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幸的遭遇

  山脚下的一间小茅屋里,传来一阵阵欢歌笑语。突然,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从屋子里面蹦了出来。多么惹人疼爱的小男孩哟,脸蛋红朴朴的,像熟透的大苹果,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如同蓄着一汪清水。

  他边跑边回头叫:“妈妈,妈妈你抓不住我。”一个年轻的妇女出现在门口,她站在门坎上,满怀爱意地看着蹦跳的男孩温柔地说:“孩子,小心些,当心摔倒。”话音刚落,小男孩就被一根树枝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到在地上,“哇哇”地哭起来。妈妈如同被蝎子蜇了一下。

  “孩子!”她惊叫一声,扑了过去,比她更快的,是一位身手敏捷的男子,他抱起了孩子。

  z\酷I匠#4网永久免P费◎看小d说qD

  “孩子,我的孩子,磕到哪儿了,哪儿疼?让妈妈亲一下,妈妈亲一下就不疼了。”妈妈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就像怕人抢走一样,她心疼地含着热泪,不停地用温热的嘴唇吻着那嗑红的地方。

  “妈妈,你亲亲我,脑袋就不疼了。”孩子偎在妈妈的怀里天真地说:“妈妈,你真好。”

  “好孩子,我的好宝贝。”妈妈感动地搂住自己的儿子,含着泪笑了。

  这是大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小男孩一家住在村子里的最东头,一家人靠妈妈挖草药,爸爸打猎来维持生活。自从孩子一出世,就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长大了让他读很多很多的书,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一个有出息的人。”妈妈说。

  “首先,我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猎手。”爸爸说。

  贫穷的家庭常常洋溢着欢乐的笑声,小男孩如同一个太阳,照亮了整个世界。

  “孩子哟,你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你那双明亮的眼睛像两颗闪烁的星星照亮了我们的小茅屋,你那无忧无虑的笑容让我们忘记了一切烦恼和贫穷,我们生活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亲爱的孩子,有你和我们在一起,世界上谁也没有我们富有……”妈妈常常抚摸着儿子沉睡中红红的脸蛋,喃喃地说。

  生活是一首优美的旋律,有时也会产生不和谐的音符。小男孩在爸妈的爱抚下一天天地长大,他活泼、机敏、可爱。当男孩十二岁时,那一年冬天来得似乎特别早。树上还残留着最后一片树叶时,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大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风婆婆也毫不示弱地放开风口袋,让风在大地上任意肆虐。

  小茅屋里一点也不暖和了,那点仅有的木炭已经烧光了,能吃的东西也没有了。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冬天,它来得似乎早了点,我们连过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准备。”妈妈低声叹息着说。

  “这种鬼天气,连动物们全都躲了起来,如果不是饿极了,谁也不会出来找食物的,要想打一只动物可真不容易呀。”爸爸发愁地看着阴暗的天空说。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村里的男人都开始进山打猎了,小男孩的爸爸正一遍又一遍地拭擦着猎枪,准备进山去。

  “爸爸,我已是大人了,能帮家里做点事了,再说打猎的时候,多一个人手就会少一分危险。”儿子对爸爸说。

  “就是饿死,也不能让你进山去冒险,冰天雪地的,动物们都急红了眼,比平常危险一百倍,碰到了怎么办?妈妈果断地回绝了儿子。

  “爸爸不是说过吗,猎人的后代都是个顶个的好汉,有爸爸在我身边,您就别担心了。”

  “就让孩子去锻炼锻炼吧,只有经过风吹雨打才能长成铁打的汉子。”爸爸一锤子定了音。在妈妈的千叮万嘱中,父子俩备了些干粮,一起进山去了。妈妈做梦也没有想到,从此以后噩运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缠住了她。

  这是一座很大的森林,各种各样的大树参天耸立。那些长青树木,枝桠上顶着厚厚的雪,沉甸甸的低垂着。各种藤本植物也织成一道道障碍,从这一棵树上盘旋到另一棵树上,猛一看如同莽蛇一样;地上的花草已不见了踪迹,它们度过了美丽的春天,活泼的夏天,甜蜜的冬天,却承受不住纯洁冬天的严寒。它们把根深深地扎在厚厚的泥土里,等到来年的春天,才能苏醒过来。大森林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只有脚步声,“咯吱咯吱”传得很远很远。

  “歇歇吧!儿子。”在一棵大树下,爸爸放下猎枪,摘下了干粮袋子,掏出了干粮,递给了儿子,然后他自己把一小撮食物放到嘴里,和着雪吞了下去,儿子也学着爸爸的样子,抓一点炒面,一声不吭地和着雪吞了下去,爸爸用粗大的手掌爱抚地摸了摸儿子的头。

  “噢……”一声低沉的叫声,从树林的深处传来,爸爸的脸色变了,他示意儿子不要出声,然后一起躲在大树的背后。一只大灰狼窜了过来,它的腿有点瘸,鲜血淋淋,看来是受了伤。

