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章 喜欢LOL吗?

   “嗯,那,再见,”说完冰岚转身离去。

  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转身上车,动作行云流水。他不知道的是冰岚回头也看着他的背影,不管当初他找自己结婚的目的是什么,不可否认。

他,帮了她很多,找个时间把欠他的还了,他们之间也该做个了断了。

  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前往G市执行任务曾经找过他,说想离婚,但是那时候他的公司正在准备上市,如果传出他们离婚的消息肯定会影响公司的股票大跌,那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答应了,他说会尊重她的意见,但她良心过不去,他在她困难的时候帮她,她不可能昧着良心这样做,后来她以部队有重要事情推掉了这件事情。

  说不清楚谁欠谁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们这是不知道内容而已。

  冰岚推开门,发现周玲坐在床上擦拭着头发,整个房间都飘着一股浓郁的沐浴液的味道,这个味道她是最受不了的。

前几次周玲洗澡的时候她都不在,没那么大的影响,这次闻着这个味道她有种窒息的感觉,于是立马就走的窗户边吹着风。

  低头专心擦头发的周玲抬起头发现冰岚有些异样,担心的问道“冰岚,你怎么了?”

  C看,…正●0版*“章f节¤上tm酷匠网

  “你用的那种沐浴露太香了,我不习惯。”

  “啊!这样啊,那我出去把头发吹干再回来。”

  “不用了,你不需要这样委屈自己,今天练枪也挺累的,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没事儿,我正想出去散散步,你先睡吧,晚安。”她看出来今天冰岚有些闷,虽然她和平常一样,但是感觉她心里应该是很压抑的,她还是给她留个空间,借着自己借口出去看看夜景也不错。

  “嗯,那你穿件衣服再出去,外面风大。”

  “知道了”周玲随手拿件风衣,就走出了门。

  冰岚心里很感激这个处处理解她的女孩子,别看她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心思却很细腻,查觉她心情不好,便主动给她留个空间。

  夜晚的风呼呼的吹着,本来这样的季节不会有这么大的风,可是因为在海边,有这种风也很正常,周玲坐在了平时不怎么用的军用车顶上,看着天空的点点繁星,心里突然很宁静,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赏夜景了。

  觉得有些烦躁的苏天也出来透气,没想到黑夜中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由于夜太黑看不清她的脸,在这里的人除了冰岚就是周玲,总之不是一个是一个,不如上去看看吧。

  决定好,就往车上爬,一会儿就跟周玲一样坐在车顶上,上来他才看清楚,原来是周少校 ,他还以为是冰上校呢,毕竟冰上校的性格比较适合这样静静的呆着,大家所熟知的周玲一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谁能想到她也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呢?

  “周少校,你在这干嘛呢?”见她不理自己,又接着说“你这样的警觉性要是上了战场不知道早死多少回了。”

  其实从他靠近这儿她就知道了,只是不想理他,现在听他这么说,她知道再不说他,他要飞,于是讽刺道“你这样的人上了战场,保证是汉奸,没有任何疑问的。”

  听她还会拿自己取笑,心里放松多了,他还以为她怎么了呢,于是轻快的说“哎呀,这才是你嘛,刚才那个安静样我还真不习惯。”

  “一天不损你,你就犯贱啊,这么喜欢被虐。”

                苏天皱两条像毛毛虫一样的眉毛, 这女人怎么能这样说他,好歹他也算是来关心她的吧,怎么能嘴巴这么毒,这以后要是别说找男朋友,就算去相亲也没人要吧!

  刚来那天她说她27岁了,这再过几年就奔三了,再不改改这毒舌的臭脾气以后怕是难嫁出去咯!

  不过她毒舌也比刚才那样安安静静的好,那样的她看着很让人心疼,她不应该是有难过的事,她就应该活得没心没肺。

  看着她除了说他贱外就没再开口,于是开玩笑的说“你这么毒舌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再过几年你就是奔三的老女人了。这样吧!小爷委屈点,你30岁要是嫁不出去的话,小爷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你。”

  这是说的什么话?好笑死了,她怎么可能会嫁不出去,到是他应该担心自己找不到媳妇儿吧,居然还说她是老女人,真是的。

  “哼!嫁不出去也不嫁你,是我是30岁老女人,你自己又好得到那里去,过几年你还不是,是30岁的老男人,况且我记得你比我大那么几岁,要说老也是你先。”

  “难道你没听说过男人30一枝花吗?男人30岁的时候可是最有魅力的,你不知道?”

  “别人或许可能会魅力,而你?老死了也只是一朵野花,你究竟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周玲一脸嫌弃的看着这个一直在夸自己的男人。

  她还真的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还可以拿30岁这种女人的硬伤来说事儿,这话可真是杀血,一般的女人可能受不了吧,不过她可不是一般人,就他这点小手段,她分分钟就可以将他KO掉。

        “野花怎么了,那也是花,你不知道野花生命力最坚强吗?我看你就像那地狱中的彼岸花一样,生得美,却最狠。”

  “是挺坚强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谢谢你夸我。”

  两人一直无言

  “你会玩英雄联盟吗?”周玲的声音在冷冷的夜响起。

  “当然会,也不看小爷是谁。这游戏小爷可是从高中就玩起了,怎么?想跟小爷比赛?”

  “跟你比?我怕降低了阁调,就你那脑子,把你比喻成猪我都怕猪生气。”周玲说得一本正经,看不出有半点开玩笑。

  “你说这话我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比喻成猪怕猪生气,就我这样的,比喻成猪那是它们的荣幸。”

    “哈哈哈……行、行、行  是它们的荣幸,我不跟你挣了,简直笑死爷爷了。”周玲笑得眼泪汪汪的。

  她就没见过这么呆的人,你说他猪,他还要跟猪挣聪明,他这脑子怎么考上军校的,她现在都怀疑考试的时候是不是有人给他作弊了。

  苏天黑着一张脸,夜太黑,他就算脸黑成煤炭周玲也是看不到的,“训练结束咱们去比一盘,怎么样?光说不练假把式,你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觉得我会怕你?这样吧,输的人请唱K,怎么样?”

  “好,就这么决定了,我回去睡觉了,看着你就心烦。”

  “你还敢嫌弃我?我让你嫌弃我,让你嫌弃我。”周玲说就转身扑到了苏天身上掐着他脖子。

 “咳咳咳,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啊,说打就打,也不说事先通知一下,简直就是小人一个。”苏天捂着脖子说。

  “本小姐愿意,你不服啊?再说了,本小姐本来就不是君子,睡觉去,今天好开心啊!”说完一跃下车。

  “你……”只可惜他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气呼呼的回房间,他发誓,这回不整得她姓什么都不是,他就跟她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