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觉得我可以影响寒墨轩?”冰岚仍旧冷冷的问道。

  寒老爷子的目光看向窗外,像是回忆又像是故意告诉冰岚些什么“你知道他有个以前有个女朋友吗?那个女人骗了他,跟交往也只是为了钱,后来不知道怎么了,他们分手了,那一年他冷得像块冰,后来不知道怎么他就结婚了,但是他跟妻子形同陌路。现在他能跟你一起去旅游,什么事都帮你,足以看得出来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所以,你觉得他会不会为了你做一些傻事?”

  “呵呵,他不是你儿子?有个时时刻刻在算计自己监控着自己的父亲,还真是幸福啊!”

  “哼!很快你就知道谁厉害,你只是一个棋子,既然是棋子,那么就做好你的角色,让我们父子一次性解决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寒老爷子冷冷的说道。

  寒老爷子走到书桌前,拨了电话,冷声吩咐“黑猫,把咱们寒总的老婆带到水牢里去。”

  讲完电话后寒老爷子放下电话,杵着拐杖走了出去,楼道里传来清晰的拐棍声。

  过了不久,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进来把冰岚押出去。

  冰岚无声的打量这个叫黑猫的男人,他五官长的粗狂,本来就粗狂的脸上多了条像蜈蚣一样的刀疤,那条刀疤张牙舞爪的盘在他的脸上,让人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恐怖。

  还好冰岚是常年在各种圈子打转的人,还不至于被他的容貌给吓到。

  更新最快上酷2匠网C》

  黑猫见冰岚一直打量自己,他知道,一般见到他这副样子的人不是说丑就是怕得躲开远远的,。

  而冰岚除了一脸的平静,并没有任何关于怕或是讨厌的表情,黑猫不竟在心里高看了几眼。

  这样的女人,无论放在哪里都会是最美最耀眼的钻石,可惜,她是大少爷的妻子,这么好的姑娘就应该好好宠着,而不是因为寒家的恩怨受牵连。

  他在心里是瞧不起老爷这样做的,有什么恩怨父子俩解决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为难一个女人。

  “穿上吧!”黑猫让佣人拿了件厚衣服,递给冰岚道。

  冰岚并没有接过衣服,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黑猫,不就是去水牢吗?用得着这么厚衣服?

  黑猫像是看出她的疑问,难得的解释道

  “水牢,顾名思义,里面的水有半人高,身体有一半是完全泡在水里的,如果在里面呆的时间久了,有可能被冷死 。”

  冰岚接过衣服暗骂一声变态,对着黑猫笑笑说“谢谢你,不过你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被寒老爷罚,你不怕?”

  “这些用不着你操心,走吧!”

  一进到水牢里,一阵阵的冷风刮来,水牢里阴森森的,几乎没有什么光线,冰岚在心里暗道

  这寒家老宅居然还有这种鬼地方,这都什么年代还有私人牢房,你们最好别有什么把柄落在我冰岚手上,要不然,我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她冰岚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你不招惹我,我也不会做什么,但是如果你惹了我,那么对不起,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黑猫怕她一个女孩子受不了这种寒冷,也没认她下水,只是让她在水池旁边的台阶上坐着。

       “大少爷应该会救你,你不会在这里呆太长时间。”

  冰岚看着黑猫说出这与他形象不符的话语,着实被惊了个外焦里嫩,这个粗狂的男人居然会怕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害怕而说出安慰似的话,简直是为难他了。

  “他会来吗?”冰岚喃喃自语道,像是问黑猫又像是问自己。

  “大少爷是个重情之人,他会来的。”

  冰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水面发呆。

  黑猫见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转身出了水牢,脚步声在这安静的水牢中显得有些突兀。

  这边寒墨轩从知道冰岚出事后,回公司把一切事情处理好之后直奔A市,终于,在晚上十点赶到了寒家老宅 。

  而冰岚在水牢呆了几个小时后,身体的核心体温直线下降,幸好身上有件外衣,要不然得冻成什么样子,不过她也好不了多少,为了减少热量流失,她只能倦缩在角落里。

  寒墨轩直接走进寒家老宅,入眼的是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场景,哼!真是可笑啊!他们一家人这么开心,为什么又要来打扰自己的生活。

  眼前的情景,换在以前可能会刺痛他的双眼,更痛的是心,在冰岚被带回来之前,他还对这个所谓的家抱了一丝希望。

  而现在,他们居然为了钱不惜伤害一个女人,既然他们这么无情,那么他凭什么再对他们有义。

  “哟!你们一家聊得挺开心啊!”寒墨轩大步流星的走过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墨轩回来啦,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沈姨好让你爸去接你。”沈梅尴尬的笑着说。

  “你跟他说话干什么,他愿意回来就回来。”寒老爷子训斥沈梅道。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妈。”一旁的寒战听见父亲这么说自己母亲,急急的打抱不平 。

  “好了,你大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们两父子别吵了,让些外人看笑话。”沈梅看似是在为寒墨轩说话,实则暗示他寒墨轩是外人,他们才是一家人。

  寒墨轩静静的看着他们一家人唱戏,也不打扰。

  寒父见寒墨轩没有什么表情,也知道这样做没什么用,他长大了,再也不会为了他的一句关心而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他这么失落干什么,现在是为了股份的时候,于是冷声道

  “想要带她回去就拿你公司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来换。”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寒墨轩冷笑着说道,那笑冰冷得像来自地狱的修罗。

  “你没有拒绝的资格”寒战接话道。

  “是吗?你们要是不想寒家最后的基业就此在商界画上句号的话,最好把她放了。”

  “你……”寒父话还没有说完,公司的电话就来了,寒父瞪了一眼寒墨轩,按下接听键。

  “喂,什么事?”

  “董事长,不知道怎么了从早上起我们的股票就一直下跌,现在该怎么办?”电话那头显然很焦急。

  “我知道了”寒父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用看仇人的目光盯着他的大儿子看。

  “是你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寒家的公司啊!”寒父越说越激动

  “呵,这是你们家的公司,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你还要把她留在这里吗?”

  “黑猫,带他去水牢。”寒父无力的吩咐道,他真的老了,现在居然被儿子威胁。

  寒墨轩目光一寒,他们居然把她关在那儿,给了他们一记警告的眼神,便跟着黑猫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