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墨染从竹林出来后,径直向自己的住所走去。刚到门口,苏墨染便看到那苏平龙带着几个他平时的狗腿子正一脸嚣张的看着他。

  “你想干嘛?”苏墨染语气缓和的问道,但一双黑眸之中却透出了冷意。

  “你还想问我干嘛?今天在练武场你让老子丢够了脸面,现在老子要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以后该如何跟兄长谈话。哈哈,如果你怕了,现在跪地求饶,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

  “哦,就凭你这几个狗腿子?还是凭你那锻体八层的修为?呵呵。”苏墨染一脸戏谑地说道。

  “我一人足矣,我要让大家知道,就算你以前再天才,现在也是个废物,一个我苏平龙可以随便蹂躏的废物。”

  “哦,那你就来试试。”

  苏平龙听到此话,一脸怒容,抬手便向苏墨染冲了过来。

  苏平龙那几个狗腿子正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苏墨染,“少爷一定会打得他连他妈都认不出来,哈哈。到时候换我们上,也能试试蹂躏天才的感觉啊。”

  看着苏平龙的拳头向自己飞来,苏墨染眼中冷意浮现,抬手一拳便与苏平龙的拳头碰在一起。‘嘭’的一声巨响,苏平龙一脸呲牙咧嘴的表情,冷汗瞬间便冒了下来。一拳,仅仅一拳,他的手骨,此刻竟被苏墨染生生打断。而苏墨染一脸平静,拳头也慢慢放了下来。

  “看来你这锻体八层的修为,倒也是浪得虚名。连我一个锻体六层的废物,也打不过。那你岂不是废物中的废物?”

  “先前,不是叫嚣得很牛么,怎么,这点小伤都忍不住了?”苏墨染一脸戏谑地笑道。

  “不可能,锻体一层一重天,绝不可能越级作战。说,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术?”苏平龙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惊恐地问道。

  酷.\匠☆》网_首jE发qI

  “废物,小爷没有时间和你扯嘴皮子功夫,如果不服,欢迎再来。”苏墨染笑笑便准备进入住所之内。忽然远处传来一股威压,镇住苏墨染,动弹不得。

  “小畜生,一家兄弟,下手竟如此狠毒,断人手骨,还不知错。看来不教训一下你,你是死不知悔改了。”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出现在苏墨染面前,这人双眼凹陷,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散披肩上,一脸怒容,看样子恨不得杀了苏墨染一样。

  “爷爷!您来了,您可要替我做主啊。我好心想和墨染弟弟切磋一番,谁知他心狠手辣,竟然一拳打断了我的手骨。”原先躺在地上一直呻吟的苏平龙此刻突然爬了起来,一脸鼻涕的向来的这个人诉苦。原来这个人便是苏平龙的爷爷,苏蟒。

  看到自己孙子被打成这个样子,苏蟒一脸怒容的对着苏墨染问道:“我孙所说属实?”

  苏墨染此刻都佩服苏平龙这不要脸的精神,明明是他先来找苏墨染的麻烦,自己技不如人,被打断了手骨。此刻却颠倒黑白,添油加醋地将事实扭曲了。

  “他先来找我麻烦,技不如人,被我打断手骨,也是罪有应得。”苏墨染平静回答道。

  “放屁,我孙是锻体八层的修为,岂会被你这锻体六层所击败?”苏蟒却一脸不信,凶神恶煞地说,“是谁帮你将我孙打成这样?你说出来,我便不为难你了。”这苏蟒此刻却认为是有人帮助苏墨染将自己的孙子打成这样。

  “没有,就我一人,你孙子自己废物,也怪不得谁。”苏墨染任然不为所动,淡淡道。

  “看来不给你这小畜生一点教训,真的要目中无人了。”苏蟒终于抬手,手中带着光芒,向苏墨染的脸拍去。以他这元士六重的修为,这一巴掌,即使苏墨染不死,也要身受重伤。

  “碰我的儿子,你不配!”一道话语突然响起,随之苏蟒那向苏墨染扇去的手也丝毫动弹不得。

  “是谁?多管闲事,我乃苏家管事,阁下可否不要管我等的家事?我必请阁下做客我苏家。”苏蟒也有些惊怕,来人的实力竟远在他之上。就算他再傲气,也不得不拉下脸来。

  “看到你这老东西耳朵也不好了。我说了别动我儿子,你说我是谁?”来人终于浮现身影,一身素朴布衣,但眉目之间却充满傲意。虽已是中年,仍有一股潇洒之气充斥脸上。但此刻最惊人的是他的气息,竟然远远在那苏蟒之上。

  “苏天明,你回来了?你的实力!”苏蟒此刻一脸惊骇,那张老脸充满不敢相信的表情。

  “平龙,我们走。”苏蟒大袖一挥,便带着那苏平龙飞奔而去。苏天明也不追赶,待得苏蟒走远后,才看向也是一脸震惊的苏墨染:“儿子,你受苦了。”随后一把将苏墨染揽入怀中。任凭苏墨染在他人面前如何坚强,在久别的父亲前,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任凭他心性再坚定,可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换作同龄人受了这么多屈辱,委屈,早就崩溃了。可苏墨染只是深深埋在了心里,丝毫没有展露出来。由此可见,其心智之成熟。心性之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狂小狗说:

  顶起来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