  狼越来越近,爸爸端起了猎枪,已经瞄准了它。也许动物有第六感觉吧,要不,正在疯狂逃命的狼怎么会突然停了下来?它站在那颗大树不远处,脖子扭来扭去,好像察觉到了危险,过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一步地向前挪。

  “砰”猎枪响了,大灰狼一个趔趄,它颤抖着一下又站稳了身子。也许是连续受到狙击,激起了它的野性,灰狼不在逃跑,而是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密林深处。它嗥叫着,那声音在空寂的林子里传得很远很远。

  天阴了起来,乌云压得很低,好像有一道金色的光芒划过了天空,坠落在远远的天际。

  听到那一声接一声的叫声,富有经验的爸爸暗自叫苦,他对儿子说:“快上树。”他们飞快地爬到树上。

  “爸爸,它只不过是一只受伤的狼,又中了你一枪,快死了,有什么可怕的。”孩子见爸爸有点惊慌,不禁好奇的问。

  “儿子,我们遇到一点麻烦,刚才被我一枪打中的狼是一只头狼,你听,它的叫声高亢而又深远,它不是因负痛叫唤,是在招集它的部下,不多时,你就会看到狼群,它们执着又凶残,很难对付。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顽强地活下去,爸爸永远会和你在一起的。”

  “我要用我的小腰刀,把它杀死。”小男孩说。爸爸张了长嘴,还没有说出话来,远处就传来高低不同的狼嗥,它们和受伤的狼遥相呼应,不多时,狼群就聚集有上百只,一个个伸着鲜红的舌头。这是一群饿狼,冬天,小动物都藏了起来,没有吃的,它们的肚子早就瘪了。

  头狼狂嗥一声,向父子俩个藏身的地方跑去,还没有走到树下,就倒地而亡。狼群大乱,接着所有的狼都向倒在地上的头狼扑去,瞬时,那个刚才还在嗥叫的狼就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白骨在树下,泛着微红的光,好像魔鬼狰狞的面孔,让人骇怕,狼们睁着血红的眼睛,一个个长嗥起来,那叫声让人毛骨悚然,血腥味如波绞一样在树林中弥漫开来。

  天渐渐黑了下来,狼没有丝毫的退却。有一只狼试图爬到树上,没有成功;还有一只狼搭在另一只狼的背上,向树干爬去,爸爸又沉着地放了一枪,那只狼翻身倒地,狼群一阵骚动,片刻,这只狼又被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它们在黑暗中瞪着绿莹莹的眼睛,如同一个个鬼魅,小男孩心里很恐惧,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

  “儿子,别害怕,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能取得胜利。”爸爸拍着他的肩膀说。

  “我知道。”小男孩咬了咬牙,挺起了瘦小的胸膛。

  夜深了,树下的狼影影绰绰,一部分离开了,另一部分仍守在树下,看来它们想把树上的敌人的意志打垮。

  人和狼对峙着。

  疲倦像洪水一样一阵一阵地向他袭来,要是能放松一下该有多好啊。他身子一歪,差点掉了下来。爸爸慌忙扶住他,惊出一身的冷汗。他用皮带把儿子捆在树上,安慰他。

  “再坚持一个,儿子,天亮了,它们就会自动离去,越是最艰难的时候,就是越接近胜利的时候。”儿子点了点头。

  难熬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当东方开始发白的时,林中就有一些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间翻飞,狼们失去了耐性,渐渐地走开了。

  “这些凶恶的狼,常常守在猎物的门口,把动物们困住,再胆大的猎人也不敢小瞧它们,它会把对手熬得身心憔悴,直到意志崩溃,最终丧身于狼口。我们一定得小心。”

  “爸爸,现在它们都走了,我们可以下去了。在树上呆了一夜,妈妈肯定会很担心的。”儿子说完就顺着树溜了下去。

  “不好,儿子。”爸爸一把没有抓住他,男孩刚刚站在大树下,一只狡猾的狼从树后窜了出来,猛地扑了过去,小男孩没有来得及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爸爸从树上跳下来,恶狼丢开被咬伤的男孩,扑向了他,他用手死死地顶住恶狼的下颌,恶狼惨叫一声,转过头从他身上撕下来一块皮肉,鲜血迸溅。这鲜血更激发了狼的兽性,它又撕又咬,抓瞎了爸爸的一只眼睛。当狼想咬住他的咽喉时,它刚把毛绒绒的嘴伸出去,小男孩勇敢的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把手中的小刀深深地插进狼的心脏。

  雪地上,一只血淋淋的狼躺在那里,小男孩轻轻地呻吟着,爸爸喘着粗气躺在一边,他的一只眼睛瞎了,浑身都是鲜血。

  “孩子,狼群还没有走远,如果它们闻到了血腥味,还会卷土重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他们向前爬了不多远,小男孩就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父子身上的血已结了冰,爸爸抱着儿子,心里充满了绝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