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当然,我不是兔子,也不是狗,被警察追赶,我只有逃命的份,哪敢奋起反抗,莫要说这帮六扇门的人有可能带着枪,就算是没枪,袭警这个罪名我也担当不起。

  更何况,我还杀了人,每耽搁一秒就多了一份危险。

  我顺着小巷跑了一会,眼看着这后面的警察是越追越近,而前面的巷子里也隐隐的传来了警察的声音,我心里那是万分焦急。就在这最为紧要的关头,在我正前的位置忽然出现一株大树,这数约莫有一人粗左右,枝干茂盛,一直是伸到了小区的里边。

  看到这个情形,我顿时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当下也不敢浪费时间,直接是抱着树干,擦擦几下就爬了上去。我刚爬上去,这前后堵击的警察已经会合在一块了,其中一个眼尖的警察瞅见我在树上,就叫了起来:“看,那小子在树上。”

  他这一叫,所有的警察纷纷抬起头来,甚至有的警察竟然将手摸向腰间,不用说,肯定是在掏枪。我一瞅这架势,赶紧的就跳了下去,进了小区后,我没敢朝门外冲,因为我知道这会功夫,这小区前后门估计是被警察们堵住了。

  我随便找了一个有路灯的地方,从口袋里摸出三枚铜钱。有朋友肯定会问了,你是不是吓糊涂了,在这紧要关头,你不想办法跑去,拿铜钱干啥?

  倘若你是这么想的,那就错了,我拿铜钱是摇卦。作为一个懂命理,通六爻的术士来说,跑路是个技术活,必须要从六爻中窥的一线天机,才有逃生的希望。否则的话,那就是死路一条。

  我取出铜钱,算了一卦,结果是地雷复,地雷复是周易第24卦,坤为母,君子以厚德载物,更是君子藏利而不露,还是好卦。按理说,跑路得到地雷复这样的卦象,我应该很高兴才是,可事实上,我高兴不起来,假阴阳爻相错,出天风姤,防兑旺盛,防女人,防阴邪,易有烂桃花劫,也就是说我在跑路的过程中,会认识一个女人,而且有可能会跟这个女人有所交集。

  我开始还以为自己算错了,可一扭头,发现卦象中显示的跑路方位,那是当场傻眼了。就在我正前方的二楼的阳台上晾晒着几件女人的内衣,看样式挺性感的,不过这会功夫我没时间欣赏那玩意,我的心思完全是被那个开放式的阳台所吸引,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够逃脱警方追捕的机会。

  可问题又出来了,这阳台这么高,我想从这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可要是不爬上去呢,百分之百会被警察逮住。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从阳台上探出一个脑袋,虽看不清人脸,但大致能够分辨的出来是个姑娘。

  那姑娘瞅了我一眼,先是咦了一声,然后说:“柳如风?是你么柳如风?”

  我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是谁,只得随口答应了一句,是我。楼上那姑娘一听,顿时大喜,连忙说:“你等等啊,我马上下来。”

  说着,等我抬起头的时候,这姑娘就不见了。片刻功夫之后,从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知道这是楼上那姑娘下来了。

  “柳如风!”这姑娘一下来就叫着我的名字,我定眼一瞧,这不是晨晨么。说起这晨晨,还有一段往事,在我读初中的那会功夫,这晨晨就坐在我前边,这姑娘呢,学习好,人又长得漂亮,家境又不错,所以呢,这班上的男生都上杆子追她。

  可她呢,也不知道是吃错了药还咋地,偏偏喜欢上我。我呢,那时候发育迟,情窦又未开,对于男女也不懂,所以呢,对她也就不冷不热,但这姑娘却并未就此死心,就在我即将被她俘虏的时候,我师傅出现了,从那以后我们算是彻底断了。

  虽然我听父母说,事后她也曾去我们家找过我,可我却没了再续前缘的念头,且不说我对她没有感情,就算是有感情,她一个大学生,人又漂亮,工作又好,而我是个神棍,又一无所有,两者悬殊太大,想在一起那是难比登天。

  所以呢,我下山之后,就根本没有想过去找她。现如今,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了她,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晨晨也是如此,我们呆呆的站在楼下,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一阵极为嘈杂的声音,我知道这是警察来了。

