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这二年你究竟去了哪儿。”苏墨染很快平静了下来,急切地向苏天明问道。

  “染儿,我去了符师联盟。可是,还是没能找到能医治你这怪病的人啊。父亲无能,连自己的儿子都救不了,希望你不要怪父亲。”苏天明一收面对苏蟒等人时的冷酷无情,流露出了自责的神情。

  “父亲,千万不要这么说,您为我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孩儿已经很感激了。”苏墨染忽然发现短短二年,父亲原来一头黑发已经掺杂了许多白发,脸上多出了无数皱纹,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苏墨染心中十分难受,父亲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结果还是无法医治自己的怪症,更摆脱不了被别人耻笑的结果。都是怪自己不争气。不!是怪那黑色闪电,夺走了苏墨染所有的荣誉。

  此刻苏墨染咬咬牙,低头忽然发现父亲竟然少了一只胳膊。尽管父亲极力掩饰,但那只空荡荡的袖子还是被苏墨染看到了。

  “父亲,您的手!您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苏墨染一脸惊慌,心中已经揣测出一点答案。

  “这,这是父亲在途中遇到凶兽,那只凶兽实力极强,我虽然侥幸逃走,但还是被那畜生咬断了一只胳膊。”苏天明怔怔地说道。

  苏墨染看到父亲的神色,“父亲,您在说谎。以您的修为,这青山镇哪能有凶兽能伤你?而且若是你不敌凶兽,那只凶兽一定它怎么会只咬断你一只胳膊,必定会吃了您,以您的修为来增长它的妖核。”苏墨染一脸愤懑,“父亲,是符师联盟的人做的吧?他们为难您了对吧?”

  “哎,染儿,你确实推测的八九不离十,但这只手确实是被凶兽所咬,但是父亲自愿的,与符师联盟无关。”苏天明见瞒不住苏墨染,还是说出了实情。

  “染儿,三年前你修为全失,我虽然也很难过,但想着尽管你没有了修为,父亲还是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的。但一年中看你越来越堕落,自暴自弃。父亲还是无法让你这样浑浑噩噩地生活完这一生。于是我到处打听,听到虚空宗有一位二阶符师,符术高深无比,为父就想他定能医治好你这怪症。于是父亲便让家主对外宣称我的死讯,我也好全心全力去求这位符师来医治你的怪症。但。。。”苏天明说到此处,一脸遗憾和自责。

  “父亲,接下来呢?”苏墨染急切地想知道后面的事。

  “后面我跋涉一年左右,终于到了虚空宗,也如愿见到了那位二阶符师。但他为人狂妄,怎么帮助我们这一小家族呢。我跪求三天三夜,他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去暗黑鬼林帮他取一件东西。说如若我能取到这件东西,他便会帮你医治这怪症。但我去了暗黑鬼林之后,找到那物时,却突然窜出一只元士九重的凶兽。原来,它是此物的守护兽,同为元士九重,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同等修为的凶兽呢。所以最终我没能取回那物,也丢了一只胳膊。染儿,父亲无能,希望你不要怪父亲。”

  “父亲万万不要这么说,您为我所做的事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倒是为了我,让您吃了这么多的苦,还失去了一只手。”苏墨染一脸歉意地对父亲道。

  “父亲,我想问问您,那位二阶符师叫什么?”苏墨染眼中冷芒四射。

  “染儿,你可万万不要想着为我报仇,不说二阶符师实力强大,就连供养他的虚空宗,也是我们万万得罪不起的。”苏天明似乎察觉到了苏墨染的杀气,急切地说道。

  “父亲,父之辱,子必还。现在我没有实力,但若到我有实力灭了他虚空宗之时,我定会为您报仇。父亲,请您告诉我那位二阶符师的名字。”

  看到苏墨染坚定的眼神,苏天明十分欣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他叫百里星河,是虚空宗供养的一位二阶符师。”

  “谢谢父亲,儿子终有一天一定会为您报了此仇。”苏墨染虽然修为全失,但还是一脸坚定说道。

  苏天明看到儿子如此懂事,一脸的欣慰。

  “染儿,不用担心。此次我并非没有收获,而这个收获你肯定会很高兴的。”苏天明笑道。

  “父亲,是什么?”苏墨染十分好奇地问道。

  这时苏天明拿出一个金色的罗盘,放在桌上。“染儿,虽然你修为全失,但你忘了吗,世间人不止修武一条路可走,还能做一名伟大的符师啊!”

  “父亲我知道,可是人们不是说一万人里才有一个能够做符师吗?因为符师需要精神力,而许多人天生就没有精神力,只能靠修武走修行之路。而拥有精神力的人则是人中之龙,万里挑一的天才。父亲,我有精神力吗?”

  “我也不知,但你以前天赋那么高,可谓是家族有史以来最强的天才,所有父亲想你可能会具有精神力。此次我便向那位二阶符师求了一个精神罗盘,这可是宝物啊!只要将你的气息融入其中,便能显示你是否具有精神力。”苏天明一脸兴奋道,如果苏墨染具有精神力,就可以成为一位符师,到时候连家主也不敢对他无礼了,反而还要巴结他。因为符师是风行大陆上最伟大的职业,这样说吧。修武分为九个境界,而符师也同样分为九阶,但就算一个元灵强者,也不敢对一个二阶符师无礼,因为符师能炼制符印,而符印千门多样,功能繁多。而越高阶的符师,所炼制出的符印越强大。甚至有一传言,一位元王强者招惹了一位有名的符师,他以炼制符印为诱,竟然找来了二十几个元王将那位元王斩杀。

  由此可见,符师的号召力极强,所以人们的常识都是不要轻易招惹一名符师,即使他打不过你,也能叫一帮人打死你。

  “来试试吧,染儿。将手放在罗盘上,融入你的一缕气息即可。”

  “是,父亲”说罢,苏墨染便将手放在罗盘之上。而苏天明则是一脸期待之色,眼巴巴地望着罗盘。

  看正版章,节46上!酷O匠网5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