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岚………”寒墨轩此刻的心情就像一个不愿意说的心事儿突然说出来,他突然觉得很轻松,也许有的东西应该放下,放过自己。

  “嗯?”冰岚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让自己心疼的男人,岁月让他更加成熟了,那个赌气的小子已经在慢慢隐身,“走吧,进去吧。”说完直接走向病房。

  看着她的背影,她又恢复了冷雅的样子,好像刚刚抱着自己安慰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的人是幻觉似的。

  他一直觉得她有两面,有的时候她温柔的安慰你,也会调皮的跟你开玩笑,会腹黑的提前挖好陷阱让你乐呵呵的跳进去,有时她偶尔流露出的伤心会让你的心跟着痛,她到底还有多少面,是他不知道的。

  “嘿,不进来吗?”冰岚懒懒的靠在门边对着发呆的寒墨轩说道,此时她就像一个流氓一样。

  “来了”

  简单的病房内摆放着冰岚的各种照片,她想有一天妈妈醒了,看见这些照片就知道她很好,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个圆圆的花瓶,里面插着她与妈妈最喜欢的花。

  杰拉尔腊花,这种花开着蓝色的小花瓣,星星点点的像极了天上的星星,它的花语是:“

表达人们之间的亲情,

  友情和爱情的忠贞不渝纯洁活泼,珍贵长青的意思。”

 见冰岚久久盯着桌上那个花,便道“你喜欢杰拉尔腊花?”

  “是啊,很美好的意像,每次我来叶嫂都会准备有,看着心情也好。”

  “挺漂亮的,我母亲也很喜欢。”

  “你母亲?从来没听过你说起过你的家人,方便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回去再告诉你吧,现在先去找主治医生问一下啊姨的情况。”

  g酷^匠网唯一正L版*{,i其他p都是v盗/y版!

  “也好,”冰岚转身对着叶嫂道“叶嫂,我们先去问问我妈的情况。”

  “去吧”

   两人并肩来到医生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些简单的办公用品,一个电脑,一张沙发,就构成了办公室的全景。

  医生姓莫里是个法国人,在中国已经住了很多年,这些年也是他在看着冰岚母亲的病情,虽然是外国人却说得一口好普通话,至少交流是不成问题的。

  “冰岚,你来了?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莫里卢说道,已经年近60的他神采飞扬,就像一个年轻小伙子一样,让冰岚都有点羡慕他了。

  “前段时间有点忙,莫里医生,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我非常好,只是病人有点多,你这次来是问你妈妈的情况吧。”虽然是问句,但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谁没事会来医院。

  “嗯,上次你跟我说她有可能会醒,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母亲她可能不想醒,需要某种介质的刺激她就有可能醒了,但是这样太牵强了。”

  “她不想就算了吧,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莫里医生请你好好照顾我母亲,我先回去了,改天再聊。”

  “哎,这个可怜的姑娘啊!年纪轻轻的就要接受这些,这个年纪正是任性的无法无天的时候。”莫里卢叹息道。

  看着失魂落破的冰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这么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突然,冰岚发了疯似的往医院外跑去,寒墨轩赶紧追上去。

  直到来到医院的玫瑰花园冰岚才停下来,趴在玫瑰花旁的草地上哭了起来,边哭边抽噎道“你为什么不醒,你就不想看看我吗?你真的那么自私只想着快去陪爸爸,就不想着我一个人活得多累,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连你也要走。”

   寒墨轩静静的站在她身后,见她有一直哭下去的形式,从后面环抱着冰岚,什么话都没说,却让她真实感到他的存在。

  冰岚是一个特别懂得调节自己情绪的人,哭过了,也就好了,缓缓擦干眼泪,生活还是要继续,当年那种事情她都能抗过去,现在这个,又算得了什么。

  “谢谢你的肩膀,它很结实。”冰岚仰起小脸说道,脸上还挂着些泪痕,那双灵动的大眼更是红得像个兔子。

  寒墨轩无奈的笑了笑,她谢人的方式都这么独特,半打趣道“原来你是谢我的肩膀,而不是谢我这个把肩膀借给你的主人。”

  “噗嗤,是这样没错了,你这个肩膀的主人要生气么?”冰岚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幽默,不让人觉得他是刻意逗人笑,好像那些话就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

  看着她小嘴一张一合的取笑自己,寒墨轩不自觉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下一秒已经覆在冰岚软软的,香甜的唇上。

  冰岚则是睁大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这张放大的脸,他怎么突然就……为什么不讨厌?以她的功夫要打得他爬下不是件难事,为什么有种舍不得下手的感觉?

  只可惜她的身体反应快过了她的思想,下一刻本该被她一个过肩摔,摔倒在地上的寒墨轩此刻却躲过了她的攻击,把她的双手反过来抓着,虽然她现在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抓着她的男人在得意的笑。

  在部队跟人格斗都没有人能碰到她的手,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抓着她的手,这是一种耻辱,于是尊严受到威胁的某女人开始了自己的反攻。

  冰岚借助旁边的玫瑰花台,一个美丽的倒挂金钩摆脱了寒墨轩抓着的手,此刻她脸上扬奕着灿烂的笑,红唇轻起

  “你也不是很厉害嘛,能碰到我的手也算不错了。”话语间没有任何的鄙视,可以说还有点欣赏的意味。

  寒墨轩嘴角微微上扬,一抹不明的笑容随之展开来“冰上校,不如我们来比一下吧,如果我赢的话,你就搬来跟我住。”

  他是第一次这样叫冰岚,可见他的尊重,反正他决定追她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做什么事也方便。

  “要是你输了呢?”冰岚欺身上前,无比妖媚的说道,像一朵正在开放的蓝色姬妖花,美而带着致命的毒。

  寒墨轩轻轻的抬起冰岚光洁的下吧,薄唇轻起“随你处置,不过,我不可能会输。”

  “好,那就开始吧!”说着便动起手来,刚开始她以为只需要几招就轻轻松松的把他搞定了,可是他怎么这么经打,这么久了居然连气都不带喘的。

  又过了30分钟,冰岚已经快累爬下了,可眼前这个男人不但没事还越打越精神,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人什么玩意啊!这么强悍,她真心觉得做商人简直屈才了,于是便道

  “我说你这么厉害,做什么商人,当兵更适合你,或者做黑道老大也行。”

  听她这么说,寒墨轩忍不住嘴角抽抽,黑道老大?这话是她一个军人该说的话么?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来,“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认输的,再打下去我怕你脸上不好看。”

  “行,我认输,不过你这格斗技术挺厉害的,谁教你的?”冰岚说罢便停了手问道。

  寒墨轩眸子暗了下,答道“为了自保,就得让自己变得厉害。”

  见他变了脸色,冰岚知道可能他经历过什么痛,是那种无法语言的痛,“没事吧?”

  “我没事”寒墨轩扯动嘴笑了笑,只是这笑有点牵强。

  “笑不出来就别笑了,丑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