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玲追上冰岚“哎!我们一起住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冰岚微微一笑“嗯,行啊!没想到你也会害怕呢!”

  周玲一脸鄙视的看着她“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诺大的海训场人影子都没有,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海训场不是没有人,之前在这训练的部队到西边去了,把这儿腾给了咱们,明天你朝西稍微跑远一点就能看见了。”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下换冰岚鄙视她了“正常人都知道”留下这句话走进房间,这房间挺不错的,标准军用房,看房间陈设年代应该不会低于二十年。

  周玲看着冰岚的背影翻了一下白眼,原本以为这么冷雅的她不会损人呢,没想到这么厉害啊!真是小看她了,她现在很想知道要是自己跟她斗嘴的话能不能赢,有机会试试,吼吼吼!

  冰岚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会不会不同结局……”电话铃声响起,放下手上的衣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喂!那位。”

  “是我,寒墨轩”

  “你打电话我,是不是我妈出什么事了?”冰岚紧张的问道。

  听她紧张的语气,寒墨轩知道她想多了,于是赶紧解释说“没事,你别多想,啊姨很好。”

  “哪就好,很晚了,睡吧!晚安。”

  “好” 周玲斜靠在门上,一脸戏谑的笑着说“呲呲呲……冰岚你在笑哎!难得喔!”

  “有吗?你看错了!”

  “还不承认,男朋友电话?”

  “不是,一个朋友,这三个月封闭式,我怕没人照顾我妈,所以托他照顾。”

  “真的不是?”

  冰岚一脸认真“真的不是”,接着拉过被子“我先睡了”,心里想老公不算男朋友吧。

  “好吧,睡觉……”

  电话这头的寒墨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灯光璀璨,也许是灯光太亮,这么好的夜晚都看不见星星,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也想再看见星星好像成了不好完成的事。

  她那里星星很美吧!有时候他会羡慕冰岚,她有简单的生活,简单得每天都重复一件事儿……

  清晨,大家都排队站在海水里,听着欧教官安排今天的训练任务,“今天呢,我们主要是训练体能,先跑十公里吧,跑完回来就可以吃早饭了,另外你们的手机暂时由我保管,好了开始吧,战士们。”

  对于收手机这种事他们已经习惯了,手机于他们而言只是通信工具而已。

  两个小时后,冰岚来到了山顶,看着远处绿油油的枫树,此刻她体会到了古人所说的“会当云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含义了,这里的枫树到了秋天一定会很美,微风轻扶她的脸颊,软软的,柔柔的,好像妈妈的手。

  冰岚嘴里喃喃自语“妈妈的手?妈妈你什么时候能醒?睡了这些年,累不累?”

  她双手作喇叭状用力喊出心里的话“妈,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的,我会……”说着嘤嘤嘤嘤的哭起来。

  李尧就站在她的身后,没想到平日里冷雅的她也有这么辛苦的心事儿,看着这个倔强的背影,他突然疑惑了,他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她的心里去,就连做个可以供她哭诉的人都没有资格。

  这么坚强的她,他该怎么办?这是一种无力感,明明人就在眼前,却发现你走不近她,反而怕她发现你就在身后,转身把你推开……

  察觉身后有人,冰岚回头“你跑这么快?”

  “没有你快,刚刚才到,”

  “嘿!你们俩真快,不累吗?好久没运动了,功能都退化了。”周玲大口喘着粗气说。

  冰岚疑惑的问道“你是少校,平时少不得锻炼,怎么会?”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种人叫技术人才,我这少校就是这么得来的,每天都坐着,体力肯定不行了。”

  “技术人才?”李尧更加疑惑的问

  “这么说吧!我对数据比较敏感,我的职业就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你们知道《九章算术》里的‘更相减损术’吗?”

  李尧摇摇头,眼睛看向冰岚,后者微微一笑道“《九章算术》是做过古代的数学专著,其中‘更相减损术’被用来求两个数的最大公约数,即‘可半者半之,不可半者,副置分母、子之数,以少减多,更相减损,求其等也,以等数约之’,跟这个一样的还有欧几里得发明的‘辗转相除法’和《秦九韶算法》”

  “冰岚说的不错”周玲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还记得高中知识”

  “所以,这有什么关系?你提《九章算术》干嘛?”冰岚语气平静的说。

  “没什么啊!提这个这是想说明,我的特长在那……”

  L}最x新E#章U节I上《x酷匠e网o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