  当下,我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走了过去,拉住晨晨的手说,走,去你家聊聊。这晨晨起先还有些抵抗的情绪,后来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个啥,她就任由我牵住她的小手,上了楼。

  晨晨的家很大,属于复式的房子,上下面积加起了估摸有百多个平方。到了她家之后,我松开了她的手,这才发现晨晨比以往漂亮了不少。晨晨发现我在看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慌的只穿了一件睡裙跑了下去。

  她瞪了我一眼,说,色狼!然后就准备去房间换衣服,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响了,她准备去开门,我冲她摇了摇头,她有些不解的望了我一眼,冲门口的位置问了一声:“谁啊?”

  “警察,开门!”

  门外传来了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晨晨一听是警察,再一看我这架势,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冲了挥了挥手,让我躲到房间里,然后应了一声,来了,便去开门。

  我躲在房里很紧张,说实话,我害怕这晨晨把我卖了,因为我心里十分清楚这包庇的罪名有多重。莫说她现在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有,我也不相信她会为了我赌上自己的前程和命运。

  事实证明我还是小瞧了晨晨,我透过门缝看到三个警察站在门口,为首的那警察看晨晨穿着个睡衣,也不好意思多看,只得开门见山的说道:“小姐你好,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我们呢是市局刑警队的,正在追一个杀人犯,怕他危害到你们的人生安全,所以呢,我们挨个上门打个招呼,你们呢,晚上也别出去了,听到叫门声不是熟人尽量别开门,以防万一。”

  晨晨听这两警察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就朝我所在的房间瞅了一眼。我暗叫一声不好,果然,旁边那警察一看晨晨这架势,立马就问了:“那房间里是谁?”

  我急中生智,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只留下一个裤衩,然后将鞋悄悄的塞到床头柜下面,最后是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一出这房门,我就扯开嗓子说:“亲爱的,你去倒杯水怎么这样长时间,赶紧的过来先陪我做一次,我一会还有事出门,免得被你男朋友下班堵在家里。”

  话一说完,我就走到了客厅,瞅着那些警察,我故意装作一脸尴尬和吃惊的样子,晨晨看我这个样子更是羞愧难当,直接用双手捂住脸跑进了房间。那三个警察呢,当场就傻眼了,为首的那个警察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教训的口吻说:“小伙子,按理说你这事属于你情我愿,我们警察管不着,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这种事尽量注意点,免得将来惹出祸端。”

  我一看这些警察没有识破自己的伎俩,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表面上装作一副受教的摸样,连连点头说:“警察同志,你批评的对,下次我尽量注意。”

  最$新章◎U节R}上酷匠*网

  这三警察看我认错态度较好,也没打算深究,叮嘱了几句然后就走了。他们前脚刚走,晨晨就将我放在房间床头柜上的衣服扔了出来,我赶紧的将衣服穿好,然后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晨晨已经是穿戴整齐,她坐在床边,看着我走了进来,有些紧张,我连忙停下脚步。晨晨望了我一眼,说:“柳如风,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么?”

  我叹了一口气,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跟她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她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我知道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挺大,不过我也没有劝她,以前我们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更何况,我也不想连累她。

  我怕她想的太多,伤神,于是趁她想事的机会,将她打晕。当然,我这不是为了非礼她,而是为了化清我们之间的界限。

  我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从她的化妆盒里找出眉笔,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写了五个字,对不起,保重!

  写完这几个字,我在房间里抽了几个烟,然后下了楼。因为我知道现在不走,等天亮了,这些警察要是找不到人,肯定会挨家挨户的搜查,到时候想蒙混过关就没那么容易了。

  事情果然如我猜想的一般,我顺着原来的那棵树爬出了小区之后,出了巷子就看到很多的警车冲小区直奔而来。死里逃生的我,算是看透了一切,什么钱权,名利,美女,统统都是浮云,活着才是真的。

  经过这件事后,我找了一个偏僻的小镇,开了一个小店,从此不在过问江湖之事,不在摆弄风水卦象,真正的做了一个普通人。(全书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问柳说:

  本书因为成绩不好,被强制完本,在此说一声对不起,柳哥辜负了你们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