相信男人。所以他们母子都对男人恨之入骨,你该庆幸只是小泼妇在这儿,要是那老泼妇来了,可是连家主面子都不给的。”苏天明提起那苏怀玉,一脸后怕,很显然也吃过那女人的亏。

  w{更I新zl最3)快U7上酷匠m☆网:

  “啊?这么一回事啊,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抛弃她的只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为什么要把所有男人都想成那样。”苏墨染在心中暗暗道。

  第二场是苏家如今二大天才之战,苏良运和苏振天,二人的长辈都是苏家的高层,被寄予了厚望,此次必须打败对方。所有二人一照面,便凭空生出一股寒意来。而苏墨染也很是激动,能看看他们的战斗,对自己的经验提升也是极大的。

  而苏天明看到苏墨染眼中的火热,便道:“染儿,这二人虽然修为天赋没有你当年那么高,但在苏家也算仅屈于你之下。而且二人前些日子突破元者后都获得了一本一品武技,所以战力也是平常的苏家小辈不能相比的。”

  武技么,自己当年突破至元者境时也曾获得过一本一品武技,名为八重劲,这武技分为八重,以元力化作气劲,从掌心之中冲出,一重比一重更强。苏墨染使出第八重的力量时,发现竟能将一颗二人环抱的大树从中打断。虽然这武技的确不错,但结果才短短二日苏墨染便将八重全部练会了。而苏墨染修为全失之后,体内丹田中也没有元力,所以也不能再修炼这八重劲了。但现在,应该是可以了吧。

  苏天明看到苏墨染跃跃欲试的样子,连忙劝道:“染儿,待会儿到你们三人对战之时,你就果断认输,不要逞强。现在你能够修炼了,不急于这一时,父亲相信终有一日,这青山镇小辈第一的名号会回到你的头上的。

  苏墨染听到父亲的规劝,笑道:“父亲,有力再战,可却选择退缩,这才不是男人所为。放心吧父亲,这一次我会亲手将属于我的荣誉夺回的!”

  而苏天明看到苏墨染自信满满的样子,也不由地想到这小子难道还有什么底牌?既然想捍卫自己的尊严,自己也不好阻拦他。只是暗道待会儿苏墨染如果有危险,就算破了规矩,也要帮助儿子,这是做父亲的责任。随后也将目光投于场上苏良运与苏振天站在场上,二人皆是面色英俊,身材修长之辈。此刻二人倒是引得台下的苏家女辈微微脸红,尖叫不已。苏良运冷峻道:“苏振天,我与你争斗多年,今年必须要分一个胜负了,二人共占一个第一的名额,怕是彼此都不服。”

  “第一?我们两可称不上第一这个名号,三年前我等还在锻体境苦练之时,墨染族弟已是元士境的修为,就算如今墨染族弟遭受怪症,修为已失。但我苏振天一日不突破元士境,超越墨染族弟,就不敢妄自称为第一。”相比于那苏良云,这苏振天说话倒是十分得人心,一时间场下的大部分人都支持他了,而苏良运的人气倒是少了许多。

  苏墨染听到此话,还挺感动的,但当他抬头看到苏振天眼中看他的轻蔑之色,他才知道这苏振天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甚至比苏良运还可怕,这种人表面将自己伪装得十分大度,实际上却是个小人。这种人,很可怕,就在此刻,苏振天已经被苏墨染拉近了黑名单。以后苏墨染辉煌之时,必定不能让这种人靠近自己。

  苏良运也感到苏振天这一番话让他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也不废话,叫道:“有实力才是王道,大丈夫逞什么口能,速来一战。”说罢向苏天明冲去。

  “正有此意!”苏振天笑道,也伸拳向苏良运挥去。

  二人皆是元者一重的修为,打起来也不分胜负。纠缠一会儿后,苏良运笑道:“痛快,你值得我使出武技,接下来我可不会再隐藏实力了。”然后拔出身后的长剑,横对苏振天。“我这武技名为七仙剑法,分为七剑,一剑比一剑强,你若不敌可勿勉强,刀剑无眼,伤了你我也不好交代。”

  “你以为就你有武技么?我这武技名为七伤拳,也不弱于你这七仙剑法。”苏振天一脸轻蔑道。

  “那便来吧!第一剑”话音一落,苏良运手中长剑射出一道光芒,锋利无比,向着苏振天飞去。苏振天抬手一拳,拳中带着红色的光芒,一拳便将苏良运的剑芒冲散。

  “还没完呢,第二剑!”苏良运又是一件,而那光芒却比先前那一剑强了许多。“第二拳!”同样,苏振天也提升了手段,依旧将剑芒冲散。“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苏良运连出三剑,化作三道锋利的剑芒飞向苏振天。“恐怕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吧,你若修炼到了第七剑,我定不是你的对手!可惜啊,你只修炼到了第五剑。”苏振天笑道,随后连出四拳,前三拳将苏良运的三道剑芒抵消之后,最后那一道闪着巨大红色光芒的拳印向着苏良运飞去。而苏良运也是一怔,苏振天说得没错,这些时日他废寝忘食地修炼七仙剑,但只是练到了第五剑,他原本以为苏振天与自己差不多。但谁知苏振天竟然修炼到了第六拳,光凭这一拳,苏良运便再无招架之力,将长剑举在胸前防御,然后眼看着拳印生生飞来。红色拳印飞来,只是一触便将长剑折断,然后落在苏良运的胸上。苏良运被这一拳打得倒飞了十余步,单膝下跪,一口鲜血喷出,然后抬头用不甘的眼神看着苏振天。

  苏振天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并未把他当做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受到如此轻视,苏良运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昏了过去。旁人见状,赶紧上场将苏良运抬去医治。而那裁判也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振天一眼,随后抬手向着苏振天对众人道:“此战,苏振天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