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既然这样,我们帮你,绝对不能让这种恶人为非作歹,冰岚你也会帮忙的对吧。”莫里艾对着冰岚使劲眨眼睛。

  冰岚跟没看到似的,“我相信你们会解决好的,我还要跟老公去度蜜月,就不陪你们玩了,对了,随便告诉你们,那池子里的东西都是假的,只是幻像。”

  “你怎么看出来的?”一直没开口的寒墨轩问道。

  冰岚无奈的翻了一下白眼,这个男人终于说话了,她还以为他哑巴了。

  “看着”说话间冰岚捡起刚才追命砸在地上的手机扔进去,水一下子变黑了,再也没有变回清澈。

  “这是怎么回事?”冷血问道。

  “最简单的化学原理”说完伸手拉着寒墨轩走了出去。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出了墓室寒墨轩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清楚,以前遇到过一次,所以就试试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总赶紧这个村子有点怪。”

  “那里怪?”

  “这个村子这么偏僻按道理说旅馆是怎么都住不满的,可是为什么却连个房间都空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本来就不是个村子,而是个什么集团的落脚点?”

  “没错,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年轻人,试问一个这么落后的村子怎么可能是年轻人比老人多?”

  “那你告诉他们了吗?”

  “我已经留纸条给他们了,让他们回旅馆,我们俩去找警察。”

  “这样安排也不错,上车,我来开。”

  两个小时后

  两人带着警察来到村子例行检查,这一检查果然出了问题,很多居民家中都藏有大量冰毒之类的毒品。

  警察局长安排好一切后走到冰岚身边道“这次多亏冰上校了,这个地方我们一直在盯,就是没有什么线索。”

  刚刚去警察局的时候他们连局长都见不到,这么大的事情随便说又不行,无奈之下她只能拿出证件。

  “没事,举手之劳。”

  这时莫里艾一群人也走了过来。

  “冰岚没想到你这么厉害,随便一些小事都能被你挖出来,了不起啊!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做警察。”

  “莫里小姐,我媳妇累了,我想带她离开了,有时间咱们再聊。”说完寒墨轩也不管冰岚是什么意思,一个公主抱,把人给抱走了。

  既然事情解决了,那他们就应该继续旅行,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几个小丫头身上。

  莫里艾忍不住眼角抽搐,这男人是醋坛子吗?这醋吃得也太没道理了,她是女人又不是男人干嘛这么防着她?

  “咳咳咳,追命啊!咱们就此别过吧,我还要四处逛逛,至于那五千字检讨,我说着玩的,都别当真啊!”

  追命等人只听见一辆车子启动声音,莫里艾人就没影了。

  “我们也走吧”

  冰岚纳闷的看着身旁这个男人,他这么着急着走干嘛?

  “哎,怎么这么突然就说要走?”

  “老婆,你只有两个月的假期,你不想两个月的时间都耗在这吧?你要是愿意我们现在就回去。”

  “谁是你老婆?瞎叫个什么劲。”

  “你呀!你别忘了,你的名字可是在我家户口本上。”寒墨轩得意的说道。

   看他这个得瑟劲,冰岚就不舒服,于是故意说“这结婚了不是还可以离婚吗?寒墨轩,你说你是那里来的自信?”

  “离婚?这事放在以前我会答应,现在,呵呵,冰岚上校你当好你的总裁夫人吧!”

  “切,凡事都有可能,寒总不觉得自己太自信了?”冰岚含笑反问。

  “呵呵,等着瞧,冰上校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对我没有那么重的戒心了。”

  寒墨轩不说她还没这个感觉,想起最近发生的一件件事,按以前的习惯绝对不会让他参与,可这次竟不曾对他设下心房。

  她有点心慌了,要是真的喜欢他……

  她不敢往下想了,他对自己这么好,他们是朋友,对,就是这样。

  某个感情迟钝的小女人自动的把这种变化称之为是朋友关系,于是,某男人的追妻之路遥遥无期啊!

  寒墨轩看着冰岚那张时而纠结的小脸,以为这小女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心里雀跃不已。

  由于两人从村子里出发的时间比较晚,车开到半路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夜晚开车不安全,两人决定露营一晚,明天一早再出发。

  还好冰岚出门有带帐篷的习惯,要不然两人只能挤在车上一晚上了。

  搭帐篷这种事是冰岚的强项,所以这项工作自然是由她来完成了。

  寒墨轩也不含糊,拿着手电筒在灌木丛里找了些木,生起了火。

  两人忙完一切后从车上拿出备用食物,然而这一切都是冰岚准备的,他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早猜到会有这种时候。

  “咳咳咳”冰岚吃着面包,一不小心就噎着了,一个劲的咳嗽。

  寒墨轩连忙把水递给冰岚,再帮她顺气,用对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TW酷匠E:网永(j久5免I费T看K小…◎说。

  “这么大个人了,吃东西也能噎着。”

  冰岚想起小时候每次她吃东西噎到,父亲都会帮她顺气,用宠溺的语气对她说教。

  想到这里冰岚鼻子一酸,泪如雨下,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

  寒墨轩以为是自己那句话惹得她这样,忙揽过冰岚,低声安慰

  “好了,哭什么啊,不就是说了你几句吗?怎么还哭上了。”

  然而冰岚听这句话哭得更大声了,当年,她都没这么哭过。

  “寒墨轩,你抱着我睡还好不好?”冰岚抽噎的说。

  这样的要求他虽然觉得奇怪,可更多的是开心。

  “好”

  寒墨轩抱着冰岚走进帐篷,慢慢的哄着她,直到她睡着了,他才轻轻退出来。

  他的自制力一向不差,可是面对她,还是没办法做到坐怀不乱,他并不是梁上君子。

  可是没等他彻底冷静下来,冰岚的声音就传来了。

  “爸,你不要,你不要,…………”冰岚无助的叫着,这些年她经常会梦爸爸走的时候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承受亲人在自己眼前死去的痛快与无助。

  寒墨轩抱着她,轻轻说道“没事了,睡醒就没事了。”

  “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冰岚喃喃自语道,双手紧紧环着寒墨轩的窄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