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既没有逃走也没有扑过来。它一直在那里低垂着。人和蛇对峙了好一会,蟒蛇一动也不动,妈妈感到奇怪,仔细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哪里有蛇哟,原来是一条曲屈盘旋的大藤,咋一看,和真的蟒蛇一样。

  妈妈走近它,她发现这条奇特的藤上还结着几团果穗,长在藤的分岔处,就好比是长在人的胳肢窝里面。那果实的外表就像鱼皮似的,十分漂亮。妈妈摘了几颗放在自己的嘴里,那汁水酸酸的略带些甜味,非常解渴。

  经过这一串的灾难,妈妈几乎崩溃了,她定了定自己的神,连吃了十几颗这样的果实。现在她面对的是比她在一百倍的凶残的对手。

  她悄悄地来到大蟒刚才藏身的地方,可是什么也没有,大蟒蛇不见了,也许它吃饱了回到自己洞里睡觉去了。

  托托这下是死定了,在大蟒的肚子里,时间长了会闷死的。

  妈妈倚在树身上,难过地闭上眼睛,她找不到大蟒,救不出托托怎么办?自己救不了托托,丧身蛇口也比这样受煎熬强。

  “啊,托托。”她呻吟了一声,泪流满面,朦胧的泪光中她看到了对面那棵老树,上面是黑褐色的树皮。她眼前一亮,怎么忘了神龟呀!

  “龟王,龟王,快来帮忙。”她试着把老龟临走时对她说的话喊了一遍。话音刚落,那个老态龙钟的神龟出现在她面前,它好象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没等妈妈开口,它就说:“别担心,托托不会有事的,这里有把尖刀,倒立着放在大蟒刚才出没的地方,然后你躲起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这样托托就会得救的。记住,过了千层山,我的法力就达不到了,你要小心啊!”

  妈妈惊喜地站起来,神龟已经不见了,只有一把尖刀插在地上,金光闪闪的。

  妈妈按照神龟的说法把尖刀插好,然后躲起来,她的心“砰砰”地跳着,既激动又害怕。等啊等啊,好是过了几千年,大蟒蛇终于出现了,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召唤着它。它飞快在向放尖刀的地方游去,草丛里传来“嗖嗖”的声音,一阵腥风刮过来,妈妈的心收紧了。

  啊,那把尖刀飞起来了,发出刺耳的呼啸声,一下子就把大蟒蛇从头到尾全都剖开了,小狗托托从它的肚子里滚了出来,它挣扎了一下,就蜷曲在一棵树下,不动了。

  (看9z正)E版章\O节Pe上%A酷v匠X网

  大蟒疼痛难忍,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污血随着它的跳跃,在空中纷纷散落,就好像下了一阵血雨,这可是真正的血雨腥风呀。当它的尾巴再一次横扫过来时,它的身体也随着断裂的树枝一起落在地上,可怕的大蟒蛇变成了一堆烂肉。

  “托托,托托……”妈妈着急地呼唤它。托托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可爱的小托托,它只是因为在大蟒蛇的肚子里呆得太久了,才变得那么虚弱的。妈妈心里快活极了,亲爱的小托托它得救了。

  如果不是妈妈积极地想办法,小托托就不会那么幸运了。在这样的险恶的环境里,困难随时都可能遇到,只要勇于面对困难,想办法克服它,那么最后的胜利将永远属于那些勇于面对困难的人。

  夜幕降临了,妈妈搂着托托坐在大树下,托托受到惊吓,又在蛇的肚子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早就疲惫不堪了。现在它已睡熟了,还发出轻微的鼾声。妈妈也很倦,可是她睡不着。可怕的一幕过去了,她仍心有余悸。现在她倍加珍惜自己和这个小狗的情谊,甚至把它当成自己的儿子,在最危急的时候,是它不顾自身的安危救了妈妈。没有了它,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妈妈连想都不敢想。

  唉,将来,将来会是怎么的呢?谁也难以预测。可怜的儿子,妈妈历尽千辛万苦来寻找死神,就是想肯求她把你还给我。可是死神在哪儿呢,儿子是不是真得在死神的花园里变成了一朵花。她不知道。唉,怎么能相信死神的话呢,她自己摇了摇头,儿子一定在她那里受了不少苦,我一定得尽快找到他。谁能为我指出一条明确的方向,找到儿子,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一个戴着黑头巾的女人,出现在妈妈的面前,这是一个矮小的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两只眼发出温和的红光,在那红光的照耀下,能看到她额前的一绺白发。

  “可怜的妈妈,我愿意给你指引明确的方向。”

  “你是谁?”

  “我是夜游神。”戴黑头巾的女人说。

  “仁慈的夜神啊,你知道我的儿子在哪里吗?”妈妈急切地问。

  夜游神捋了捋她额前的那一缕白发,沉思了一下说:“我老了,如果你愿意用你的黑头发换我的白头发,再给我十年的光阴,我愿意替你指明方向。”

  “好,只要你愿意要的,就拿去吧。”妈妈说着,然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从头上拽下一绺绺的黑发,只要能找回儿子,妈妈连生命都愿意献出,何况自己的黑头发。

  转眼之间,妈妈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夜神满意地抚摸着自己头上的黑发,给他们指引了方向。

  年轻的妈妈一下子成了一位白发老太婆,但是她的步履依然矫健有力,因为她有一颗年轻的心,一颗希望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