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现下见林珑利用寻亲这种蹩脚的理由来索要玉佩查看,我心中暗自好笑。不过,我也没有拒绝,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就算我将玉佩给她,她也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更何况,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我也想看看她的那个玉佩。

  “原来是这事啊,仙子你早说不就完了么?”说着,我就将脖子上的龙形玉佩解了下来,林珑双手接了过去,微微有些颤抖,傲人的双峰随着抖动的频率,显得越发诱人,吓的我连忙念了一段清心咒这才将邪火压了下去。

  而林珑则是双手捧着玉佩,轻轻的抚摸着,就像一个色狼看到裸女一般,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雪白的脖颈上取下她佩戴的那枚玉佩。这时,我才看清楚那是一枚暗青色的玉佩,和我那只玉佩的眼色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她这只玉佩上雕刻的图案是一直翱翔的凤凰,而我那只上面雕刻的是一只翻江倒海的青龙。

  看着林珑丝毫没有询问玉佩的来历,和索要玉佩的迹象,我不起了疑惑,难道是我想多了?

  此念一生,就听耳边传来了林珑的声音:“柳道兄,这个玉佩关系到我生生父母的下落……”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道:“还请柳兄允许我将此玉佩带回门派,让师傅施法帮我寻找我父母的下落。”

  以物寻人,我虽不会,但也听过,据师傅讲那是需要这个人以前用过的一样物品,东西越多,得到的信息则越准确。林珑提出这个要求,于情于理来说,并不过分,也符合逻辑。

  但,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个玉佩对我很重要,抛开其中的隐含的秘密不说,单论传承意义,我也不会交出这块玉佩,因为它是师傅送我的唯一一件东西,一件具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我淡淡的望了她一眼,装出为难的样子,道:“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啊!仙子,你这是在难为我啊。”

  我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说白了就是我没死,这玉佩是不会离开我身体的。

  林珑也是聪明人,她见我不肯交出玉佩,当下也不勉强,转而问起我玉佩的来历。

  说良心话,关于这玉佩的事情,我实在不愿跟她多讲。因为这里涉及到我师门的一段秘辛,据师傅讲,这块玉佩是乾隆年间的一位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师傅也不清楚,因为那位祖师爷从外面赶回来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只说这玉佩中隐含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至于什么秘密,他老人家还没来得及说就仙逝了。

  打那以后,这块玉佩就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谁也没有参悟出其中的秘密。到我师傅这里,门派就更加没落了,师傅栖身之地是皖中的一座残破的道观,座下弟子也只有我跟师兄二人,而师兄也在我上山的第二年死了。

  师傅心灰意冷之下,将我赶出山门,为了避免门派失去传承,这才依依不舍的将这块玉佩传给了我。

  当然,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对林珑说的。不过为了给她一答案,我想了想,便编了一个由头,说是我爷爷打小给我定了一个娃娃亲,这玉佩就是对方的信物。

  林珑一听,当场傻眼,她傻眼的不是娃娃亲,而是死无对证,想去调查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我爷爷早就死了,对方家也搬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依旧是没有彻底死心。虽未明说,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对这个玉佩已经起了窥视之心。

  有了这个发现,我联系起之前发生种种事情。忽然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李富贵的家中,由于天气热,我无意中暴露了挂在胸口的这块玉佩,当时林珑的脸色是有些不对,我还没注意,现在回想起来,立马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问我的生辰八字,索要电话号码了。

  ¤j酷\匠{网…唯l一r。正版),!其他+都r是,盗√版

  目的只有一个,为后来逐渐接近我做出铺垫。

  事情到了这一步,以前的种种疑惑全部解开了,包括在李建设家祖坟的偶遇。当时我还在想,林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坟地,虽觉得有些蹊跷,但也没往心里去。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她早有预谋,故意在我即将达成心愿的时候,出手破坏。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达到借机接近我的目的,又能阻止我破坏李家的风水,同时又能够让李建设对我展开报复。

  好一个一箭双雕,一石三鸟之计。

  倘若如此,还不足以显示她的高明之处。到了皖南那个小旅馆,她提出和我同出一室,并拿出女人那套惹人爱怜的手段,博得了我的同情,现在想来,定是她准备伺机盗走玉佩。

  这个打算落空之后,她又开始以帮我寻找阴鬼棺的材料为由,博得了我的信任。同时又以为张华儿子主持公道为由,利用了我的正义感,也给了一个她陪我来苏州的理由。

  分析到这里,我给林珑的评价是谋而后动,步步为营。

  我这么说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她怕我到了苏州办完事就将她甩开,然后又抛出一个令我无法拒绝的东西,七星剑。最后又摆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提出那个什么所谓的一劫,而后顺理成章的陪伴在我的左右,现在想来她应该是早已观察了我的面相,然后临时编排了那一套说辞。

  接下来,她的表现十分正常,无论是保护我的父母,还是给我龙傲天的联系方式,均能够给我造成一种假象,她值得信赖。

  事实上她的确成功了,我对她从一开始的抗拒,逐渐的变成了戒备,再到彻底的信任。这一点上她做的无懈可击,甚至在她帮九哥一起联合骗我的时候,我还认为她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现在看来,我们都被她骗了,这个女人太过厉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骗人的谎话,那可是信手拈来。

  可惜的是,她表现的太过急躁,露出马脚,让我产生怀疑。否则的话,凭着她的本事,我相信这个玉佩早迟是她的囊中之物。

  不过,现下这个机会她是彻底失去了,因为我打算此间事了,我就借机逃遁,远离这些是非。

  打定主意后,我淡淡的看了林珑一眼,道:“仙子,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晚安!”林珑很干脆的走出了房间。

  她前脚刚走,我的手机就响了,拿来一看,是杨林。一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杨林极为低沉的声音:“柳道兄,你到底得罪了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