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冰岚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寒墨轩问道。

  “跟我们一起干嘛?亲眼看着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吃饭?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别人的。”周玲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苏天的照顾,最后那句话略带讽刺的看着柳青樱说道。

  柳青樱的脸像个调色盘,一变再变,如果说刚才哪些话还对她造不成伤害的话,只能说她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

  “轩,我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了。”柳青樱转过对着寒墨轩说道。

  “别呀,待会儿我们还要去游戏城玩一把,这么早回去干嘛。”周玲像个痞子似的把手搭在柳青樱的肩上,手稍稍用力,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

  然后再回头看着寒墨轩,眼神略带威胁道“冰岚老公你不会怕吧?游戏城这种地方好像只适合年轻人玩。”

  “谁说我怕了,去就去呗!”既然她想玩柳青樱,那么他干嘛不同意呢,反正他也乐意见到这样。

  于是声音略带温柔的对着柳青樱道“青樱一起去玩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柳青樱见寒墨轩也要去,想着多与他相处,于是便点了点头,她还不知道,她的这个决定让她在作死的道路越走越远。

  不过她的这种想法很快就破灭了,周玲说自己没开车来,理所应当的跑上了车,并笑着对柳青樱说让她带苏天,无奈她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车上

  “喂!你怎么跟这个女人搞在一起?你对得起我家冰岚吗?”周玲终于逮着机会问道,她不在那么多人面前问就是看在冰岚的面子上,不想给他难堪。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寒墨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了个问题 。

  “上次就匆匆见过一面,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冰岚又从来不提你们之间的事儿,要不然李上尉也不会误会冰岚单身。”

  “你是说冰岚从不在别人面前提起我?”寒墨轩语气有些愤怒的问道,可惜周完全没听出来,总傻妞还认真的给他分析冰岚为什么这样。

  “冰岚是没有提起你,不过只要有人问她能不能交往看看,她都会说我结婚了,我想她这样做应该是怕把你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吧,毕竟有个有钱老公也是蛮困扰的。”

  “光天化日?你是不是语文不好?会不会用成语?”

  周玲一听这话就激动了,连忙说道“哎哟喂!我从小就语文不好,你知道我什么最好吗?数学,人家都说女孩子数学比不上男孩子,这都是屁话,我语文从来没比过男孩子,你说气不气人,你就说气不气人,真是气死人了。”

  寒墨轩抠抠耳朵,一脸你是傻子的表情道“你说完了?”

  “说完了啊!”

  “说完了就闭嘴,对了,我叫寒墨轩。”他现在真有点可怜那个苏天了,对着这个能把人气死的姑娘,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你就是寒墨轩啊!传说中很有钱那个,冰岚真是好福气啊!”

  “嗯”

  柳青樱看着这个小伙子,心里有了一丝算计,于是她微笑着问道

  “听那个小姑娘叫你苏天,你还给她做这样那样,你们是情侣吗?”

  “不是,她是我老板,吩咐我做事是应该的。”苏天面无表情的回答。

  “哦,听她说冰岚是个什么上校,你们都是军人?”柳青樱越问越兴奋,哼!要是让她抓到把柄,呵呵~

  苏天看她一脸阴森的笑,不用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歪点子,在他们这群人精面前玩手段,简直是不自量力。

  苏天阴森森的回答道“你错了,我们是一个暗杀团队,你有没有感觉每一次跟我们相处都会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降低了温度,还有我们身上有股肃杀之气,就算是整天笑呵呵的冰上校也不例外。”

  他们是军人,平时少不了杀人,身上有杀气很正常,不过这位千金小姐好像被吓着了,看她那拼命忍住抖动的身子就知道了。

  柳青樱听他这么说,才猛然想起那次在墓地冰岚虽然笑着,可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怪不得她从来不说自己跟寒墨轩的关系,因为她完全可以一个不高兴就解决掉她,还没人知道,不行,她一定要告诉寒墨轩,让他跟这个女人离婚。

  要是冰岚知道她这么想,可能会送她几个字,你想太多了,因为她那天的视线其实是看着寒母的,看一个死人你不用那种眼神你用什么?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柳青樱压下心里的恐惧,警告道。

  “呵呵,是吗?”苏天阴森的笑了一声,是她惹他的,他早就想收拾她了,可惜没有什么借口,现在有了这个借口,那么就送你份大礼 。

  于是苏天加快车速,几个急转弯下来,车内的柳青樱已经狼狈得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她脸色苍白,头发散乱,让人想起了一个词,“疯子”

  在苏天车后的周玲通过车窗看到他突然加快车速,不由得大笑道

  “冰岚老公,那个女人得罪我小天了,哈哈哈哈,小天好样的。”

  “这样整人不好吧”他也不是关心柳青樱,只是感觉这样对一个女生,太过分了。

  一听这话周玲怒了,“你给我下车,我来开。”

  无奈寒墨轩也只能下车

  周玲一上车,对着寒墨轩道“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车技”

  周玲启动车子,飞速前进,在距离苏天的车没有多远的时候,道路突然变窄,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要撞上的时候,周玲将车侧着从旁边擦过。

  “怎么样啊?姐这才叫技术,要是那个女人在车上不得吓死。”周玲得意的笑着说。

  寒墨轩并没有说什么,他能说什么,这都是他玩剩下的,他又不能说出来打击人。

  柳青樱简直被周玲这疯狂的举动给吓着了,这群人怎么玩起来这么不要命。

  不一会儿,四人来到了游戏城,四个人中就柳青樱一个人最狼狈,这都是自己作死啊!你不来不就没事了。

  LF酷t匠b@网&唯g一正{a版X5,&其^,他z'都p是W3盗g版:2

  周玲看着柳青樱这个样子,手指着她大笑,她发誓今天是她笑得最大声最开心的一天。没想到她也能做开心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