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名官兵趾高气扬的喊道:“朱子!刘老头状告姬芳欠债不还,县爷命我们拿姬芳到案,快把姬芳交出来。”朱子知道这肯定是刘老头设下的计谋,怎么肯把人交出去,便道:“要想要人,先过我这一关!”,便和众人斗了起来,朱子怎么会是这些公门捕快的对手,渐渐落了下风,仍不肯放弃,刘老头的家仆见朱子漏出了个破绽,举刀劈向了朱子,可怜朱子的左臂,从此与身体永别了。

  从而失去了抵抗能力。朱子和姬芳便被这帮人带到了县衙,朱子被简单包扎了一下和姬芳一齐上堂受审。县太爷问道:“姬芳!你是为何从刘里正那里借得一万两白银,更是到期不还,如今有你儿长生签的借据一张,看你如何抵赖!”。姬芳看到确实是长生的笔迹,但相信长生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刘老头骗的长生,便回道:“冤枉啊!这定时那刘老头骗的长生,我家长生从没借过那么多银子!”。

  这姬芳想想自己以前的风光,再看看自己如今的处境,心中的忧伤难以名状。县太爷怒道:“如今人证,物证都在,还敢抵赖,来人啊!上夹棍,让她还敢藐视王法!”。姬芳哪里受得了如此痛苦,惨叫一声便昏倒了。姬芳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牢中,手上的痛楚时时刺激着自己的心。不一会,大牢门打开了,刘老头的家仆过来送饭,鄙夷的对姬芳说道:“我家主子让我跟你说,盘云山这地方是有去无回的,凡是到盘云山修行的,就没下来过,都会被吸食了精气,慢慢老死!等长生老死的那一天,我家主子会再来告诉你,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w,酷G匠g网j永《久》|免:!费看5小!y说◇x

  姬芳听完,往地上一坐,感觉世界都变黑了,非常的无助,自己唯一的希望也化为了泡影,想到了自己心疼的长生,想到自己的夫君,越加对不起夫君!又想到自己的无助,便一头撞在了牢强上,头破血流。

  可怜姬芳的命运犹如在大海飘零的纸船,怎么能抵得住强风巨浪,一命呜呼!朱子因为不是主犯,关了几天,便被放出来了,朱子找了块墓地,悄悄地把姬芳安葬了。

  长生看了看朱子空荡荡的左袖,竭力压住自己的痛苦说道:“朱子,大哥对不起你!带我去找我母亲!”。朱子便带长生来到了姬芳的安葬之地,看到墓碑上写着:母亲姬芳之墓,子长生、朱子立。长生掩盖不住内心的痛苦,一下跪到了墓碑面前,哭着道:“朱子,你先回去,我想跟母亲单独聊聊!”。

  朱子也哭着道:“长生大哥,保重身体!”,便回家去了。朱子走后,长生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感觉涌向心头,想起自己小时候淘气总是上树玩,被母亲看到后,拉到家里打了一顿,边打边哭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万一摔着了怎么办,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